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子夜变

一个小脑洞(可能是系列),狼人喻/吸血鬼黄在现代世界生活的故事。


明明给锁孔涂了不止一次机油,每次钥匙插进旋转的时候都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推开比一般公寓门要厚的雕花铁门也总要多花点力气。要享受便宜的房租和宽敞的房间,就要付出一些小小不言的代价。除了永远不好用的门钥匙,还有调料总是莫名失踪的厨房。

“别找啦,也许是房东的猫干的。猫怎么就不能吃蒜呢,我看房东家的猫像是苏联时代过来的,战斗种族。再说扇贝粉丝干嘛一定要加蒜泥,试试姜末呗。——你们文科聚餐还做这么复杂的菜啊,我们实验室顶多烤只鸡。”黄少天打开冰箱拿牛奶,一边喝一边看着新认识的室友带点无奈地重新搅拌料汁,露出天地不欺的微笑,尖尖的...

01 Jul 2017

集句一枚

三次元很忙,一段时间都没上来了。收到一些问候,谢谢关心!会继续写的~


丢个集句:

万里风烟接素秋(杜甫),几人襟韵一生休(杜牧)。

绝怜高处多风雨(袁克文),且折江梅上小楼(苏轼)。

人间所事堪惆怅(纳兰性德),得似浮云也自由(辛弃疾)。

鬓华虽改心无改(欧阳修),起看晨星黯未收(黄仲则)。


21 Ju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二十一,终章)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二十)

二十一 天曾缺掉的角 无非此等神采

黄少天一向起得早,但喻文州比他起得还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习惯性地伸手去床头柜上拿水杯,一杯温度适宜的水已经摆在那儿,喝了几口才彻底清醒过来,意识到喻文州正在外间低声打电话,凝神听了一下应该是在联系车。

“你这么早就把车主喊起来,不太人道吧。”黄少天坐起身,“租车做什么?”

喻文州靠在门口看着他,笑意温煦:“约会啊。”

B市建城不过几十年,没有S市历史悠久的建筑,也没有R市光怪陆离的风情,不是摩天大楼就是广场塑像,看下来多少有点审美疲劳。逛到这一天的第三个广场的时候,极目所见仍然千篇一...

02 Feb 2017

[喻黄]深情不易(二十)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十九)

二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甫一踏入文明世界的边境,黄少天迅速通过上级和本地联系人接上了头,拿到专用电脑后,哀叹一声工作堆积如山便埋头写起行动报告,都没注意喻文州在机场店里买的衣服是什么样的。拜修建铁路毫无效率所赐,这个国家的航空网络倒是覆盖面很广,很小的城市也有设备齐全的机场。

“B国人是有多爱切·格瓦拉啊?”黄少天敲完长长的一段,回头拎起色如彩虹的T恤,胸前的经典大头像正对他露出坚毅的微笑。

“应该没有C国人爱吧,C国对切的爱仅次于对海明威和雪茄。”喻文州自己已经换上,倒显出几分与年龄相符的稚气来,“不用介意...

01 Feb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九)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十八)

十九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上校左手放开了枪,手指压在上衣胸前拉链上,微微一笑:“确实很快。谁派你来的?”

这一举动基本坐实了喻文州的某个判断。电光石火之间黄少天看见他向自己的方向偏了偏头,嘴唇动了动说了个词,随即被上校一把拽起来挡在身前,左臂锁喉,针头抵上了颈大动脉。

喻文州没有近身和他反抗,证实了黄少天看到的唇语:

“炸药”。

这也是方才上校始终稳坐不动,没有和喻文州动手的原因。他要以己方为饵,钓取更大的猎物。倘若出现变数,他现下几近一无所有,更不介意网破。

黄少天神色不变,手腕都没有颤动一下。但各自心里都清楚,SIG...

