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尊礼]彼岸浮桥

小段子,双转世设定。

沿着山坡上的石阶走到顶,曾经是一座神社,后来是一片墓园。

周防尊很小的时候,就常常独自在墓园里晃悠。绝大多数的亡者葬于此地已有数十年,长久无人祭扫,碑上镶嵌的遗像斑驳,碑文漫漶不清。园中的行道树枝叶蓬乱,迎风簌簌。秋来斑斓覆地,冬来碑顶蒙白。

墓园走到深处,有一片连在一起的墓,碑上都刻着模糊的“Scepter4”字样,这些人生前大约曾在同一个机构工作过。为亡者立碑的人有兄弟,有可能是朋友的人,也有不和亡者同姓的儿子。

居中有一方墓碑上刻着“宗像礼司”的名字,一角刻着立碑人:“兄长 宗像大司 ”。

没有记载他生前可能的荣耀,也没有留下与这个世界...

16 Aug 2016

[K/尊礼]并驱

架空小短篇,杜撰之处很多。

阴阳师世家之子周防和自学成才宗像少年时闹乌龙的故事


天宇澄澈,晚霞斑斓,成群的乌鸦飞返古旧庭院,一簇簇栖在枫杨枝头拍翅。庭中流水之畔,菖蒲花开淡紫,香气清远,竹叶折就的小船在水中漂浮。然而正坐其旁的四位长老并无欣赏兴致,面色几如身上的纯黑羽织一般。

众人目光的聚焦点,便是在乌鸦羽翼的暗影之中出现在枫杨树下的少年。

“周防家的长男,就是这般态度对待试炼么?”

名叫周防尊的少年从书包里掏出乌帽子,往头上一扣,勉强压住乱糟糟的红发,皱巴巴的狩衣下面还露出一截牛仔裤和运动鞋。大约这还不够证明他的散漫,周防尊迎着长老们的怒视,在口袋里翻来翻去,竟没掏出一张召唤式...

15 Apr 2016

[K/迦羽]补天裂

原著背景小短篇。有很多私设。


“下雨天还是要热热地吃点煮物,才有力气挤电车嘛。”

“我倒觉得巧克力可丽饼更相宜哩。”

两个中学女生挤在伞下,头碰头地研究着放学路上的零食。巷子地面湿漉漉的,低洼处的积水漂着彩色的油渍。路两旁的店铺已经亮起了霓虹灯,飘出温暖饱满的食物香气,或是文具店里特有的味道。路的尽头是新开张的点心店,音响放着最新卡通片的主题曲,门前站着真人扮的大玩偶,在飘飞的微雨中同手同脚地跳舞,偶尔也抱一抱路过的小孩子,从纸袋里分一支棒棒糖给他们。

“就去买巧克力吧……等等,你怎么了?阿玉?!”

藕色的伞落在泥水中,但阿玉似乎对周边的一切置若罔闻,也不理会朋友惶急的呼唤,只是...

02 Feb 2016

[K/尊礼]夜归人

双转世背景,短打小流水账。


今冬的第一场雪来得很晚。周防尊拐过街角的时候,天色近暮,地面薄薄积了一层素白。房檐上的积雪经风飞落,细碎的雪末沾上眼睫。他穿得单薄,却不显得瑟缩,单肩背一只空荡的旅行背袋,歪歪地粘着一枚褪了色的贴纸。

周防尊抬头看看天色,加快了脚步。他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到打工的温泉民宿,现下离车站还有不短的距离,更不要说下车后还要在几近无人的山中步行许久。长街寥落,静得似乎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

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清澈非常:“下雪了。”

周防尊习惯性地回头。身后街角空空荡荡,并无人迹。头顶落雪虽未止住,铅灰的厚云却在此时分开,露出一角明净的天宇,宛如刀剑发硎,耀人...

