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尊礼]午眠

#OOC突破天际#

#日常生活化流水账,13话后周防仍在世的设定#

#关于周防宗像的过去仅为脑洞妄想,博君一笑#



尽管已是正午十二点,阴沉的雨天毫无放晴的迹象,湿漉漉的寒意直透到骨子里。在这种天气下,即使是拥有炽炎之力的赤王周防尊,也感到湿冷的倦意无处不在,像贴在皮肤上未干的衣物。

周防将车停在宗像住的公寓的地下停车库,从后备箱里取出几袋食材,径自乘电梯上楼。

与冷静严谨的外表不符,青王宗像礼司并不是一个擅长照顾自己的人,工作忙起来更是如此,家里的冰箱简直是个摆设。周防尊虽然也不怎么会做饭,在看到他把泡面直接丢到装着冷水的锅里时,还是忍不住哼笑:

“呵,S4的室长大人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

作为回报,宗像以行云流水般的手法将调料包砸在了周防的头上。


周防打开门,空空荡荡,家用清扫机器人忠实地按设定程序履行着它的义务。周防有点烦躁,摁下了停止键。

缉捕违法超能力者也是S4必须履行的任务。今年棘手的任务格外多,宗像已经连续几天在不眠不休的工作,其他属下也都在加班加点——周防从自己麾下二把手那得到的消息,那位常来喝特制马丁尼的女下属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正当这时,响起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周防回过身,几乎是下意识地将门外的人一把揽住,顺手拽上了门。

宗像的头发和制服上带着湿润的雨水气息,眼镜片也蒙了些雾气。周防亲上他冰冷的嘴唇,并未得到预想那般热烈的回应,宗像浅浅地回吻了一下,低声说:“让我睡一会。”

周防低笑:“你不会就想睡在玄关吧?先把鞋子脱了?”

“嗯。”宗像一边脱靴子,一边掏出终端定时间,“四点钟还要回屯所开会。”

周防哼了一声,宗像解下佩刀递到他手里:“拿着。”一边解风衣扣子一边走进客厅,躺在沙发上的同时将风衣往身上一盖,摘下眼镜放在茶几上,几乎瞬间就沉入了睡乡。

原来的打算泡了汤,周防从食材袋子里拿了个汉堡吃了,回到客厅,席地坐在沙发边上。宗像睡得很沉,睫毛的阴影也遮不住眼睑下的一片青晕,脸颊微微有些凹陷。睡着的时候,平素的英气与锐利收敛了,清秀的轮廓还似少年模样。

周防摸摸他的头发,指尖张开了赤红的圣域,温暖地笼罩下来。他看见宗像的嘴角微微挑了挑,小小地转侧了一下身体。

似乎这样也很好。周防破例地没有点起烟。温暖的手指轻轻地描摹精致的眉目。

他们经历了太多的动荡,背负了沉重的过往,也曾将自己的生死毫不犹豫地交付给对方。他曾感受过对方剑刃穿透身体的冰冷,也曾在长久昏迷后的苏醒时分,看到宗像泛红的眼角。

说起来十分有趣,两个所有亲密的事情都做了的人,却在前不久才了解对方的身世:


“叫我一声哥哥好了,”周防坏笑,手指顺着对方汗湿的头发,“我就不计较别的事了。”

宗像反而沉默了。周防怔了怔,低声问:“先洗个澡?”

“好。”

洗过澡之后,周防在床头柜抽屉里摸了摸,只有一盒做成香烟形状的草莓糖。周防抽出一支叼在唇间,掀开被子将宗像裹了进来:“有事想说?”

“先说说你过去的事吧,周防。”宗像破例地没有和他斗嘴,也没有用惯用的敬语。

“我?好像没什么可说的啊。”周防靠着床头半坐起来,让宗像靠着他的胸膛,“我外公是混道上的,本来想让我妈好好读书嫁个好人,结果她十七岁就生了我,我现在也不知道我爸是谁。我妈在我很小时候就死了,外公也懒得管我,我是在他手下,也就是出云他叔叔家里长大的。”

“你倒没有学一口大阪腔啊。”宗像玩着周防的手指,将他食指上的戒指脱下来又带上去。

“我整天都在外面溜达,哪有工夫学他们说话。——后来我外公也死了,我高中毕业,就出来和出云、十束他们一起组建Homra。”周防又抽了一支糖条,“之后的你都知道了。你呢,宗像?我想你肯定是那种大户人家的少爷吧。”

“什么?”