30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八)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十七)

十八 转千弯千滩 亦未平复此中争斗

堂璜感到锁骨处一阵尖锐的刺痛,恐惧顿时令他产生了近似失 禁的反应,但脱水的身体并不能实现。所幸他没有昏厥,勉强睁开眼睛,发觉之前用针头抵着自己的毒贩手里是一块玻璃碎片,染上了并不算多的血迹。当然,这也不比针头安全多少。

“问得太多并不显得聪明。”上校似乎在自语,“可我们都知道,很多人到了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蠢。”

喻文州一笑,在上校面前席地坐了下来。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逃脱的姿势,等于是把自己直接置身在四把枪的火力网内。任何一个人在雨林里奔波了这些天都会显得憔悴,其实喻文州也不例外,...

29 Jan 2017

[喻黄]见日之光

古风短篇,有武侠元素。涉及摩尼教内容杜撰成分较多,请勿与史实对号入座。

题目出自西汉铜镜铭文“见日之光,长毋相忘”
祝诸君新春吉祥,平安康乐!

岁末年初,北地天寒风劲,山川冰封,南国却是花木清馨,江河不凝。泉州城外,洛阳江仍是水势澎湃,万安桥上熙熙攘攘。石桥长三百六十丈,卧波凌空,甚为壮观。各色人等皆遵本地风俗,锦衣簪花,行于桥上,以祈安泰。

祥和喜气之中,桥上行人忽响起惊呼:“纸钱!”但见万千圆形白纸飘飘洒洒,自天而降。闽地冬季多雨,石桥之上不免泥污,白纸一落颇为狼藉。年轻冲动的便放声喝骂,早有年长经事之人拾起一看,神情已变,原来那纸钱上并不是中心方孔,而是剪做自中心向外数十条光轮形状。...

28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六)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十五)

十六 流星的眼眸 望穿我

风来了,雨来了,透过茅草屋顶渗下的水滴带着微微的腐臭味。手雷的防水性能很好,堂璜也不觉得自己现下有能力逃出上校先生的手掌心。他尽力去尝落到脸上的雨水,听着草棚外的走动和说话声响,远远传来的沉闷雷声和枪声,感受着伤口里渐渐蔓延起的麻痒,庆幸吸吮血肉的虫子并没有想象中多。他不祈祷,也不咒骂,这不是他第一次度过这样的夜晚。在高原的石砌古墓里他经历过,在海滨的废油桶里他煎熬过,在高级会所的地下室里他曾经像一团垃圾一样被塞在袋子里,头顶以上就是灯红酒绿的浮夸快乐。

他只要等待。

雨没有使上校停下脚步。他踏过已经被踩硬的...

25 Jan 2017

[喻黄]一生拚

蛟妖和除妖法师的架空小短文。前文见留中洲 云之际 旧家山 海扬尘 三尺水


农历七月,早秋将近,北江流势稍缓,渐渐褪去了夏日时的浊绿,清澄鉴人。两岸多山,却有一处水面分外开阔静谧,江畔石崖草木不生,裂隙中贯,断壁嶙峋,天然染有朱砂色,鲜明如血。

这里人迹罕至,黄少天对此地却不陌生,是他童年和少年时常流连之处,也是他得到冰雨剑之处。那一天的际遇恍如梦境,他向水底那幽蓝的光亮一直泅下去,不知在水下待了多久,却如不需要换气一样呼吸自如,身侧的水也温暖得像是久远之前经历的怀抱。当他握住剑柄的时候,头顶的江面像是骤然暗了下来,巨大的影子一曳而过,一股无形的力...

23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五)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十四)

十五 难以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他先闻到双氧水的味道,随后听到浇淋下来的声音,在脚部被铁条贯穿的创口上激起一片细碎的沫子。他以为自己尖叫出了声,或许没有,因为耳朵里满是足可以压制一切的轰鸣。鼻腔和口腔里充溢着血腥味和苦味,泥土的腥气与腐烂的味道,以及若有若无的植物清香。

痛感稍稍减轻后,耳鸣仍在持续,他听到了一个算得上熟悉的声音。

“晚上好,堂璜,我们又见面了。”

他睁开眼睛,袅袅上升的水蒸气模糊了面前席地而坐的中年人,正耐心地从旅行水壶里滤出热烫的茶水,身边亮着一盏冷光灯。那是一张平平无奇的东方人的脸,属于见一次绝对记不住的类型,和那人的穿衣风...

