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千劫在(六)

古风架空,微灵异,小甜文。(五)

六 我有迷魂招不得

两人默默对视,有如各怀心事,但至少黄少天这边并没多想什么,甚至也一时不想去继续追究缘由,只是想好好看一看眼前的人。像一场跋涉得太久的梦境临近尾声,已经能感到阳光的温度,却不愿醒来,又不愿沉湎。

他认认真真地打量起面前化为人身的龙君,对方也报以回望,眼睛里只映着他,像映着整个世界,寂寥而又温暖。黄少天这才发现,喻文州眼瞳颜色是琉璃青,光华离合,一如碧潭。

“不相信的话,可以进入我的识海。”喻文州道,隽秀眉目间流露出无可摧折的决绝。

黄少天骤然省悟,这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举动,相当于将命脉向自己毫无保留地敞开。未及他有所动作,喻文州伸过手来,指尖按上黄少天的腕脉,春阳暖流一般的内息涌入四肢百骸,汇集于百会。转瞬之间,神识有若逆水溯洄,他看见前十八年的光阴倒转飞涌,看见幼年学剑的山林里落叶重上枝头,看见滔滔江潮逝而复返,看见冉冉白云别岭归岫——

他看见,端州剑祠一百年前的模样。


中原虽遭乱离,岭南尚存太平。端州小城深避群山之中,又有西江做天然屏障,举城上下一年来最大的事,也不过是去探看新上任的少年长史,议论一番结契光景。

剑祠庭院之中,水流澈然,映着如洗净空,袅袅烟气。橘树花已落尽,枝叶青青,淡香幽远。喻文州衣冠俨然,敬香三拜,随即于古剑前掷筊九次,以卜吉凶。依先祖所训,祠祝需对卜辞做些解说,也无非是天人相感,共襄佑护之类的词句,随着不同结果稍作改动,代代祠祝都念得熟极而流。

但这一代州主的筊象却出乎意料地少见。

祠祝默诵良久,才迟疑道:“大人,这一筊恐有不祥。”

“何出此言?”少年声音清澄,波澜不起。

“这是……夫妻和合之象。”世代供奉古剑的祠祝也手足无措。

通常的结契仪式只需州主酹酒剑前,再宿于剑祠别院一夜,便无他事。酒早已备好,祠祝只道按部就班,却不料是如此卦象,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祠外人群已经起了小小波澜,也有人专想看看这初来乍到的少年出点洋相——乱世之中授予官职几如玩笑一般,实在也无几人对这年轻的地方官有所期待。

喻文州镇定自若:“如此,请容喻某取剑一观。”

祠祝不好推脱,整衣祝祷几句,亲手开了锦匣,连匣一起捧到喻文州面前。

这一刹那,剑鞘中忽有如啸清吟,剑身隐隐震颤,几若风雷相催!

剑祠内外一时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盯视着一人一剑,喻文州却并不慌乱,轻轻推开数寸剑鞘,明如新冰的锋刃映着他漆黑沉静的眼睛。他不是惯于使剑之人,出鞘的一刹那,指尖触到剑刃,一线鲜血流出,随即消弭不见。

——竟是被剑身无声地吸了进去。

喻文州从容笑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既是天意若此,在下未敢唐突,请一城父老为证,立契为凭,双觞酹酒,以慰剑灵。”

他顺水推船,却无逾矩之处,其他人倒也无话可说,一场波澜轻轻掀过。

那夜剑祠红灯明照,双烛相映。尽管并不当真,喻文州进房时,还是看见桌上齐齐整整摆好的合卺茶盏,也不禁淡淡一笑。

随即他听见床帐里的响动,掀开帐幔便见到头发被缠住的陌生少年,话音与当地人不尽相同,口齿更是伶俐到十二分,关于自己的来处却是语焉不详。

那少年的眼瞳是奇异的琉璃青色,光华流转,格外通透。

——那便是百年之前,喻文州与黄少天的初遇。


而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另一重面目,却是他们相识一年之后。

小城的七月半很是热闹,男女老幼皆提灯夜游,长街挂满大大小小的红灯,据云可辟邪祟。夜色已深,游人星散,街角的米酒摊老板却犯了难。有个话挺多的青衫少年喝了会儿,一头栽倒在石桌上,脸埋在胳膊里,怎么搬也纹丝不动,而且他钱还没付。

幸好有人解了围,来者声音温文:“家里人给您添了麻烦。”

老板急着收拾回家,尽管觉得这年轻人有些面熟,也没多询问。余光瞥见那年轻人俯在喝醉的少年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随即将外衫往他头上一罩,将整个人背了起来,沿街行去。

“不许回头看。”黄少天头上蒙了件喻文州的衣服,声音倒还算清醒。

喻文州忍着笑问:“我若是不来,少天怎么办?趴一晚上?”

“反正有办法的!”黄少天伏在他背上嘀咕。

“你的角快要顶出来了。”喻文州小声说。

黄少天一惊,伸手摸了摸头顶,怒道:“再吓唬我就下来自己走!哎你怎么都不会害怕的?”

“别乱动,前面有人。”

他们走过窄长的青石街,两边红灯摇曳,夜露之气清冽逼人,江潮拍岸不息,长路若无尽头。

那一盏盏的红灯之影,百年来在龙君的梦境中犹未熄灭。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凝视面前喻文州的脸庞。对方已经起身绕到他面前,手撑在桌上,低头与他对视,如墨长发自束发玉冠中滑落。

漆黑眼瞳映着琉璃青色,一瞬长于永恒。

他忽然问:“是这里吗?”

喻文州眉梢一挑,黄少天的手指按上了他的心口:

“我记得……是我刺穿的。”


TBC

(七)

07 May 2015
 
评论(12)
 
热度(93)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