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六)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五)

六 我也开心饮过酒

和喻文州一家吃过饭后,黄少天全力以赴投入建模美赛,忙完发现离过年也没几天了。在被父母催着马不停蹄地收拾行李奔机场时,心里翻腾着一个回答“爸妈决策过于迅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文州的短信来得很是时候,中规中矩地提前拜年。黄少天父母换了登机牌先进去了,他托运完行李正等着过安检,回了个谢谢,又加上:“候机中,年在天涯海角过了。”

那边过了会儿回复:“很巧啊,我也在机场。”

黄少天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周遭,随即自己都想笑自己,连最基本的概率学都忘了。手机又轻轻震了起来:“和您应该不是一个航站楼,去H岛的航班一般在T1吧。”

“没错。你回老家过年?”

“对,待一周左右。”

“我家这还没定好。有个亲戚特神,IT民工,业余开占星公众号,说我家三个火象星座,做事爱冲动。”

“您还信这个?”

“我倒不信,不过也总有人问。我狮子座,也不知道什么特点,不过统计学角度讲把人的性格分成十二种就不太符合原理……”

黄少天刚敲下“你”,本来想说“你不会信这个吧”,他白羊座的妈和射手座的爸就充分展现了星座特点,过完安检开始连环call,导致他手一滑就发了出去。

“该不会以为我在问他星座吧?”

还真猜对了,喻文州回:“水瓶座。”

黄少天努力回忆了一下星座的日期分段,好像还是最近这段时间:“那你快过生日了还是过完了?”

“还没过,10号。”

“哦,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队伍前面已经没几个人,黄少天把手机放回衣袋,暂时不去看也不去猜喻文州的回复。这个少年有时候无法猜透,有时候又坦率到透明。

“上大学后应该很受欢迎吧,说不定又是系草一枚。不过那时候我也看不到了。”

黄少天这样想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匆匆逆行过人潮。他自己都不知道方才一瞬露出了笑容,又消逝在淡薄的冬日阳光里。只是无端想起小时候,冬天在L大仅存的平房教室里听奥数课,老师在黑板上画下象限,讲解渐近的含义:“可以无限接近,但不能相交,这取决于它的方程……”


喻文州和父亲回到老宅时已是深夜,南方的冬雨带着寒气,几乎能冷到骨头里。因还没到大年初一,院门上的门神画像尚未更换,彩绘快要褪尽了,对联也掉了一边,只余下“春满旧山河”的墨字。和司机道过别,堂伯父和伯母撑着伞过来招呼,请他们到自家的新楼里去吃饭。

两边互相让过烟,父亲笑笑,对亲戚说道:“我们先进去看一看。”

“里面干净是干净,蛮冷的。”堂伯母帮他们打开门,“文州都长这样高了,晚一歇来吃白糖糕啊。”

天井里桂花树下的睡莲缸早已空了,水面上生了一层青苔,雨滴敲击下漾出一圈圈的水纹。灶屋也有一口同样大小的缸,下雨前缸壁会渗出水滴。从前年节时分,灶屋总是最热闹,新蒸的年糕要用木模子印红记,新炸的煎堆油角色泽金亮,整只白煮的鸡要供奉过祖先才能切。喻文州还记得在老家刚上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先到厨房,祖母把煮饭第一开的米汤温在灶头鼎罐里,等他拿碗去盛。

整个院子都沉睡在寂寂的雨声中,父亲也若有所思。他待唯一的儿子并不像别人猜想的那样严厉,但也不是无话不谈的亲密。喻文州高一时转学去的学校风气不佳,入学没多久就有人挑衅打架。那天回家父亲打量了一下,只说了一句“去洗洗脸”,他一进卫生间看到镜子才发觉,眼角的血渍都结痂了。

“我离开这里去当兵的时候,和你现在的年纪差不多,差几天十七。”父亲没有看向他,“那时候你阿公阿嬷一早去送我,我还怕新战友笑话。——咱们几年没回来了?”

喻文州想了想:“四年多了。”

“最后一年你还是得回来高考,但我工作那边调不开……”

“没事的,我自己能管好自己。”喻文州看不清父亲的神情,或许父亲也看不清他的,但他的语气依然坚定,“放心。”

父亲沉默颔首,又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雨大了起来,刷刷地打在院中生长零乱的花木上。堂伯父在院门口打着手电招呼他们去吃饭。

虽然现在的年已经不像过去那般隆重,许多食物都可以买现成的,伯母端上桌的仍然是几样老家必备的年菜,还有自家酿的橄榄酒。

父亲示意:“也给文州倒一杯。”

暗绿的酒液斟满面前的瓷盏,喻文州双手端起杯子敬过父亲,这也是他第一次和父亲对饮。


黄少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自家父母一到酒店马上视海景如雾霾,迅速切换为工作模式,一个对着电脑和研究生们开视频会,另一个埋头思考博士论文评议意见。

“现在才二月您评议什么呀?”

“在职博士三月份答辩。”黄教授皱着眉头看屏幕上一排排的公式。

“妈,之前不是您说要吃海鲜来着?”

“还是算了,现在旅游点都是天价,而且不卫生。我看酒店自助餐有小火锅。”

“不是吧,您二位跑到这来吃火锅?!”

“什么?火锅?挺好的。”

“爸就别打岔了,反正我妈说的您都觉得对。您俩吃吧,我出去转转。”

“海鲜别乱吃啊。”

“放心,我去吃正宗后安粉。”

酒店一楼照例有很多价格不菲的名品店,黄少天看似无目的地转了一会,走进了一家。

“靓仔,送人要包装否?”

店员把他看中的深蓝钢笔放进盒子里,指点他选一种礼品包装纸。黄少天摇了摇头,笑意带一点捉摸不定:

“不是送礼啦。”

(七)

TBC

*《人来人往》歌词

04 Nov 2016
 
评论(14)
 
热度(218)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