26 Jan 2016

[K/日榎]久违的事(六,完结)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流水账

*本章继续涉及作者关于原著剧情走向及未出场人物的个人妄想

前文见此

日高健一直说自己记忆力不好,从七岁说到七十岁。老伴去世以后他一个人住,并不回忆往事,每天用古董电脑玩游戏,倒也自得其乐。直到有一天,他家的门被快递员之外的人叩响了:

“日高先生,我们是某大学历史研究所的学生……”

短期大学都只是勉强念完的日高健费了好大力气,才明白来者在做平民口述史方面的研究。

“我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脑子现在这么差……”日高健从冰箱里取出放了几个月的饮料——还是上次孙子来看他的时候买的,端到他们面前。

“那就从您人生中的大事讲起吧,一定有很多值得回忆的吧?比如结...

 
 k
17 Apr 2014

[K/迦羽]同归(七)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阳光煦煦,花影婆娑。长巷尽头,来自东方的游客们纷纷仰首拍照,赞叹着异国的古老街巷,拙朴与精巧糅合得何等自然,一如石墙上攀附盛开的蔷薇。而石阶上方半掩在阴影里的少年与女郎,又像是从巴洛克风格油画里走出来一般鲜明美丽。

被这般注目的迦具都可毫无绮思。仅仅是略一分神——他承认那群游客里一个长发的背影让他瞬间失了神,面前以金边黑扇掩口的女子已经手腕一翻,在双镯撞击的轻响里移开了扇子。

鲜红的双唇微启,做出一个索吻的形状,唇齿间却衔着一支吹管。细如牛毛的银色毒针随着微弱的气流飞出,准头虽有,力道却不够足,迦具都略一偏头便躲开...

13 Apr 2014

[K/迦羽]同归(六)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羽张迅和陌生长者的视线交汇了片刻,对方先移开眼神,自顾自向电梯间走去。羽张迅在最近一间病房门前驻足,稍稍侧身,佯作不经意观望门口的名牌,视线扫向门上玻璃映出的影子:

两位同样西装笔挺的男人正在电梯口处等候,一人接过年长男人手中的病历资料,另一人按下了最内一部电梯按键,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合拢的电梯门后。电梯数字不断变幻,最后显示出“停止运行”的红色字样。

羽张迅微微蹙眉。房门在他面前忽然打开,手捧输液托盘的实习护士站在门口,略有些局促又不得不装出威严的样子:“先生,请出示您的探视牌。”

十五岁的“羽张先生”以万人难敌...

07 Apr 2014

[K/迦羽]同归(五)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迦具都若无其事地回了家,照常吃饭、剥豆子、打包蔬菜、洗澡、睡觉,并没有向伯父伯母透露傍晚的境遇。躺在三叠大小的阁楼里,夜气潮闷,草席黏热,在窗外隐隐传来的雷声中,他做了一个清晰的梦。

梦里他又回到了故乡的“地狱温泉”旁,水雾蒸腾,热浪扑睫,硫磺味的泉水咕嘟嘟泛着连串的水泡。向泉眼的深处看进去,是不断变幻的红色,像是沉沉灼烧的岩浆,又像是飞腾炽燃的烈焰。一个女人的影像在火焰之海中逐渐清晰,长发猎猎,衣裾漫飞,脸庞一半美丽如宝石雕琢,一半狞恶如凝固的火山岩。那双直视他的眼睛光彩熠熠,如此熟悉,像是开启了记忆最深最远处的那...

27 Mar 2014

[k/迦羽]同归(四)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迦具都和羽张迅在社区图书馆门口分开后,看看天色已过午,便骑车往回赶。脚上换了羽张的鞋子,绑紧鞋带,感觉干爽了许多,行路轻快不少。他的心情也如同此刻的天空,在漫漫翻卷的乌云之外,逐渐蔓延出一线明媚的阳光色泽。

——待到许多年后,换穿对方的衣服已经差不多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个小小习惯。

譬如在某个难得的休息日凌晨,羽张被医院的电话叫醒起身,迦具都有些朦胧地睁开眼睛,看着羽张利落地收拾停当,扣好衬衣的最后一枚扣子,在熹微曙色里俯身,双唇轻触。

他的衬衣羽张穿来略略宽大几分,衣上的气息却是一致的。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得见...

24 Mar 2014

[K/日榎]久违的事(五)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流水账

*本章继续涉及作者关于原著剧情走向的个人妄想

*前文见此


法务局有一项公务员福利:为过生日的职员发放蛋糕提货券一张,以及当天该职员打开办公系统时会弹出“Happy Birthday!”的祝福语。

当然,Scepter4的成员们过生日时还有一项额外福利。最近的一次是伏见和布施,因为生日只差一天,赶在一起过的,福利是淡岛副长亲手制作的双层夹馅浇料红豆蛋糕,烤过之后食堂的烤箱便报废了。

据说等着12月生日的日高晓的福利是无糯米赤饭馒头,体积比他的脑袋还大。副长试制了数次都未达到心目中的效果,于是申请将日高的生日会推迟一周举办。

但这些都因为学园岛事件而终止...

 
 k
17 Mar 2014

[K/尊礼]在人间

*13话后的原著背景小白流水账段子

*内含关于角色家庭的个人妄想设定,人名为杜撰

*出场人物: 宗像的兄长 vs. 周防的灵魂,OOC有


你承诺过的月亮 还是没有出现 

而我无眠,或者 我只是衣单天寒地 

替你多爱了一夜人间 

——摘自张子选《在人间》


宗像彦盯着满屏幕的报表打了个哈欠,转转脖子,放下鼠标去拿水杯。相临格子间的同事敲了敲隔板,伸长头颈探过来:“嘿,周末晚上有啥安排?”