20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四)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十三)

十四 在你身后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天光已经完全暗下去,不远之外死亡的危险仍在处处潜伏,杀戮混乱,血腥弥散,武器尚未冷却,而此刻时间化为静止,两人仿佛凝固成石。落在掌心伤口上的碰触轻得似有若无,却比灼热的痛楚更为鲜明。喻文州用嘴唇细致地去找扎进刺的位置,像是吻遍写着生命秘密的掌纹。黄少天一直凝视着他。

喻文州终于抬起头,黄少天在黑暗中伸过手去,指尖擦干净他唇上沾的血渍。

他们静默地对视了一瞬,喻文州回握住黄少天的手腕,把他拉进怀里。

拥抱带着点发狠,像是要将对方嵌入自己身体一样紧密,胸口相贴,心跳相闻,彼此的体温都感受得清楚。黄少天环住喻文...

18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三)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十二)

十三 从顽石中取每滴甜

黄少天嘴角一挑,露出颇为轻浮的笑容:“玩哪种?Black Jack?Texas Hold'em poker?我正手痒得厉害。”

对方显然不像他这样愉快:“真不知道你高兴什么,我们很乐意知道等你把货全输光,你那个什么老费尔南多会怎么处置你。”

“我干嘛要忠于他呢?”黄少天随着几人攀上晃晃悠悠的木棚屋,摆出毫无戒备的样子席地坐下,一手随意按在铺地的木板上,露出手腕上一看就是高仿的手表,“他哪儿值得我卖力气了。我早就想过,这批货如果卖得糟糕,我也不想回去再看他那个狗脸……”

他嘴里说着废话,眼睛则迅速扫过面前肤色...

16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二)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十一)

十二 心上牵挂无暇抖落 

夕阳映在肮脏的水面上,为成片漂浮的塑料垃圾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很难有词语能准确地形容这片洲渚,它深藏在雨林腹地,与外界唯一的通路只能仰仗凶险的亚马逊河;它没有真正成型的建筑,在地图上也无法标明;来到这里的人或者能离开,或者不能。河水是他们孤注一掷的道路,也是他们无可回避的坟墓。

它是一度衰败重又渐渐振兴的毒品集散之地,因为“那个人”来了。

大多数最底层的毒贩并不关心上面的波动,也难以见到“他”的真实面目。他们只知道,以前的交易地不能再去了,要么冒着生死风险在河上闯几天几夜,要么是直接去送死。议员...

15 Jan 2017

[喻黄]棠棣之华

架空年下深情不易的番外,发生在正文之后。

有主角家人出场,因原著未出现相关设定,私设请见谅。

接到实验室助理打来的电话时,Frank正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满怀焦躁地收听着实时天气播报,尽可能压着火解答了问题,请对方周一再和自己联系。一路上他已经错过了太太的三个电话,只来得及发了条简单的信息回去。暴风雪影响了南部到中部的大部分航班,开车虽然危险系数大,至少能尽快赶到。

这一天的下午,Frank Wong的同事们从未见过这位年轻的教授如此焦急,挂了航空公司的电话后,随手抓了车钥匙和外套就冲了出去,半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还扔在办公桌上,众人面面相觑,唯一所知的就是和他弟弟有关。

在85号公路上开了...

14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一)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十)

十一 我们天各一方只隔宣纸一张 柏拉图是谁何妨

黄少天走上甲板的时候,感到扑面而来的夜风里带着凛冽的雨意。在这个国家的时间虽然不长,他已经习惯了突如其来的骤雨。此刻头顶已看不见星光,宽阔的河面仍然翻卷着粼粼的波浪,忽明忽暗。走在他后面的喻文州看了看天色,迅速地回到船头,校准船舵的方位,将船泊在水流相对平缓的岸边。

“这场雨估计会下得比较久。”他回头对黄少天说,“要下到舱里避雨么?”

黄少天几乎没做犹豫,摇了摇头。喻文州明白他的意思,环顾了一番,指指船尾堆着的木箱:“那就在那边避一下。”

“你不下去?”黄少天拉开覆盖在木箱上面的防水油布...

