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POT/柳生仁]无猜

NPOT第82话后的脑洞段子。


失去意识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仁王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晚上了。头疼欲裂,嘴里发苦,喉头弥漫着血腥气,重伤的左臂反而麻木到无感。脚踝似乎也有伤,涂了药,触感凉凉的。耳边是忽近忽远的人声,判断了一会才知道是医疗室的护士,在向谁交代着什么。

“谢谢。“是柳生的声音。

仁王想起自败组归来之后,还没和他说过几句话,就重新投入到训练里去了。那天其他几组双打搭档都高兴万分,柳生看着自己的第一句话却是:”脸上的绷带怎么回事?“

两个看起来最不搭的人,却是最默契的搭档。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奇怪,连分开的时候都不觉得异样。白天与迹部共同在球场上拼杀的时候,拥在看台栏杆边上情绪激昂的队友里也没有他。只在视线扫过的一刹那,看到人群后面,静静坐着的身影。

”仁王君,请把药吃了。“还是柳生的声音,“别装睡,眼皮动了好一会了。“

”被发现了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仁王半撑起来,一口将送到嘴边的药水吞了下去,又栽倒在枕头上。

”轻点,右手还输着液。方才幸村君他们都来看过你,晚课时间到了才回去。我托真田君给我们请假了。“柳生坐在床沿搅着什么,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有条不紊。

“晚课是数学?你都没有上的必要了吧?“仁王眨动着睫毛,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简直不能相信,在自己对迹部说”如果是手冢国光的话,死都要打出这一招“时候,看台上那一声破了音的“住手,仁王!“真的是这家伙吼出来的么?忽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了解柳生了。

”吃点东西。”柳生把仁王扶起来,端起碗试试冷热,忽然想起什么,“你左手不方便吧?“

仁王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牛奶,又躺下去:”我觉得吃了会加重病情。“

“那你想吃什么?“柳生笑笑。仁王很了解,一般说来,这种万分温文的笑容意味着没得商量。

大半天水米未进,脱力之后还是没什么胃口,仁王想了一会:“……有饭焦的茶泡饭?“

仁王的挑食也算名声在外了,而且没人捉摸得到他究竟爱吃什么,每次想吃的都不一样。大约只有柳生知道,他喜欢和烤肉一起烤的蔬菜,喜欢牛肉盖饭里浸了汁的米饭,喜欢栗子大福的馅,喜欢把蛋糕掰碎了泡在热饮里。

“丸井君拿来了巧克力蛋糕,要吃吗?“

”嗯。“仁王看着柳生将布朗尼掰开,浸在牛奶碗里。这种吃法被热爱甜食的丸井奚落为”猫饭“。左手固定着夹板,右手插着输液针,如果再埋下头去吃,可就真是猫吃法了啊——仁王正想着,热气扑上脸颊,原来是柳生舀了一勺递到嘴边。

咽了几口甜食,好像力气也回来了,仁王忽然冒出一句:”柳生,这也是‘日行一善’吗?“

”你说是就是吧。“柳生从碗里舀出一个核桃仁,可能是觉得扔了不太合适,很自然地吃了。

”……比吕士。“

”什么?“

”你早点回去睡觉吧。“

”好。“柳生答应着,放下碗,看了看输液瓶滴下的药水,“我就把这当成是欺诈师的一个新谎言吧。”


17 Feb 2014
 
评论(4)
 
热度(40)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