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七)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六)
七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虽然海滨度假变成了一人乐,黄少天仍然很有兴头地拍了不少海景、花树、能莫名戳中笑点的人与物,在朋友圈发了一轮,和各种发年饭拉仇恨的同学扳平一局。
在海边闲逛的时候,喻文州用手机QQ发了张图给他。黄少天看到提示就忍不住想笑,还真是中学生的习惯,而用微信的自己不知不觉也迈入了中老年人行列。点开一看,是个老式的雕花攒心果盒,一格格盛着红瓜子、盐津梅子、甘草榄、冬瓜糖,当然也少不了有包装的雪饼、巧克力和腰果。
“红瓜子啊,好久没吃了。摆盘很高大上的样子!你就别烧流量啦。”
那边回了个大笑的表情:“现在村里各家也有wifi,我在做客的叔公家里是开网店的。”
“……那你随意咯。吃得挺开心吧?”
“盆菜海鲜这些吃多了一样会腻,还是园子里现拔的青菜煮来好吃。”
“太奢侈了,每逢佳节胖三斤的诅咒我看快要灵验了。”
“我去陪叔公婶婆打麻将了/微笑”
黄少天抛了抛手机,小声说了句“我靠”,眼睛里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好在身前身后都是陌生人,哪怕心事被看去了也无妨。脚下的这片海温柔地触抚着沙滩,像是可以包容一切又掩盖一切。

 一般农历年过后气温总会回暖,今年却是个倒春寒的典型,黄少天一家刚回来就遇到了连下雪带降温。他平时很少生病,这次却中了招,发烧度数还不低。母亲泡了一壶加柠檬片的开水端到他床头,断言:“你锻炼还是不够。我们那时候学校的口号是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你们这代人的生活方式,简直是健康工作五到十年。”

“老妈,我也天天跑步的好不好?感冒是肌体自然的新陈代谢,说明我的身体要自然应对外界的变化……”
“躺着。”
“……”黄少天又躺回被子里。父亲换了出门的衣服过来说:“我和你妈去看我导师,中午在那边吃了,锅里给你留着粥。”
“嗯。”

 黄少天睡了一觉醒来,朦胧中听见有门铃响。他揉揉眼睛,看了下手机也没有快递的未接来电,抹了把脸,起身去开门。

喻文州背着包站在门外,大衣肩头的雪花有些融化了。他看着黄少天,似乎也有点诧异。黄少天低头一看自己才想起来,因为觉得冷,一早翻出来以前的中学校服套上,但毕竟尺寸不大合身了,手腕脚踝都露在外面。
“我先去了趟我叔叔家,给他们送些老家特产。顺路给您们也带了些。”
“谢谢了,进来坐吧。不好意思我有点感冒,别再把你传染了。”黄少天虽然还在发烧,脑子倒不迷糊,去洗了洗手,找茶杯倒水,给自己的杯子也加满。喻文州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垒在茶几上,油纸包用纸绳绑得齐齐整整,上面覆了一小张红纸,墨笔写着糖食的名称。
“这么多啊,带给你同学好了。”
“给他们都有带。”喻文州接过水杯,“没吃药么?”
“咳,我们家感冒都不吃药,反正吃药一周好,不吃药七天好,没差的,我爸妈都没当回事。”黄少天喝了几口水,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来,拉了薄毯子把自己围上,脸颊烧得绯红,眼睛还是亮晶晶的,“我看你也没有胖啊,不是在老家过得很腐败嘛。打麻将手气如何?”
喻文州没有应声,静静地看着黄少天,眼睛里的神情让黄少天有点后悔,方才不该言笑晏晏装成没事的样子。
——反而让他更认真。
“钥匙借我一下。”喻文州指指黄少天扔在茶几上的钥匙串,“我一会儿就回来。”
“你该不会要去买药吧?我说了不用。”黄少天沉下脸看过来,喻文州也不应声,看了看他,拿了外衣和钥匙开门出去。他从第一次见到喻文州起,就觉得这个少年眼睛好看,轮廓明秀,长睫毛下眼神沉静温和,但这时严肃起来也是如凝秋霜。
如果可以,他希望忘记这双眼睛。 

 黄少天抿紧了嘴唇,眼睛里的锋芒一如剑刃。他习惯了看似随性实则缜密地计算每一件事的胜算,在关键点一击必杀,但有些事情是再捕捉机会也预料不到走向的。

饮水机咕嘟一声,一串气泡缓缓上升。窗外天色暗灰,薄白雪地上足印纵横,偶尔开进家属区的车都在鸣笛,不能不让人无端生出一些担心。 
黄少天看了几遍表,喻文州开门进来,顾不得脱外套,先试了试茶几上他的杯子温度,端去接了些热水,从衣袋里把药盒和钥匙掏出来。 
“好像是先吃一粒,但你得先吃点饭。”喻文州看药盒上的说明。 
“我以为你有事弟子服其劳,能带点病号饭回来。”黄少天若无其事道。 
“进来就闻到白粥香气了。”喻文州把药片倒到他手里,“我都想吃。” 
“我老妈的手艺第一次被人赞扬,结果还是白粥。”黄少天一口水吞掉了药,“想吃也不能留你,感冒传染无所不在。” 
“那我走啦。” 
“等下,还有个问题问你。下学期你还要上课吗?” 
喻文州从容回答:“需要啊。我觉得现在的成绩离我的目标还有点距离。”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黄少天认真起来直视别人的目光可以用凌厉来形容,而喻文州像是能看穿他的心思:“不是你们学院。” 
黄少天笑了起来,是他一贯的明亮:“OK,我不问了。”
门关上之后,黄少天直接躺在沙发上,不知是不是药的作用,他一下就睡了过去,但一个梦也没有做。
TBC

(八)
 

*《南山南》歌词。 

06 Nov 2016
 
评论(20)
 
热度(227)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