11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十)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九)

十 终生的所有 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清理毒贩的尸体并没有花太多时间。黄少天在船舱里检视了一下,找到了差可更换的衣服,小型发电装置和看包装难以辨识内容的食物,当然还有压舱底的“货物”。在河上的意外之喜是手机终于有了一点信号,黄少天迅速通过网络和上级报告了一下进展。回复来得很快,足见在他执行任务的同时,负责情报的同事们也夜以继日地工作着。提供的信息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但还是让黄少天沉思了片刻,才走下通往底舱的梯子。

用来睡觉的地方散发着浑浊的气味,铺位上污渍遍布,黄少天有些厌恶地踢了一脚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毯子,掉出几...

10 Jan 2017

【出关番外】前尘(长兴篇)

腼腆地口占一个:
洛阳宫阙荆棘远,洛阳锦绣焚霞晚。天涯同忆不能歌,拂落飞花尽樽满。家山无路旧雨来,南渡簪裾几劫灰。爰有江渊载亦覆,洗兵寒云升九垓。诸公衮衮慨谈久,不意金瓯眼中朽。沉舟自困话海桑,大梦人间血深昼。已矣乡关沉永夜,春正无情花繁谢。莫劝薄醉销薄愁,愁生骨底凭霜写。

村上呆猫:

 @海上舟遥 君和我写的。其实这算是《长星》的番外了吧,一切都发生在他们相遇之前。





长兴刚跟着游侠混的时候还没长开,又黑又瘦,更没有后来的大长腿。本来那个豪侠,就是叔叔让他找的那位,既没有见到大人也没有拿着钱,已经准备闪人了。如果这时候不是跑出来一...

09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九)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八)

九 衡量不出爱或不爱之间的距离

当习惯了雨林深处的各种声音之后,徒步走在其中反而会感觉静。像走在搏动的心脏之上,自身也会与周遭的节奏融为一体。腐朽的树身上生出新的苔藓和叶片,荧亮的甲虫覆满啃噬干净的骨骸,生与死的轮回之上,极高的林木缝隙里,漏下光,或者雨。

两人的负重都不轻,不过再累也不妨碍黄少天说话。这两天他们吃的可想而知,至多能保持对热量的需要,一路上黄少天都在给喻文州报菜名解闷儿。

“你好像都不感兴趣啊,是不是以前好东西吃太多了?”黄少天描述了一阵缅因龙虾和浇树莓果酱的pancake,看了下自己唯一的听众倒还算专注,但没什么配合...

08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八)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七)

八 谁能够无动于衷 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

喻文州还是保持着一向的从容:“就算您不信我说的,那也都是过去时了,从前在帮派里的辈分现在只能说明一件事。”

“什么?”黄少天并没有换到驾驶位,绕到后备厢清点着车里的储备,扬声问道。

“我的头应该还挺值钱的。”喻文州没有抬头,检查车内的装置。

“口气不小啊。对我来说这倒也能说明一件事。”黄少天擦擦手上方才整理枪支沾上的油,走到车门边,审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能否认,某些方面他和喻文州很像,习惯每一步没有多余的动作,流畅又不会手忙脚乱,相互配合起来分外和谐——有那么一瞬他居然想象起两人应该永远...

07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七)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六)

七  一错再错的  这故事才精彩

黄少天用臂肘推开门,一手托着满满一大盘食物,一手提了一个冒着热气的茶壶,壶柄上卡了一串鲜红的瓜拉纳果实,外壳破裂,露出黑白相间的种子活像眼睛。

他们这间房间形状狭长,天花板又高,大概是为了消弭一些热带的暑气,陈设更是能多简单就多简单。一只细长的蜥蜴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黄少天随手揪了粒果子打了下它的头,自己在桌上把东西放好,见喻文州并没待在床上,听见浴室里的水声,随手在门外敲了敲:“哎,注意伤口别沾水了。”视线没有离开窗外的区域。旅馆前的空地上停了辆背包客常开的迷彩吉普,下楼...

