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日榎]久违的事(三)

*原著背景脑洞,小白OOC流水账

(一)见此

(二)见此

日高晓对相对论之类的东西本来是敬谢不敏的,但此时坐在金属笼子里,却无比真切地感到时间漫长,度秒如年。以前打游戏的时候,可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慢,只有在耳朵被老妈揪住的时候才会惊觉已经半夜了。

“你想上厕所吗?”龙哉同情地蹲在笼子旁边看着扭来扭去的日高晓。

“暂时还不想,只是腿坐麻了。”以日高晓的身高和腿长,这笼子的空间实在是有点逼仄。

“你可以这样。”龙哉席地坐下,轻松地将腿扳过肩高,“看过芭蕾舞演员没?就那种动作,有助于放松肌肉……”

日高晓依样抬腿,咣当一脚踢上了笼壁:“嗷!”

“……还是算了吧。”

“那个谁,有水喝吗?”

“啊,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榎本龙哉。”

“我叫日高晓……咱就别介绍了,帮我弄点水好不,你那美味棒怎么是辣椒味的?”

“哦,老实说从打买来我还没吃过。”榎本爽快地承认,从电脑桌上面的架子拿下一瓶矿泉水,试图塞进铁条缝隙,“不行,塞不进去。我直接打开给你喝?”

“嘴能伸出去吗?我又不是鹤。”

“嘴伸不出去,水进来不就行了?抬头!”榎本拖过椅子,脱下鞋跳上去,找了个正对着日高晓的位置,旋开瓶口,高举手臂,哗哗地倒将下来。日高晓猝不及防,被浇了一头湿。

“行了!有你这么消遣人的吗!”日高晓一跃而起,脑袋撞上了笼顶也不管,“本来被扣住就够郁闷的了,你有完没完!”

榎本赶紧收了手,有点发愣地站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满脸怒气的日高晓。店堂里没有风,他垂在脸颊边的头发随着呼吸轻轻飘动,笼顶的铁条仍然往下滴着水珠,一声一声。

榎本愣了一会,从椅子上跳下来,鞋也没穿就跑进了店堂后面。日高晓一肚子火地掀起上衣,胡乱擦着头发和脸上的水。过了一会,听到榎本重又在笼子边蹲下来,敲了敲铁条:“吃冰淇淋吗?”

“又往下倒?”日高晓脸蒙在衣服里,闷闷地问。

“不是啊,”榎本舀了一勺冰淇淋,小心翼翼地将小勺从铁条缝里探进来,“过来。”

日高晓放下衣服,和榎本面面相觑,怔了怔,凑过头,乖乖咽了一口。


“吃冰淇淋吗?”榎本抱着厚厚一摞参考资料,径自走到日高的办公桌边。

自那时相识至今快十年了,每当看到日高心情不好,榎本都会问这句。

“没,心,情。”日高一字一顿地说,往椅背上一仰,“还有五百多页一眼没看呢!”

“我已经放弃了法规条例部分。”道明寺边说边欢快地吃着薯片,作为无视办公室管理条例“不得在办公区域吃零食”的最好注解。

“我之所以加入S4就是为了摆脱高考啊!”日高抓头,“谁能想到工作了还有考试!”

“哎你不是说为了追求美女吗?”道明寺把第三个薯片空筒摞起来,“看我吃了一米二高的薯片!”

“未成年人就别掺合这些了。——咱这不叫考试,准确说叫击剑机动课特务队专业技能大比武。”弁财搅着速溶咖啡,“日高你昨晚在办公室复习了通宵?”

“想不通宵也不行,我的床被五岛占了。”

“他干嘛?放讲义?”榎本把冰淇淋放回办公室一角的小冰箱里,继续翻着笔记。

“不是,他通过罗盘,算出我的床的位置适合供奉摩利支天,考试之前都不能撤下去。”日高掏出终端机,调出一张照片。

大家一起凑拢来,但见一尊相貌奇诡的三面神像傲然端坐在日高的床铺上,身披璎珞,宝相庄严,枕头的位置还摆了七只树脂做的小猪。

“那个什么天后面的东西是……”道明寺使劲辨认。

“那是他自己做的弁财天像,因为没买着现成的,据说可以保佑口试顺利过关。”

“哦!我说怎么和弁财一个发型呢!”道明寺恍然大悟。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弁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觉得拜这些都不如拜室长靠谱。”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地盯着他的背后。


TBC……

后文见此:http://haishangzhouyao.lofter.com/post/2feacc_e0f9bf

20 Feb 2014
 
评论
 
热度(9)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