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旧家山

蛟妖和除妖法师的架空小日常,有不科学成分。前文见留中洲 云之际 

这章主题是见家长。


“我这算不算自投罗网?”喻文州半开玩笑地问。清晨的长途汽车客运站虽稍有喧闹,绕过街角便安静了许多。路上少有行人车声,濛濛晨雾含着微凉秋意,这座地处山间的南方小城尚未甦醒,隐隐听得见远方江上的航船汽笛声。和许多小城市一样,主城区也在大兴土木,建筑工地外墙一律贴着“精神文明建设宣传画”的大喷绘,老街拆得面目全非。黄少天都不得不拿出手机来导航。

“你还真挺记仇。上次我就那么一说,不会真有人来参观你的。——那些门下叛徒都趁长假出国玩儿了,我这护照还没办下来呢,说是企业申报集体户口慢。码农毁一生……”黄少天拖着拉杆箱走在凹凸不平的人行道上,“怎么卖早点的都不见了,我上初中那会儿这边一排都是,学校搬了也跟着搬了?哎我看见了!帮我拿一下箱子啊!你吃什么?”

“都有什么呢?”

“哦我差点忘了,你虽然也算老乡,但咱们生活轨迹不同。我看着卖的像是艾糍,那就一人一个甜的好了,估计你吃不惯咸的,包馅的腌菜如果质量不好味道就特别怪。”

喻文州也没跟他多客气,结果黄少天到摊子边一问,转身回来了:“我去,摊主不让微信支付!走的时候忘取钱了,也没想到这个涨价这么快。这附近哪儿有ATM啊,我得查查先……”

“拿我的吧。”喻文州把钱包递给黄少天。

蒸笼里的白气袅袅上升,带着艾糍团子特有的青艾香气和白糖馅心的甜味。黄少天忽然有点拿捏不准,他一直没问过喻文州和他一起回来的原因,似乎就是长假前订票随口一问,对方就爽快地答应了。他也知晓回老家肯定绕不过本门师父,尽管喻文州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黄少天也不能保证下一步的走势会是如何。

但此刻捧着暖热青绿的团子,并肩沿着树荫下的长街走向江雾未散的老桥,又好像不需要再问什么了。


“过了桥再转一道就是。”黄少天指点着一排老旧的五层居民楼,还是几十年前的式样,阳台和楼梯都在室外,窄窄的水泥栏杆上用各种方式固定着花盆和晾衣竿。走近才看得见一楼门前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木牌:“蓝雨少年数学兴趣学校”,和旁边“阿珍裁剪”“昌记烟酒”“富美丰士多”等等招牌相互辉映。

“看我做什么啊,这么写本来就没错。”黄少天回头看向喻文州,笑容飞扬,“此数非彼数,乃术数之数也。大隐隐于市嘛,别看外面小,老魏手笔还是很大的,买了两层。”

喻文州整整衣领,随着他上楼。

四层三家显然是打通了的,两边都已封死,中间的房门却没有加装防盗门,涂的淡黄油漆早褪色了,猫眼下贴了一张几年前生肖的大福字。黄少天敲了敲,里面没什么动静。

“不接站也就罢了,还不开门。”黄少天一派不敬师祖的神情,手上加了点劲。

“要不先打个电话?”

“下车那会儿不就一直打不通嘛。”黄少天啧了一声,看看喻文州,“往边上站点儿。”

随即他后退两步,猛地抬脚一踹,动作堪称熟极而流,门应声大开。

“果然没换锁。这种门还是得暴力破解,一般的符咒没用。老大你玩什么虚的?不是在家吗?”

黄少天的师父魏琛并不像他挂在嘴边形容的那样老迈,而是胡子拉碴的颇有点精悍之气,面沉如水地坐在客厅里,对得意门生的问候方式并不应答。黄少天把颇有点分量的行李箱甩进屋,回头招呼:“不用换鞋。”

喻文州一步跨进门来,先对魏琛躬身一礼:“北江喻文州,见过魏前辈。”他用的是非人族类惯有的自称,也即修炼之地加上真实名字。

熟门熟路地去找开水壶的黄少天一怔,左手习惯性地捻诀——不为别的,至少得给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加一重保护。

魏琛不动声色:“行了,大老远的来一趟也不容易,别讲那些虚的,坐下来说话。”

黄少天知道这肯定不是对他说的,管自去厨房找了两个看上去还凑合的杯子,拧开水龙头刷了刷,随手对碗橱念了个透视咒,发现里面不但没茶叶,还多了几只蟑螂,只好作罢。

“喝水。”黄少天把热水杯子推到喻文州面前,自己端了另一杯,瞥一眼魏琛面前《楚留香传奇合集》上放的烟灰缸,“老大就自便吧。”

魏琛不置可否,回头问他:“郑轩没一起回来?”

