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如故(下)

架空短篇,微奇幻,勉强算西风,HE

(上)

(中)

许久之前,诅咒谷还不叫这个名字的时候,它是一座林木葳蕤的秀美山岭。

那时天和风清,万物生辉,帝国尚无战争的威胁,少年的肩头也还没有担起重任。漫长的初夏傍晚,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学院的图书馆里翻阅地图册,互相考对方生僻的地名,最后变成一场争先抢答的游戏。

“怎么都答不过你,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法术,比如会透视书皮什么的,快说!”黄少天伸手去捂喻文州的眼睛,感到对方的睫毛在自己掌心里扫了扫。

喻文州任凭他捂着,抚着书页慢条斯理地回答:“还会手指认字呢。”

黄少天一愣,才明白过来,放开手笑道:“你是说魔族吗?听说有的眼睛是生在手上的,那可太恶心了。我比较担心他们吃东西时候会不会迷眼睛。”

他一边说着,一边拖过另一本厚书信手乱翻,展开一张折了三重的精细图画:“这座山好漂亮!”

喻文州也凑过来看,微微蹙眉:“它现在在魔族的实际控制之下。”

“那还不容易,我们就把它抢回来!”黄少天认真地在地图上找地名,手指一画,“然后我会上书皇帝,请他把这座山赐给你做封地……”

“为什么给我?”

“因为管理封地太麻烦了,你管的话,我可以经常去白吃白住。”

喻文州望着他:“一定欢迎。只是这片封地没多少居民,为了凑齐迎接黄少天大人的仪仗,只好安排些猴子什么的……”

“你才猴子!”黄少天抬脚一勾凳子,喻文州及时跳起,正在打闹,晚课的钟声响了。

“去上课?”

“算了算了,那什么文法课烦死了。反正那老师眼神不好,多两个少两个他也看不出来。”

“那咱们到屋顶坐会吧,今天月亮不错。图书馆要关了。”

“好啊!”


再后来,当他们身临战场,早已无法根据记忆寻找那秀美的山林,所见之处树木残缺,瘴气缭绕,地上密密生着颜色诡异的毒草。险峻的地形也为他们的进攻增添了很大的困难,裂岩崩落,泉瀑如血。

“等这场仗胜利了,你还是要别的封地吧。”黄少天道。

“一切都会好的。”喻文州眺望远方,目光从容坚定,“我会让这里重归原貌,失去的归来,消亡的再生。——然后安排四十只猴子夹道迎接你。”

黄少天大笑:“怎么又是猴子!”

喻文州转头看他:“嗯,终于笑了。你板着脸多久了?”


记忆如潮水拍向胸膛又匆匆卷回,黄少天微微地笑了一下。

在他身边,喻文州收起了黑色的羽翼,将落的月亮照着光华流转的眼瞳。

山谷的中央,腥凉的水气从地隙中缕缕升起,化成漫漫的白雾,月亮也变得朦胧。这本该与诅咒谷的传说大相径庭。战争结束后的几年里,据说受到葬身于此的魔族残存力量的影响,地下的暗火长年不灭,寸寸焦土毫无生机。

现在的景象虽然仍是荒凉不堪,却已经没有火焰的热度,黄少天甚至在碎石之间瞥见了新生的小小绿芽。

曾经消逝于此的正在甦醒。

但他还不能确认,即将归来的,究竟是什么。

身边的喻文州悠然道:“你要来这里找的,应该就是‘灭神的诅咒’吧?”

黄少天按住剑柄:“你来这里又因为什么呢?”

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

掌心之下没有搏动。

黄少天挣开手腕,冰雨出鞘一尺,警戒地凝视面向与自己身高仿佛的少年:“你是……灵魂离体?只有魔族才能操控这样的法术!”

“我确实不知道。”喻文州好整以暇,“因为最重要的东西都封印在这下面,只有你才能打开。”

他指向面前凝固的熔岩。冰雨微微地震颤起来,它已经感知到了,另一个拥有强大灵力的武器正在苏醒:

喻文州的法杖,灭神的诅咒。

它并未被魔族的烈焰伤害!意识到这一点时,黄少天几乎无法抑制心中的澎湃。

甚至它的力量可能保护住了某种非常珍贵的东西。

人们总以为灭神的诅咒是一种杀戮尽灭的决意,却少有人知,它同样是某种契约的象征。当术士的法力足够强大,契约之力足可以扭转某些可能,比如构建起封存灵魂的禁制。

黄少天心下洞明,只有破开这个少年所指的封印,他想见的真相才会水落石出。只是当他的剑落下,即将重归的,是他此时溢满心胸无法抑制的渴念,还是……镇压于此的魔族残存的魂魄?

昔日的剑圣露出决然的微笑。

倘若后果是拥有喻文州外貌的魔族复生,即使是对着那张脸,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之斩杀。

冰雨斩开了坚固的地面!

六芒星的光辉沛然涌现,一瞬间甚至令人几欲成盲。与光芒一样强大的,还有源源不断的重生的灵力,呼应之下冰雨的光亮有如将焚的流星。大地动摇,天星欲坠,巨大的冲力下黄少天稳住身形,回剑指向喻文州的咽喉。

在揭开结果之前,他必须抓住先机。

光沉响绝,一瞬长如千年,他看见面前的人合拢双眼重又睁开。

夜露滴上冰雨的剑刃,轻轻滑落。

脚下的土地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发生着改变,草芽钻出泥土,藤蔓缠上碎石,花朵重重绽放,像是整个世界和他的心都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所以你是借助灵魂碎片重塑了身体?原料是什么?泥土吗?那为什么又有魔族的特征,别笑就是说你这牙!”黄少天连珠炮般问道。

此刻天光将晓,喻文州用手指轻轻摩挲他的脸庞,答道:“总之是利用自然的元素重塑物质,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由于灭神的诅咒同时封印了魔族王者的灵力,冲击作用下导致我的一部分灵魂和大部分记忆都暂时无法复原,另一方面,也确实对我现在的躯体造成了影响,包括白天的视力。”

“那你怎么找到我的?不是都没有记忆了,刚见到时候你还问我名字来着,还跟我讲生意经!”

喻文州微笑:“苏醒过来之后我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去处,只能确定要找冰雨来破开剩余的封印,感知到它的灵力并不太困难。”

“原来你只记得它不记得我。”黄少天嘀咕,伸手去按喻文州的胸膛,终于感到了熟悉的心跳。

“一把剑的醋你也要吃?关于冰雨的记忆是灭神的诅咒最先保留下来的。”

“好吧,你就不怕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认错人么?”

喻文州握住他的手指,逐一吻过来,嘴唇移上脸颊的伤痕,一贯冷静的声音甚至带上了几不可察的颤抖:

“无论重生多少次,离开你多久,对你之前的记忆是否存在,我都会找到你,认出你,爱你。”

他们在初升的阳光里亲吻,身畔的小小世界葱茏丰茂,鲜活如春,如不死的思念,如不老的爱情。


END

30 Nov 2014
 
评论(11)
 
热度(183)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