老去诗篇浑漫与,一生肝胆易开张

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长风沙

架空,重生失忆梗,撒糖小段子。前文见沧浪之水 相思无路

黄少天从车上跳下来,第一眼便见到喻文州站在蓝雨基地的大门前等他。

天空蓝得清澈,树叶绿得润泽,阳光一照近乎透明。此时正是队里常规训练时间,喻文州也是一身训练迷彩服,气色明显比那次乔装身份的相遇时要好不少,眼睛里的笑都是有光的。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他们原本已经并肩共处近十年,现在却成了单方面的初识。

从异国归来后,黄少天接受了不短一段时间的隔离检查和恢复治疗,连探视都不被允许。检查报告他没看到,不过从医生那里自然也旁敲侧击到了不少结论,他知道这一年自己把身体用得太狠,之后相当长时间内也仍然会处于调整期。

但他终于回来了。

脚下的路虽然陌生,面前仍是他所期待的方向。


喻文州笔直地站在基地门前,看着黄少天径自向自己走过来。

他头发剪的有一点短,肩背也显得清瘦单薄,身姿挺拔,还是十年前初遇时的样子。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又亮又锐利,不管什么时候看都不想把目光移开。

黄少天走到他面前,立正站好,敬了一个标准的礼:“报告队长,黄少天归队。”

喻文州抬手还礼:“欢迎归队。”

他郑重地为黄少天戴上蓝雨大队的臂章。

各种形式、各路人马、官方或非官方的欢迎结束后,喻文州陪着兴奋劲儿还没过的黄少天在基地里转。黄少天有点纳闷:“你今天没安排别的工作吗?”

“今天的工作就是接你。”喻文州看了看表,“时间不太早了,要回宿舍吗?”

“嗯?为什么?”黄少天看定他。

喻文州也不瞒着:“你刚回来,还是住原来的宿舍更方便适应一些。”

“可我想……”黄少天压低了一点声音,眼神几乎让喻文州的心跳乱了半拍,“我想过过车瘾啊!顺便熟悉熟悉路况!”

喻文州清清嗓子,一句话否决:“年龄不够。”

“离十八岁也没几个月了谢谢。”黄少天抢过车钥匙晃在指尖,“再说这属于基本技能,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忘的!”

抗议当然没起到什么效果。黄少天更为敏锐地捕捉到了喻文州眼睛里的一丝黯然,但他并没有开口。

记忆确实没有恢复。接受治疗的时间里,黄少天从头补充了蓝雨相关资料,他重新认识了原来的队友,温习了蓝雨曾经的荣誉,以及在一场场战斗里和自己列在一起的名字。依靠这些,他一点点地将过往重新拼起来,宛如聚沙成塔一样的执着。

除了那段只属于他和他的过去。


家里刚刚打扫过,日用品也都新换了。黄少天泡了个特别舒服的澡,洗漱停当,套了件松松垮垮的旧T恤晃出来。养病这段时间他皮肤还捂白了些,没擦干的水珠顺着小腿滑落,拖鞋湿漉漉的,在地板上留下几个印子。

喻文州正在铺床,回头看了看他,又收回视线,把枕头拍拍松:“你还是盖厚点的被子吧,格子的,这边。”

“其实现在天气也挺暖和了,我体质真没你想的那么差啦。”黄少天嘀咕着裹上被子,随手从床头柜拿了本书来翻。台灯光调的很柔和,旁边还放了杯温水。睡前看点东西和容易口渴也都是他的习惯,在恢复正常生活后慢慢地一点点被重新拾回,还记得的不只他一个人。

喻文州洗得比他快得多,而且是衬衫长裤整整齐齐地出来,黄少天挑了下眉头:“你这是要回单位加班吗?”

喻文州笑笑,在床的另一边坐下来。黄少天扔下书,翻过身看着他,喻文州在他的注视下靠上床头,但也还是有点过于板正的姿势。两人在不那么明亮但足够温暖的光线里对视了片刻,黄少天先笑了:“说点什么吧,说说咱们是怎么认识的。”

“想听真实情况?”

“哎?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忍着一点笑意,手指虚虚点了下黄少天的额角:“不打不相识。那时候咱们都是军校的新生,不过我是从通信技术那边转过来的,近身格斗比你差很多。那时候你又特别容易不服气,当然我这方面也不比你强。一言不合吧……”

“然后呢?我在训练场上把你打的落花流水对不对?”

“正常切磋而已。不过咱们都挂了彩。”

“哦,就是我这个疤的由来。可是你挂在哪儿了?”

喻文州扬起脸示意:“下巴下面,缝了三针。”

黄少天由衷地自我表扬:“果然还是我厉害一些。”

“当然,之后你主动指导了我一阵子。”喻文州带着笑意看看他,“还非要我叫你教官。我只好叫你小教官。”

他们又聊了一阵,时间已经过了许久,慢慢都安静了下来,黄少天下巴搁在被子边上看着喻文州:“怎么不说了?”

喻文州坦诚地看着他:“怎么办,我现在满脑子在想另一件事。”

“那你说呗。”

“想抱抱你。”

初次重逢的那次亲吻过后,喻文州一直没有再提出亲密接触的要求。他隔着被子把黄少天揽进怀里,很深很深地看着他。

黄少天比起他,目光分外清明:“你是不是还在担心什么?担心我跟你还不熟,担心我对你还没有记忆所以会对这些有反感是吧?那我也要告诉你,我现在满脑子在想……”

他一下掀了被子跨到喻文州身上,居高临下地按住了喻文州试图去拽被子的手腕。现在黄少天体力比从前差不少,但喻文州在这上面也不去跟他较真,由着他按着自己的手,也由着他带点挑衅地说:

“我现在满脑子在想,你从前要是也这么啰嗦,我怎么喜欢上你的?”

黄少天俯下头,凶狠又甜蜜地咬上了喻文州的嘴唇。

END

*题目出自: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私心觉得这是关于等待和约定最美好的句子)

30 Nov 2016
 
评论(10)
 
热度(332)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