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日榎]久违的事(四)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流水账,本章微EG向

(一)见此

(二)见此

(三)见此


弁财和众人瞪视了一秒,缓缓回过头去。方才还紧闭着的办公室门漏进一线走廊的灯光,门口盆栽的叶子似乎抖了一抖。

“诸位都在用功啊。”年轻女子的清朗声音在办公室门外响起。道明寺迅速将薯片空筒划拉到桌子底下。

大门随声敞开,美丽窈窕的淡岛副长款款步入,众人的视线一起投向她的手上,见她并未捧着特制食物,无不暗暗松了口气。

“刚赶完报告,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没回宿舍。”淡岛道,“关于岗位考试,本来要明天用办公系统通知大家的,今天就提前透露下吧。”

“考试取消了?”日高两眼灼灼发亮。

“为了不占用正常上班时间,改到本周日了。”

“不是……下周三……吗……”道明寺举起翻开来的台历,下周三的日期上画着一个骷髅头。

淡岛嫣然一笑:“题目已经出好了,愿意的话明天都可以考。”

日高环顾四周绝望的眼神,将心一横,慨然起身问道:“有没有重点能透露一下啊,世理女士!”

“所有都是重点。”

“那为什么婚姻法、入籍制度、注销户口流程也要背……”

“身为法务局户籍科的一员,这些规章制度都是应知应会的。”淡岛转身走向门外,又回过头来,“室长将视大家的考试成绩,来定夺是否设立每月例考的制度。”

办公室里骤然万籁俱寂。

片刻后,趴在角落里睡觉的布施摘下耳机,抬起头问:“方才有人来过吗?”

“副长来通知考试改到本周日。”道明寺音调平平地说。

布施露出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果断地点开播放器,看起了肥皂剧。

“我说,咱们得想个办法。”道明寺起身合上布施的电脑,坐到桌子上拍了拍手,示意大家看过来,“否则就会每月都要忍受考试的折磨。”

“吸引副长的注意力让她不能专心监考吗?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日高大义凛然地一甩头。

“我倒有个办法,只是……”道明寺瞟了一眼弁财。

“我又怎么啦?”

“你比较讲原则……不过还好,最讲原则的秋山君没在。”道明寺一把抓起了榎本的手,像拳击裁判一样举了起来,“我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里了!榎本,你能进入副长的电脑看考题吗?”

“咳,这个我们中学时候就试过了,轻松拿下。”日高得意地说,“多亏阿榎,我才顺利通过了毕业考!”

“只要她电脑有联网,应该可以。”榎本有点犹豫,“但……”

道明寺环视办公室:“不算室长和副长,特务队一共9人,到场5人,秋山君出任务,加茂请事假,五岛在宿舍,伏见先生好像忙很重要的事去了。5除以9是百分之……哎呀,反正半数以上同意!放手干吧龙哉!”


“出乎意料的顺利。”榎本露出自豪的笑容,“副长电脑里的文件夹实在是太整齐有序了。”

日高凑拢来一看,想起自己电脑里半桌面的“新建文件夹”、“新建文件夹(1)”、“请示:.doc”“报告.doc”"aaa.doc",不禁肃然起敬,顺便提了个肖想已久的问题:“阿榎,能找到副长的便装照不?”

“不能。”榎本斩钉截铁。


秋山下夜班回来,一开宿舍门,便见到目光炯炯的诸位同僚挤坐在宿舍里,齐齐抬头看着他。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又低头看了看制服,都没什么异常:“怎么了?”

“秋山!帮我们做份标准答案吧!”道明寺双手捧上一叠打印好的试题。

“这哪来的?”

“副长的——”日高半句话噎在嗓子里,被榎本一脚踹了回去。

弁财庄严地回答:“我们自己划的重点。”

秋山将信将疑,还是接了过来:“好吧,什么时候要?”

“明早行吗?”

“应该可以。”秋山翻了翻题目。

道明寺激动地扑上来,一把将他抱得双脚离地:“全靠你了!”


考试成绩出来后的晚上,击剑机动课特务组的领导班子以下成员齐聚道明寺宿舍,每人的脸上都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

“居然……避开了……副长电脑里的所有题……”道明寺喃喃道。

“别提了,每月一考看来是少不了了。”榎本严肃地在他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百利甜。

“尽管这样,咱们还是要敬阿榎一杯!”日高豪迈地举着酒杯站了起来。

大家稀稀拉拉地鼓了鼓掌,没精打采地喝了酒,开启了其他的话题。

“对了,听说下下周要安排夏日合宿?”加茂忽然问道。

“诶你咋知道的?”日高坐下来夹菜。

“我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加茂现出凛然的笑容,“不管怎样的食材,都会在‘加茂流’的刀法下迎刃而解!”


若干天后,Scepter4的全体成员在海岛沙滩上团团围坐,圆心是:被淡岛副长击昏的旗鱼一条,头带乌帽子、身着狩衣的加茂一名,佩刀一把,料理筷一双。

“加茂,拔刀!”


TBC…

后文见此:http://haishangzhouyao.lofter.com/post/2feacc_f4039c

20 Feb 2014
 
评论(1)
 
热度(9)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