“就是那种,家里有巨大的庭院,开车绕一圈都得一个小时,院子里种的都是特贵的花啊草啊,还有枯山水盆景。有几十上百个穿着统一制服的仆人,每天排成一队伺候着,吃的饭都装在描金的漆器里,吃饱了没事就在樱花树下弹琴喝茶打游戏什么的。”

宗像忍不住笑了,从周防的角度,也能看见他左边唇角微微露出的虎牙,不禁伸手去摸了摸,宗像小小地咬了一下他的指尖:“你肥皂剧看多了吧?我也是出生在东京普通人家的啊。”

“哈?”周防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骗谁呢,青王大人。”

“赤王大人有何指教?”

“第一,你没过过普通的学校生活,连学园祭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参加过合宿。第二,你既没有吃过路边摊和快餐,也没有进过游戏厅。第三,你这种老头子一样的茶道爱好和让人烦的规矩是普通人家教的吗?”

“哦呀,看来阁下的脑子里不是只有草莓牛奶。”宗像轻轻地说,“因为在我过这样的生活之前,已经被他们放弃了啊。”

“放弃?!”

“嗯。我的父母和哥哥都是很普通的人,而我从小就……和他们不太一样。我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能力’的存在,而那个时候,我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不到两岁的时候,母亲心爱的茶杯被哥哥碰到地上摔碎了,我第一次运用了我的‘能力’,让碎片复原成一个完整的杯子并重新回到桌上。母亲和哥哥都……奇怪地看着我。”

“然后?”

“我记得那天父亲下班回来,母亲很紧张地告诉他这件事。父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小职员,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之后这样的事越来越多,哥哥渐渐地不敢接近我。尽管父母做了叮嘱,我是个‘怪物’的流言仍然在邻里间不胫而走。再后来,带着兔子面具的黄金氏族来到了我家,传达了黄金之王的意旨,具备特殊能力的人需要由专门机构管理和培育,不能放任他们在普通人中生活。”

周防亲了一下宗像的发顶:“他们带走了你?”金色的眸子里隐隐燃起了怒火,他记得当年安娜在“研究机构”里是怎样被对待的。

宗像点了点头:“是的,我在远离人群的机构里度过了十六年。直到石板选中我成为青王,我才重新回到普通人的世界。之后的你也都知道了。”

“你的父母和哥哥怎样了?”

“他们都还在世,过得还好。父亲已经退休,哥哥接替了他在公司里的职位,已经成家了。——父母和哥哥都是很善良的人。”

“善良?把自己的亲人随便交付出去的算什么?”

宗像低声道:“他们有他们的难处。当他们无法承担的时候,也只有将这份负担舍弃的能力。”

“家人怎么是负担呢?是他们根本没有接纳你的那份心。”

“所以我要建造一个能够接纳‘负担’的世界啊。”宗像手心贴着周防的脸颊,“即使是在沙堆上建城堡那么困难,也要努力的建造和守护。——也接纳你,破坏之王,混乱而无序的存在。”

作为回应,周防吻了他的额头。

许久之后,周防问:“什么时候有空?去银座逛一逛。”

“阁下亲自导游么?那真是荣幸之至。”宗像抚摸周防乱翘的头发,“我可以点单么?”

“当然。”

“那我想吃咖喱饭。”

“哟?S4的食堂里没有么?”

“好像……没注意。”

“哦我明白了。领导是不屑于吃普通职员的食物的。”

“只是没有时间多做选择而已!”

“好吧。顺说,怀石料理真的很难吃啊。”

“不懂得欣赏食物真味的野蛮人。”

周防咬了一口对方的肩头,满意地看着一圈牙痕:“谁说我不懂欣赏?”


周防从回忆里拉回思绪,看看终端机的时间,已经一点多了。宗像仍然睡得很沉。周防想了下,索性将他抱进卧室,帮他松了衣扣和腰带,让他睡得更舒服一些,自己也在旁边躺下,拉过毯子盖上,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闹钟的响声将两人同时吵醒。宗像睁开眼睛,先对周防笑了笑,然后探手去够东西。

“找眼镜?”

“嗯。”

周防想起来眼镜还在客厅。他下床去取了眼镜,回来看宗像还有点发困地坐在床边,衬衫扣子也没有系好。这副迷糊的表情在青之王的脸上真是千年一遇,周防忍着笑将眼镜递给他:“要吃东西么?”

“不用了,中午吃了便当。”

“喝茶吧。”

“哦呀?阁下何时学会的手艺?”

周防口中的茶,也就是将袋泡茶用饮水机里的热水冲开了而已,宗像还是坐得端端正正地连喝了好几口,像是精力都恢复过来一样,微笑道:“多谢。”

周防舔了舔嘴唇:“不如晚上好好地回报。”

宗像娴熟地抓住他头发往桌上一砸:“只想着冲动的野蛮人。”

冲动的野蛮人趴在桌上嘀咕了一句:“你该回屯所了吧?”

“是啊。”

“我送你。”


end

16 Feb 2014
 
评论(3)
 
热度(19)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