“没安排,回家吃饭睡觉。”宗像彦脚一蹬地,将椅子转过来面向同事,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反正就我们三口人,怎么着都省事儿...

09 Mar 2014

[k/迦羽]同归(三)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迦具都迅速回头扫了一眼车后座,菜已经送的差不多,只剩顾客临时退货的一盒小番茄和芹菜,还不如最早送出去的白萝卜有杀伤力。他把雨衣一甩,赤手空拳跳下车来,顾不得一脚踩进了水沟,将有破洞的鞋子浸得透湿,正准备加入即将发生的战局,眼前出现了令他十分吃惊的一幕——

众位小混混整整齐齐地对羽张迅鞠了一个足有90度的躬。

为首的老大直起身来,对看起来也有点意外的羽张迅道:“多谢您的平安符,保佑我们在火并里没事!真是太神了!”

羽张迅眼睛一弯,貌似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谢谢惠顾。还有别的事吗?”

“还想请您为我们制作一些爱情符。...

06 Mar 2014

[k/迦羽]同归(二)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前文见此


剑道部的例行训练提前结束了,善条帮忙把刚醒过来的迦具都扛到了保健室。校医检查了一下,并无大碍,认为是血糖低的缘故,提供了一杯加糖的猕猴桃汁。

迦具都盘腿坐在保健室隔壁充作病室的检查床上,捧着杯子慢慢抿,善条在床边站了一会,大约是觉得和他也无话可说,嘀咕了一句“我先走了”就推门出去。

敞开的门映进夕阳的余晖,迦具都盯着地板上的光斑发呆,直到眼前投下纤长的影子。

羽张出现在门口,头发已用护腕带整齐束好,换上的制服也尚算妥帖,可能是匆忙赶来的关系,领口的第一枚扣子未系,手里提着迦具都扔在道场的几件物事:断了的竹刀,脏兮兮的...

03 Mar 2014

[K/日榎]久违的事(四)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流水账,本章微EG向

(一)见此

(二)见此

(三)见此


弁财和众人瞪视了一秒,缓缓回过头去。方才还紧闭着的办公室门漏进一线走廊的灯光,门口盆栽的叶子似乎抖了一抖。

“诸位都在用功啊。”年轻女子的清朗声音在办公室门外响起。道明寺迅速将薯片空筒划拉到桌子底下。

大门随声敞开,美丽窈窕的淡岛副长款款步入,众人的视线一起投向她的手上,见她并未捧着特制食物,无不暗暗松了口气。

“刚赶完报告,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没回宿舍。”淡岛道,“关于岗位考试,本来要明天用办公系统通知大家的,今天就提前透露下吧。”

“考试取消了?”日高两眼灼灼发亮。

“为了不占用正常...

20 Feb 2014

[K/日榎]久违的事(三)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OOC流水账

(一)见此

(二)见此

日高晓对相对论之类的东西本来是敬谢不敏的,但此时坐在金属笼子里,却无比真切地感到时间漫长,度秒如年。以前打游戏的时候,可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慢,只有在耳朵被老妈揪住的时候才会惊觉已经半夜了。

“你想上厕所吗?”龙哉同情地蹲在笼子旁边看着扭来扭去的日高晓。

“暂时还不想,只是腿坐麻了。”以日高晓的身高和腿长,这笼子的空间实在是有点逼仄。

“你可以这样。”龙哉席地坐下,轻松地将腿扳过肩高,“看过芭蕾舞演员没?就那种动作,有助于放松肌肉……”

日高晓依样抬腿,咣当一脚踢上了笼壁:“嗷!”

“……还是算了吧。”

“那个谁,有水喝...

 
 k
20 Feb 2014

[K/日榎]久违的事(二)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流水账

(一)见此


听得此语,日高晓踌躇了片刻,脸色阴晴不定。日高健紧张地看着二哥,他终于一咬牙:“走!”