“他们单位入职培训特别坑爹,选了长假期间培训,说是不耽误工作。我原来还觉得公务员行当挺适合郑轩的,现在看也挺够呛,一样天天加班,好歹我还有加班费。”黄少天拉了把折凳在旁边坐下来,“其他同门……”

“得了不用和我汇报了,大伙不都在群里吗。我是因为郑轩和你在一个地儿才问问。”魏琛瞥向喻文州,“郑轩也不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

“这没必要跟大家宣传吧?当然知道了也无所谓。”黄少天莫名觉得对话有点形容不出来的不对劲。

“你小鬼觉得无所谓,总之我这还是第一次有妖上门。”魏琛声音低得近乎自语。黄少天抿着唇不接话,神情冷肃下来,看着另两人的举动。

喻文州垂着眼睫若有笑意,面前杯中的清水无风一漾。

“能到蓝雨门中拜访,我也三生有幸。”

“哈!还真是……”魏琛啪地一弹印着饭店名的打火机,打了几下火才着,“我这人看书不多,可看你倒也不像是乱讲的。只是人可以有生世轮回,妖却只有累劫不复,各自殊途,还扯什么两生三生。”

“但求不悔。”喻文州看向他,眉目清隽,眸底神情却如风雷将动的江潮,“谢谢前辈指教。”

正在此时,魏琛的手机忽然大响起来:“回首依然望见故乡月亮……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他看看号码,还是接起来,起身进了厨房。

黄少天趁机把行李箱里的两大块石头请了出来,喻文州帮他找了张旧报纸铺在桌上垫着。

“哟,孝敬我的?”魏琛挂了电话出来,发现再坐下来基本就看不见喻文州了,只好也和另两人一样站着。

“和渤海二十四石同源的。”黄少天拍拍手,“行了,聊差不多得了啊。那么紧张至于吗,看着你在那儿拽两句文我都觉得累,本来文化层次就没多高……”

他语气和平时一样轻松。当然作为师父的魏琛对这个弟子再了解不过,也不再多说,只回了一个充满师徒情谊的字:

“滚!”

“行啊老大,东西先放你这儿,我出去转转。”黄少天打开冰箱,拿出冷藏最上一格放的钥匙,“反正你也不管饭。”

“他呢?”

“一起啊。”黄少天笑开来,钥匙在指尖一转,“晚上回来估计你也不在,到时候这就给你放老地方了。”

“等等,晚上你们住哪?”

“回老宅呗。你这儿肯定没地方住,找旅馆也没必要。搭摩的不就得了。”

魏琛幸灾乐祸地点着了一直夹在手上的烟:“小鬼,不知道吧?现在这儿创全国文明城市,摩的都取缔了,你们只能搭一小时一趟的小巴,然后爬山上去。小巴还经常晚点……”

“我靠不是吧!”


事实证明,魏琛不仅铁口直断,而且还贴心地加上了乌鸦嘴功效。两人翻山越岭终于到了老宅的时候,天色已暗。虽然许久无人居住,房内陈设倒是很干净,甚至没有空房子常有的霉味。

“阿公在的时候养了几只小精,定期出来洒扫收拾。”黄少天四处看了看,满意地吁了口气,“只可惜不会接电路……这儿又停电了。”

“那就先别玩手机了。”喻文州提醒,“这儿有蜡烛吗?”

“你看看那个抽屉里,好像有吧,也有火柴。”黄少天推开旧式窗子,窗下竹声萧萧,远处江声浩浩,“老宅别的都没有,就是住的特别宽裕。话说我也很好奇,一直没好意思问,这边的江里还有你的同族吗?”

“当然有,只是未修成人形。”喻文州擦燃火柴,将蜡烛点燃,固定在倒扣的茶碗上。

“那不会明早醒来门前盘满了来拜见你的蛟吧?”

“没那么夸张,而且你身为捉妖世家传人,一般妖族也有忌惮。”

“嗯也是,也只有你这样的……老妖才对我觉得无所谓,没啥好介意的。”黄少天说话的时候手里一直折着纸,将折成的纸鸟放在手上吹了口气,便在屋顶飞了一圈。

“其实我还是有的。”烛影摇红里,喻文州看着他微微一笑,“一直都有。”

初起的夜风啪地一声推上了窗子,淅沥的雨声叩着窗棂。


END

22 Oct 2016
 
评论(15)
 
热度(276)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