05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六)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五)

六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自用直升机的油储量有限,黄少天把飞行距离拿捏得很到位,降落在雨林的时候还在感叹,居然没遇见传说中用弓箭射飞机的原住民。喻文州很不给面子地回了一句:“真碰上毒箭就没那么轻松了。”

“你见过?是那种吹管吗?”黄少天比了个两指夹烟的姿势,手指凑到自己嘴唇边一碰,倒像是个吻,“用的是箭毒蛙的毒液?”

“嗯,那个太贵。要对付你这样的客人,毒蜘蛛就够了。”喻文州难得露出开朗的笑容,黄少天一边被逗笑,一边觉得话里有话。理智来讲,他自然知道不可能对两人间临时的同盟有多少信任,喻文州肯定也一样。

但这一刻的开...

04 Jan 2017

[喻黄]思量误

架空现代小段,勉强算破镜重圆梗。小标题来自《路边野餐》

王国维词:自是思量渠不与,人间总被思量误。


1.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老街巷里的葡国小餐馆只有五六张桌子,没有明显的招牌,一张手写菜单并不花巧,却是常年客满。老板是M地人,讲白话杂着葡语和英语词,待顾客不算热情也不算脾气坏。门前挂了一块小黑板,写着“蛋挞不外带”,不字前面画了个插入符号,用另一种颜色的粉笔歪歪写了个“最好”。

这一带特别不好停车,黄少天绕了半条街才找到个车位,耐着性子等看车阿婶撕了停车票,再一路走过来,细密的冬雨已经打湿了风衣。他有好几年没来这边吃饭了,推开门的时候乍觉得和记忆里并无分别,细一打量才能看出,墙上...

03 Jan 2017

【出关番外】春醪

谢谢猫君,万福骈臻╰(*´︶`*)╯♡
新的一年,继续为同人献祭事业奋斗吧!我们所追求的一如既往,仍然是要写出不被万物摧折,不被死亡吞没,不畏惧弓刀和春醪的爱啊♡

村上呆猫:

请允许我穿霾踏雾地扔一个链接。


作者依旧是我和  @海上舟遥 君。我的习惯性依赖已经形成了我知道:)


祝愿同学们新年快乐,元旦大吉!


也祝愿遥君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http://www.jianshu.com/p/851ec3e265c5



01 Jan 2017

[喻黄]深情不易(五)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四)

五 像迷恋镜花水月的无聊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让睫毛上沾的汗水掉落,才极有礼貌地回答:“我觉得您应该先关心下您的裤子,黄先生。”

黄少天一愣,低头一看才反应过来。他方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喻文州身上,没有留意到这条造型艺术的腰带实在不结实,脆弱的金属链条已经断了。他生来一把细腰,裤子现在晃晃悠悠地卡在胯骨上,衬衫下摆遮不住,人鱼线若隐若现。

黄少天尽量保持着面不改色,把喻文州拖进房间,按在沙发上,自己动手去解他的扣子,为了减少莫名袭来的紧张感,嘴里也没停:“你穿了衣服看着挺瘦的,肌肉倒不算差。”

伤口处理得不算好,新血渍叠着洇开的旧痕迹,...

28 Dec 2016

[喻黄]深情不易(四)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三)

四 赌得狠过凶徒 梦中都带刀

一场猝不及防的骤雨将贫民窟的巷子变成了地狱的第五层。路灯早就坏了,一座座用建筑废料搭起的贫民住所像是暗夜里呼吸着的怪兽。雨幕铺天盖地遮下来,水是亮的,泥是暗的,一大串残败的花浮在垃圾上。而相距不远就是灯火辉煌的大厦,仿佛几步之遥便可以仰视美好的伊甸。

有人在铁皮屋顶的遮蔽下划了下手机。亮光照着两张本地最为常见的混血面孔,尚年轻的眼睛里闪着荧荧的光,兴奋来自刚注射过的药物,也来自嗜血的渴望。

“看准了?”说话的人打开FN57的保险。

“不准又怎样?”拿着手机的年轻人将手探到后腰,握住藏在外衣下面...