还好,那家店还待在原位,门也还是原来的形状,似乎透出来的光线也并没有弥漫着异次元的粒子(这个词是兄弟俩在动画里看到的)。

日高晓的右手刚刚搭上门把手,大门哗啦一下敞开来。长发男孩平举着书包站在他面前:“你们是找这个吗?”

日高晓又差点从台阶上栽下去。日高健勇敢地鞠了一躬:“妖怪大人!您快放我们走吧!”

“什么啊?”男孩奇怪地看着他俩,“我把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打开了而已。”

日高晓哼道:“这么厉害还把我当小偷?”

“哦,你还纠结这个呢?”男孩展颜一笑,...

 
 k
19 Feb 2014

[K/日榎]久违的事(一)

*原著背景脑洞,日常小白流水账,相关人物家庭设定均为斗胆妄想


日高健九岁之前,一直认为大他两岁的二哥日高晓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文能徒手犬口夺食,武能单挑高年级阿飞,从二楼缓台往一楼跳眼都不眨,还敢和他爹叫板。

这个假设在那年9月的某一天被打破了。

那天风和日丽,天蓝如洗,当然不适合上课。哥俩顺理成章地翘了下午的音乐课和棒球部活,掮着球棒直奔学校后门的巷子。在吃了一肚子太鼓烧、枝仔冰、鲨鱼果冻之后,日高晓提出,不如去买几张游戏盘。以前这种有技术含量的事都是他们的大哥冒着挨揍的风险亲自做的,指挥玩游戏的权力自然也掌握在大哥的手中,如今日高晓敢于对大哥的权威提出挑战,日高健对二哥的崇拜之情...

 
 k
19 Feb 2014

[k/秋道秋]流行歌段子

因为一些流行歌歌词开的脑洞,小段子

秋道无差


【想起你说爱我到永久】


“道明寺君。”

“什么?”

秋山指指他的外套衣领:“虽然你很崇拜伏见先生,冬天还是把风纪扣扣上比较好。”

“我也想扣上啦。”道明寺抓抓头,“扣子不知掉哪了……”

“脱下来,我这还有备用扣,给你钉上。”

“哇,你还会这个?”

“以前在部队里学会的。”

道明寺接过缝好扣子的外套,还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多谢秋山!爱死你了!”

“就因为这?”秋山有点好笑。

刚好弁财也进来了,接道:“你就爱三秒吧?”

“说什么呢,当然是永远啦。”

“好啦。”秋山揉揉他的头发,拿起佩刀,“先走了,今天我当值外勤。”...

16 Feb 2014

[k/尊礼]午眠

#OOC突破天际#

#日常生活化流水账,13话后周防仍在世的设定#

#关于周防宗像的过去仅为脑洞妄想,博君一笑#


尽管已是正午十二点,阴沉的雨天毫无放晴的迹象,湿漉漉的寒意直透到骨子里。在这种天气下,即使是拥有炽炎之力的赤王周防尊,也感到湿冷的倦意无处不在,像贴在皮肤上未干的衣物。

周防将车停在宗像住的公寓的地下停车库,从后备箱里取出几袋食材,径自乘电梯上楼。

与冷静严谨的外表不符,青王宗像礼司并不是一个擅长照顾自己的人,工作忙起来更是如此,家里的冰箱简直是个摆设。周防尊虽然也不怎么会做饭,在看到他把泡面直接丢到装着冷水的锅里时,还是忍不住哼笑:

“呵,S4的室长大人还真是...

16 Feb 2014

[k/迦羽]同归(一)

迦具都玄示与羽张迅的架空同人,小白流水段子化,OOC有


 “同学,要加入剑道部吗?”

迦具都玄示停下脚步,从问话的男生手里接过一张宣传单,仰起头打量了那个男生几眼。高大魁梧的身材,剃得短短的头发,制服左胸口袋上规整地绣着“善条刚毅”的名字,站在路边好似一尊金刚力士。

“善条,这小鬼恐怕不行吧,又瘦又黑,拿得起竹刀吗?”另一个男生懒洋洋地开口。他制服敞着,露出里面不甚平整的衬衣,看不清楚制服上的姓名。

“盐津,这是羽张前辈的要求,对每一个经过的国一男生都要发邀请。”善条认真地回答。

“好吧好吧。你还真积极……可是这个点儿还没回家的国一小鬼没几个了吧?除了值日生,就是被教师...

16 Feb 2014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