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Free!/山崎宗介个人]共此灯烛光

日常小段子一枚,通篇对话流水账,想写一写决定转学回老家时的宗介,也是出于个人理解做出的一点诠释。由于原作未交代宗介家庭情况,有较多关于角色亲属的个人原创妄想二设,特此说明。


冬季天黑得早,厨房窗子上薄薄凝了一层水雾。电饭锅“工作中”的红灯闪烁,米饭的香气渐渐四溢。公寓的厨房不算太小,但冰箱门大敞四开、灶上锅碗铿锵,再加上手忙脚乱的兄弟俩就显得局促。

“会洗碗不?先在水槽里注满水……”哥哥在冰箱里翻来翻去,“没想到你能来,还真没什么现成的菜。”

“我只看到水槽里注满了脏碗。”宗介挽起袖子找洗洁精,“你都不收拾的吗?”

“没时间。还是学生时代悠闲!考完试了吧?”

“嗯,已经放假了。”

“我算算……下学期就高三了?真快。——煎饺子吃不?”

“太不容易了,你总算记得我的年级了。”宗介一脸严肃地用力对付一个似乎盛过咖喱的盘子,“那饺子是去年的吧?”

“反正没过期。你还能记得你哥在东京,我看这更不容易。一学期都不怎么过来,老妈来电话我都不知道该咋说,好像我这当哥的不管兄弟一样。”

“是你太忙了,大律师山崎先生。而且每次接你手机的姐姐都不是同一个,我也不知道跟老妈该咋说啊。”

“都是工作伙伴好么?倒是你啊,居然还没谈过恋爱,不堪造就。”哥哥大刀阔斧地翻着粘在一起的饺子,“有一个你见过吧,那次去看你比赛,之后我们还一起吃饭来着。”

“对,你一直在和她讲我游泳是你教的。”宗介把洗好的碗一只只擦干。

“本来嘛,你三岁下水都是我陪着,随时准备救你……”

“还不知道谁救谁呢。”

“好啦,反正你现在也走专业游泳路线了。上次听爸爸说你拿到了大学专业队的offer,他特高兴。我还一直都没细问呢。”

“有什么好问的,继续游呗。”宗介声音有些低落。

“怎么啦?你来东京读高中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去盛饭,坐下来再说,你杵那儿我很有压迫感啊。”


“喝啤酒吗?”哥哥从冰箱里摸出两罐。

“哎?好。”宗介接过来,有点生疏地打开,看着汩汩冒出的泡沫。

“难不成你在学校里都没喝过?这么遵规守纪。”

“对训练不好。”

“朋友聚会什么的也不喝吗?”

“没什么聚会。”宗介摇了摇头。

哥哥抬手和他碰了下罐子,一时无话。

两人之间差了十来岁,几乎相当于整个小学加上中学的时长,亦即相隔了整整一段从童年到成年的光阴,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如普通兄弟那么久。宗介的性格不是那种乐于当哥哥小尾巴的类型,读中学之后更是内敛了许多,尽管每次见面也是有说有笑,但总感觉许多变化都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仿佛昨天还是从浅水区里一把薅起来的小毛头,一夜之间就长成比自己还高、眉眼间藏着心事的少年。

“寒假有什么安排?”哥哥换了个话题,“你们还得训练吧。”

“我申请暂停训练了,这几天在办一件事。”宗介抬起眼睛直视哥哥,语气很坚决,“高三一年我准备转回老家上学,这边已经办了转出手续。”

“什么?”哥哥放下筷子,脸微微沉下去,“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不是好选择吧?高中最后一年正是出成绩的时候,老家学校的练习条件肯定不如鲸津这边,比赛机会也有所减少,你不晓得不进则退的道理吗?”他看着对面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叹了口气,“而且你和父母也不商量一下就擅作主张。你又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会支持你?”

“我也不是为了得到你的支持,只是告诉你而已。”

“山崎宗介!至少给我列三条理由,什么老家的饭更好吃这种不算。列不出来的话,我明天就把你押回学校,否则没法向爸妈交代。”

“其实一条就够了。”

“说。”

“我确实在游泳中遇到了困难,不是技巧上的,也不是体力上的。从前我一直觉得要为自己而游,争分夺秒去训练,争得个人的荣誉,为此还和某人吵过,我也真的做到了……但现在越来越觉得有一些疑惑无法解开,我想要找到答案,而不是一味地继续追求成绩。”

“你这话毫无逻辑。我就先不问你的疑惑是什么了,回到老家就保证能解开你的难题了吗?这是解决还是逃避?”

“我知道,但我想试一次,哥哥。”

“那为什么在东京的前两年你都没有想过这类情况,忽然就这么不管不顾了?——是不是去年回家那次?”

“对,我去看了县大赛。”宗介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一些,眼神仍然肃沉,“看到了过去一起游泳的朋友和他……他们的改变,心里更不能平静,也加剧了我想弄明白一些事的决心。”

对方沉默下来。他一直不确定自己是否了解弟弟,况且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把事闷在心里。但这一刻他可以确定,在面前的眼睛里看到了只属于少年人的、肯豁出去的勇气,也是他在社会打滚几年后早就淡忘了的单纯执着。成年人可以单刀直入地去衡量成本与回馈,少年对“值得”与否的判断却不仅仅是成绩和利益。

“虽然没能完全说服我,不过我知道,你不愿意做的事刀架在脖子上都不能勉强。”哥哥开了句玩笑,“如果心里背着包袱继续在鲸津游泳,想来也没什么效果。既然回去了,就要认真地解决问题,而不只是说说而已。”

“明白。”

“我还有个问题,保证不会告诉爸妈。”

“啊?”宗介坐直了身子。

“真不是因为什么人的缘故吗?你方才语调都变了,瞒不过我这个律师。”

“一边去,我‘不堪造就’。”

哥哥轻笑,举起啤酒罐子:“好吧,为你的秘密干杯。”


END

19 Aug 2014
 
评论(2)
 
热度(7)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