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诗篇浑漫与,一生肝胆易开张

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Free!/宗凛]水长东

架空傻白甜小短篇,灵异设定,《神弦曲》和《不系舟》的前传


无星无月的午夜,庭院内静谧无声,长廊尽头的和式纸门上摇曳着烛光的影子。

室内老人和少年席地对坐,中间横放着一把形制古朴的长刀。刀身长逾三尺,笔直窄刃黯黯如水,镌刻着一行《妙法莲华经》里的铭文,正是妖邪恶灵望之丧胆的“莲华村正”。

实际上,这不是它的第一个名字。自它被山崎家的先祖锻造以来,为洗清斩杀恶灵时附着其上的怨魂戾气,已历经七次重铸更名,正如凤凰涅槃,每一次重生都更为锐不可当,鬼魅辟易。

“山崎宗介。”老人双手捧刀,庄重地叫了少年的全名,“赐汝莲华村正,不负先祖之名,不惜汝身之血,除恶务尽,莫惧莫疑!”

名叫宗介的少年...

28 Sep 2014

[Free!/宗凛]不系舟

傻白甜小短篇,处理灵异事件的特殊警察设定,《神弦曲》之前的故事


“小姐,可以睁开眼睛了。”

温柔的声音响在由纪子的耳畔,她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古金币和玉石交错串成的璎珞从发顶一直垂到肩膊,孔雀绿描绘的眼梢斜飞入鬓,唇染珠光,宜笑宜嗔。

那个平凡的高中女生像是消失在镜子里了,取而代之的,是妆扮一如埃及壁画的高贵美人,衔珠饮金的克里奥派特拉,足下生莲的纳菲尔媞媞——

她近乎被眩惑地站起身来,伸手向彬彬有礼的侍者,语气也带了几分持重:“舞会就要开始了么?”

“是的,请往这边。”侍者扶住由纪子的手臂,少女纤细的手腕上缠着一条蛇形金钏,宝石镶嵌的眼珠熠熠发亮。


“弥赛...

06 Sep 2014

[Free!/宗凛]神弦曲

*架空小短篇,处理灵异事件的特殊警察设定,傻白甜欢乐向


“客人,上车吗?”

加班到深夜的我正在寒风中一筹莫展,一辆出租车恰到好处地停在身边。司机剃着光头,身材魁梧,手上戴着一串佛珠。我踌躇了一下,刚要打开车门,瞥见后座上坐着一个身穿琉璃青色和服的女子,停下了动作:“您车上已经有客人了呀。”

“啊,那是我太太。”司机笑道,“我一个人晚间出车她不放心,非要一起跟来。”

后座上的女子抬头对我笑了笑,她眉眼细柔,发髻齐整,唇上一点胭脂,端的是旧京风度的美人。我稍稍放松了些,坐进了副驾驶的座位。车里放着似曾相识的佛乐,依稀在上周末去的一座古寺里听过似的,使我的心情更平静了。

“您信佛?”...

26 Aug 2014

[Free!/宗凛]鱼龙舞

*傻白甜小短篇一枚,特别刑警架空设定,故事背景虚构较多

“山崎先生和松冈先生?欢迎……请把行李放在车顶。”胸前挂着接机牌的司机英语虽带印度腔,却是出乎意料的流利,他从衬衣口袋里抽出一支圆珠笔,在捏皱的接机客人名单上找出“山崎宗介”和“松冈凛”的名字画了个记号,看了看面前神情愕然的两位大学生模样的旅客,抬手一指别克车的顶部,上面已经摞了几个贴满标签的行李箱,“车里空间不太够。”

限坐7人的商务车内挤了十来个异国旅客,有举着手机拍照的,有低头翻《Lonely Planet》的,有就着矿泉水吞维生素的,俨然一个小联合国。有一位腿上还放了个笼子,里面卧着一只懒猴。

“谢谢,我们还是自己拿着吧。”

23 Aug 2014

[Free!/山崎宗介个人]共此灯烛光

日常小段子一枚,通篇对话流水账,想写一写决定转学回老家时的宗介,也是出于个人理解做出的一点诠释。由于原作未交代宗介家庭情况,有较多关于角色亲属的个人原创妄想二设,特此说明。


冬季天黑得早,厨房窗子上薄薄凝了一层水雾。电饭锅“工作中”的红灯闪烁,米饭的香气渐渐四溢。公寓的厨房不算太小,但冰箱门大敞四开、灶上锅碗铿锵,再加上手忙脚乱的兄弟俩就显得局促。

“会洗碗不?先在水槽里注满水……”哥哥在冰箱里翻来翻去,“没想到你能来,还真没什么现成的菜。”

“我只看到水槽里注满了脏碗。”宗介挽起袖子找洗洁精,“你都不收拾的吗?”

“没时间。还是学生时代悠闲!考完试了吧?”

“嗯,已经放假了。”...

19 Aug 2014

[Free!/宗凛]一身孤注

傻白甜小段子一枚,个人妄想有。


“你即使不能做我的爱人 

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王冠”(*注


山崎宗介宣布退役的记者招待会上,有位初出茅庐的实习记者询问:“山崎先生告别游泳界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事先提供的通稿中并未体现,众记者屏息静气,都希望从中挖到些关于奥运冠军的猛料。山崎宗介轻轻一笑,答道:

“去履行一个诺言。”

与此同时,比他早一年退役的松冈凛也在抽空看采访直播,同样对这个回答感到云里雾里。回想起自己当时提供的通稿里,直接就把未来意向抛了出来:

“准备开一家专门的康复机构,为运动员的伤病情况提供专业心理辅导和辅助训练。”

这个答案估计也...

