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五)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四)

五 你要看看太阳

喻文州站在路口等,头顶的树叶子已经落尽。黄少天从地铁口出来就看见了他,腰背挺拔地站在冬日少有的阳光里,不玩手机,也不东张西望,有些严肃地看着在等的人可能来的方向。

中午时分出站的人不多,黄少天在人群里面算显眼,而且还拿了一束花。

“和学生家长吃饭的话带什么礼物好?”上午出门前黄少天问。父母各占一台电脑埋头工作,母亲先应声:“还有必要送东西吗?”

“但人家家长那岁数也算我长辈了,太摆谱不好吧。”

“哦你爸说的那孩子是吧?那你去馨园买点花。”

馨园是在学校里开了不少年头的花店,卖切花、绿植、花篮,也卖金鱼和巴西龟。每年毕业季生意尤佳,寒假里客人少,老板也分外热情:“送女朋友一般是九朵,不过十一朵更好,一生一世嘛。”

“送长辈呢?”黄少天蹲下来看地上的鱼缸,老板新进了两只六角恐龙。

“康乃馨呗,我再搭您两支满天星。”

黄少天一路也没多想,只顾在换乘的时候注意别挤掉叶子。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才忽然一闪念:自己带的礼物可能不合适。康乃馨一般送母亲,但他从来没听喻文州提起过。

“黄老师。”喻文州认认真真地称呼,“我爸爸已经到了。”

黄家在吃喝上不甚讲究,黄少天有记忆的时候就在跟着爸妈吃学校食堂,拿一把小勺在不锈钢餐盘里挖饭。上大学之后聚餐场合多了,高校圈一带虽不缺各类花样档次的餐厅,也自认算不得吃货。喻文州父亲选的饭店离他上班的地方挺近,和附近各个单位青灰厚重的建筑一样,看上去不起眼,但黄少天一看就知道不简单,随着领位的服务生一路上楼,暗暗思忖大概是连喻文州其他老师都请了。

结果包间里还真是只有他们三位。喻文州父亲虽然知道他还在读大学,礼数上毫无疏失,抢先一步过来握手。待各自坐定,喻先生对儿子道:“菜已经点好了,你去催一下茶具。”

喻文州点点头,起身出去。黄少天将适才放在桌面上的花拿起来:“初次见面,抱歉没准备什么东西,也是我父母嘱咐的一点心意。”

“黄老师真是有心。”喻先生微笑着看看花束,神情倒是喻文州有时也会露出的波澜不惊,“我这些年工作上的关系,连带着他也经常转学,好老师不是没遇见过,但文州要我和老师一起吃个饭还真是第一次。”

黄少天一琢磨,昨天听到的明明是家长主动要求请客,估计是自己父亲在转述上出了什么岔子,当然不能表露出来,笑一笑,客气了一番。这边厢服务生送上功夫茶茶具和开水,喻先生和喻文州用方言互相讲了几句,黄少天虽然不大会说,能听懂大意,起身道:“我自己来就好。”

“您能听懂?”

“连蒙带猜懂一半,但不会说了。我老家和您们应该是一个省的。”

“那就更不该让您动手了,老家最讲敬师。”喻先生指指自己带来的茶叶盒子,“茶也是山野土产,没什么名气,但味道还算正。”

喻文州挽起一点袖子,温盏洗茶做得有模有样,茶香确如喻先生所说,带了一点凛冽的野气。黄少天家一贯泡茶习惯就是一把茶叶一罐开水,在壶里闷一阵,全家人各自倒一大杯,谈不上什么技术含量,也就不再和喻文州父子再客套。

喝过一轮茶,菜才陆续上来。边吃边聊了一会,喻先生看看表:“我下午还有个会,文州你陪老师再坐一坐,别忘了把花带回去。”

道别过后,两人坐回原位置。喻文州夹了一根芥蓝,和黄少天面面相觑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先笑了:“是不是菜不好吃?我看您没怎么动筷子,都在和我爸聊天。”

“我早有心理准备,这里必然价高,又不是靠口味出名的。”黄少天看看他,“但没想到连芥蓝都炒得这么老,刚才吃的时候感觉自己像外婆家的鹅。”

“我爸也确实不会点菜。”喻文州给他添了些水,“我去加点吃的。”

“不用了。其实我一直觉得无功不受禄,特别你爸爸还讲你需要感谢的老师其实也不少。”

黄少天看过来的眼神带着锋锐,喻文州微笑道:“对学校的老师我爸已经表达了谢意,但请您吃饭是我的要求。”

(六)

TBC

*海子诗: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走在路上

03 Nov 2016
 
评论(16)
 
热度(240)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