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深情不易(十四)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十三)

十四 在你身后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天光已经完全暗下去,不远之外死亡的危险仍在处处潜伏,杀戮混乱,血腥弥散,武器尚未冷却,而此刻时间化为静止,两人仿佛凝固成石。落在掌心伤口上的碰触轻得似有若无,却比灼热的痛楚更为鲜明。喻文州用嘴唇细致地去找扎进刺的位置,像是吻遍写着生命秘密的掌纹。黄少天一直凝视着他。

喻文州终于抬起头,黄少天在黑暗中伸过手去,指尖擦干净他唇上沾的血渍。

他们静默地对视了一瞬,喻文州回握住黄少天的手腕,把他拉进怀里。

拥抱带着点发狠,像是要将对方嵌入自己身体一样紧密,胸口相贴,心跳相闻,彼此的体温都感受得清楚。黄少天环住喻文州尚还单薄的肩背,在他耳边轻声笑道:“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要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枪声让他们迅速分开。两人静静藏匿在林中听着可能的动静,喻文州忽然转过头,亲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我知道啊。”

“专心点儿。”


枪声从河上传来,但并不连贯,伴随着更为嘈杂的人声。黄少天沉吟片刻已经想见,在这里是没有基本的规矩可言的,正如他曾听闻的故国传说中的养蛊,最底层的毒贩为任何可能的利益相互搏杀,自己的命一样是赌场的筹码。这或许也是他们方才的短兵相接没有引来更多帮手的原因,那几个人的死并没有激起预想中的风浪,其他的蛊虫仍然在自己的领域活动着。

喻文州凝神听着渐渐逼近又远去的人声,伴随着挣扎声响和血滴下来的声音,一向从容的他也稍稍有些惊异:“毒贩们居然绑架了一个从外面来的人。”

“这好像不大符合他们的做派吧?”黄少天和他靠近一点,分辨着黑暗里的声音,“什么人值得他们费这么大周折?这种散乱型的组织,要分出人手来看管可不容易。”

他们耐心地等待到对方走远,从藏身之地出来,喻文州在地面上捡起掉落的零散东西,有踩碎的镜头盖,扯掉的拉链头,还有一路滴下来的血迹,看得出伤势不轻。他们两人都有从脚印辨认体型的经验,这里土地松软,留下的痕迹更为明晰,对身高和体重都能做出基本预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人应该和你,确切说是你的同事打过交道,他是关于‘上校’的情报可靠提供者之一。我和他也算见过吧。”

“哟,你现在总算不说您啦。”黄少天轻声笑,“这位是什么来头?我觉得对我们倒不算坏消息。”

“他对外的身份是自由摄影师。不过他总能‘恰到好处’地拍到别人不想让他拍到的东西,不管是官场,还是黑道,这也是他长期在两者之间都吃得开的办法。”

黄少天迅速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点点头:“其实上校和他的势力被扳倒,和这位摄影爱好者提供的情报关系确实很大。这位为了避风头,也需要离开城市一段时间,亚马逊河与世隔绝,和他职业算是完美契合。但他偏偏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他得罪的人可不是会乖乖藏在山洞里等着猎手上门的。”

他这句话意有所指,喻文州也笑了:“说守株待兔更确切一些,你肯定也能预料到,我们不会那么容易遇上真正的目标。但能把‘领地’水搅浑也不错。”

“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个时候绑架?其实要复仇的话,直接给那人一枪就完事了,我觉得啊,你从前的上司也不会是随便泄愤就给人动私刑的人。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绑者手里还掌握着另一方的东西,正好能为他所用。”黄少天捏起脚印里浸过鲜血的泥土,“我希望他运气好一点,多撑几天,这明显是脚部贯穿伤,感染危险太大了。”

“这地方只能给他喂点古柯或者鸦片了。”

“顺着痕迹找吧,其实我还有件事一直没问你。”黄少天站起身,“现在你伤也好了,终于可以不打击你的自信心了。”

“嗯?”

“咱们在那个庄园遇上之前,你营造了死亡的假象吧?不过还是把自己弄伤了,不够利索。”

喻文州笑了:“对,但我知道上校先生肯定不会信,所以他之后仍然调动了最后的力量来堵截。”

“嗯,换我也不会相信你那么容易死的。”黄少天似乎很随意地说,“以后也不会。”

(十五)

TBC

*《流浪歌手的情人》歌词:在你身后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在四季传唱

18 Jan 2017
 
评论(17)
 
热度(257)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