27 Dec 2016

[喻黄]深情不易(三)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二)

三 还故作脚步放轻松

雨后初晴,满天薄云明暗交织,棕榈叶子青翠耀目。这个国度承袭了数百年前殖民者们的散漫享乐,并不算很有时间观念,但望弥撒从来不会迟到。教堂门外等候的信徒们个个衣着正式,神情庄严,其中一位手拿相机的异国观光客格外显眼。

黄少天注意到他人投来的目光,很有明星范儿地挥了挥手,就差给台阶上的朋友抛个飞吻。他今天穿了身猎装风格的衣服,裤脚扎进短靴里,衬得腿型特别好看,但显然陪他来的感化院长并不想欣赏。

算下来他在感化院正好待了一星期,提出结束社会调查的时候,管理层从上到下简直是八厢情愿,一高兴过度就答应了陪他游览的要求,结果这...

26 Dec 2016

[喻黄]深情不易(二)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一)

二 原在梦里忽而又中世纪

“没什么事,就是想聊一聊啊,我好久没讲中文了。”黄少天语气轻快,随手打开装汉堡的纸盒看了下,“你没吃饭吧,要不要来一个?”

“那我不客气了。”喻文州并不拘束,接过有点凉了的汉堡。黄少天低头又翻了几页测试卷,随手在纸上潦草地记录。一时两人都不再说话,挂钟嘀嗒嘀嗒地挪动着秒针。

喻文州吃完,收拾好包装盒,整理好自己。他应该有着维持整洁的习惯,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干净得像是透着光。

“介意回答我的问题吗?”黄少天把纸页摞在一起,竖起来磕齐,推到一边,拿过可乐杯子。

“您如果要问我和感化院相关的问题,那我确实不了解,毕竟在...

25 Dec 2016

[喻黄]深情不易(一)

架空年下短篇,另一种设定,HE。背景纯虚构。

一 颠簸潦倒 再多一些又如何

感化院院长把秘书呈上来的文件夹从头翻到尾,跳过长长的推荐信,视线在简历照片上定格了几秒,合上夹子:“又是个想给履历贴金的小瘪三,后台倒挺硬。这些A国佬,教几句英文,做两个狗屁调查,扯鬼的奉献爱心,就为了回去申请什么常春藤。”

秘书规规矩矩地垂手站着。正值这片大陆的雨季,落地窗也隔不住密如鼙鼓的雨声,房间里开了灯,仍然显得暗沉沉的。院长看了看时间:“算了,让那家伙进来吧。”

简历上写的是主修心理学的大学四年级学生,二十一岁,有个院长没记住的东方名字。B国少见亚裔面孔,这位又长得出众,眉是眉眼是...

24 Dec 2016

[喻黄]日月于征

架空年下,撒糖小日常之四,无此欢喜的后续。前文见连暝不复曙

喻文州家到黄少天开会的酒店不算近,好在周末上午不太堵车。

“你在大堂等我,还是一起上去?”黄少天掂了掂手里的房卡。

“退房最晚到几点?”喻文州脚步没停,和他一起走到电梯口。

“十二点。行李还没收拾。”黄少天一闪进了电梯,在门合拢的时候凑在喻文州耳边说,“别总想着乱来,昨晚腰都快断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想。”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揽了下他的腰。

黄少天看似随意,但一向有着随手整理东西的习惯,没花多少时间就理好了箱子,给手机插上电源线,顺势在床边坐下来:“还早,充会儿电再走。——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和你爸说的?我看他挺严肃...

21 Dec 2016

致 你往何处去

歪词两枚,致 @村上呆猫 君的最游记同人《你往何处去》

三千年外沧浪水,濯尽贪痴情未已,云烟曾绕一回眸,藤蔓初生眉睫底。谁知孤雨凉无止,谁话缠绵不抵死。几生又立风露寒,天末青萍涟漪起。

从来恩爱难成惯,只道两忘两断念。劫波未渡血上逢,雨落疏疏灯一盏。此夕妄语不相见,辜负尘寰朝露愿。归时若问几初晴,却笑接了梁鸿案。

(“说有个神仙投胎到凡间,遇到他在天界的恋人。”“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传送门:

悟净视角

八戒视角:1  2  3  4  5  6  ...

19 Dec 2016
1 2 3 4 5 6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