16 Aug 2014

[Free!/宗凛]长日夏凉

写一写两人小时候吵架后的场景,仍然是小段子一枚,流水账,打打闹闹的轻松向。原作未交代的人物设定为笔者妄想。


“我哥说他不在家。”江趴在窗台上对宗介喊,为了扩大效果,还把双手圈在嘴边。

“他这招一年级就用过了!”宗介有点恼火。

“他本来就不在家嘛。”江委屈地回答,“下午收拾书包去奶奶家了。他说不管谁来找,一律说他不在。”

宗介把书包甩在一边肩上,转身走开了几步,又回过身问:“你怎么没去?”

“奶奶家没电视!”江停了停,忽然问:“你也想去玩儿吗?”

“我干嘛要去啊,不是没电视吗?”

“可是我哥在啊!”江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我画个地图给你。”

江笔下的“地图”内容包括:公交站...

13 Aug 2014

[Free!/宗凛]相息

看了第七话预告后设想了一下两人吵架后重新对话的场景,小段子一枚,口水话,轻松向。


凛洗完澡去洗衣服,发现宿舍公共投币洗衣机坏了,他只好从走廊一端折回来。宗介抱着衣服从他身边走过,看样子是奔着同一个目标。凛没有开口提醒,径自回房间找出洗衣盆,去了公用水房。

由于各宿舍都有卫生间,水房平时几乎没人用。学生们一致认为,公用水房的保留是总舍监大人对他青春光景的缅怀,或许可以追溯到明治时代也说不定。虽然不常用,水房还是打扫得很干净,白瓷水槽擦得泛亮光,两面墙的镜子对映出无数倒影,年深日久,镜面水银有些剥落,映像也不那么清晰。

凛拧开水龙头,倒点洗衣液,把衣服泡上,站着等了一会儿,开始一件件搓。...

11 Aug 2014

[Free!/宗凛]悬崖的婚礼(短篇完结)

非常短的架空短篇,特殊警察设定,情节背景纯虚构,枪械格斗bug有,ooc与傻白齐飞


松冈凛十九岁的生日令他终身难忘。

他不到十七岁成为鲛柄行动组的组长,两年后过五关斩六将通过鲸津特种大队的选拔,拿云心事,少年春风,字典里从来没有失败二字。而入队一个月后,生日当天恰逢与队长首次格斗比试,就扎扎实实地领略了一回下马威。交手仅仅几招,软肋和胃部猝不及防地遭袭,剧烈的疼痛使他整个人都一时站不起来。

“记准了,反面教材。”队长兼教官山崎宗介笔挺地站在松冈凛旁边,训练服随意敞开露出里面的迷彩T恤,视线扫过一排神情各异的新人,如十月肃肃霜风,“我们要的不是花架子,是一招毙命,顷刻生死!——两人一组...

09 Aug 2014

[Free!/宗凛]日常小段子集合C

傻白甜,妄想和私人设定较多,ooc不可避免,亲情向描写有

集合A    集合B

段子之六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在飞越云层的夜班飞机上,刚刚沉入睡眠的山崎宗介感到旁边有些奇怪的动静。

他睁开了眼睛。已调成平置的座椅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穿着一身式样略嫌老旧的日式学生装,正低头翻阅散放在枕边的英文报纸。

宗介坐起身的同时迅速回忆了一下头等舱的旅客形貌,似乎登机时并未见到这样一个孩子。头顶的灯光已经调暗,他看不太清这个男孩的长相,但总觉得似曾相识。

见他醒来,那男孩倒也没有吃惊或不好意思的神色,大大咧...

06 Aug 2014

[Free!/宗凛]继续日常小段子

仍然是忽然开脑洞的产物,打打闹闹的傻白甜日常,对话到底,妄想较多,ooc有

前面的

段子之四  肃肃宵征

(关于“下铺派”的猜测,原著中未交代的比赛设定为笔者虚构)

宗介和凛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代表佐野游泳俱乐部参加市里的比赛。以往每次参赛都能当天往返,那次由于比赛时间临时更改,需要在赛场近处多住一晚,教练帮助协调了附近学校的几间宿舍。

对于小孩子来说,初次在外住宿总是感觉很兴奋的,但洗漱完毕、困意袭来的时候,俩人不得不面对上下铺如何分配的实际问题。这间宿舍因为位处走廊折角,房间本身就是个不甚规则的五边形,床铺的摆放也就比较特别,两边都不挨墙。

“凛,你喜欢上铺还...

04 Aug 2014

[Free!/宗凛]日常小段子

忽然开脑洞的产物,傻白甜,对话到底,ooc有

#可能有后续#


段子之一 某一个良辰佳日

原作未交代的人物家庭设定为笔者个人杜撰

“诶?哥哥你看,那不是宗介吗?”江一直很小心地护着头上的新蝴蝶结不要歪,转头也尽量减小幅度,“哇男孩子也能化妆吗!”

凛正在和不太舒服的新衬衫和吊带短裤较劲(总担心裤子会掉下来),抬头看见了宗介,不禁笑出声来:“头发怎么梳成那样啊!”

好在对方没有听到。

七岁的婚礼戒童山崎宗介陷入了“头上的啫喱水好难受”“皮鞋好硬”“西服好热”“为什么脸上要擦粉!!!”的无尽烦恼之中,暂时无法接收外界的其他信号。亲戚朋友们倒是啧啧称赞:“啊...

29 Jul 2014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