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深情不易(七)

架空年下短篇,虚构设定 (六)

七  一错再错的  这故事才精彩

黄少天用臂肘推开门,一手托着满满一大盘食物,一手提了一个冒着热气的茶壶,壶柄上卡了一串鲜红的瓜拉纳果实,外壳破裂,露出黑白相间的种子活像眼睛。

他们这间房间形状狭长,天花板又高,大概是为了消弭一些热带的暑气,陈设更是能多简单就多简单。一只细长的蜥蜴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黄少天随手揪了粒果子打了下它的头,自己在桌上把东西放好,见喻文州并没待在床上,听见浴室里的水声,随手在门外敲了敲:“哎,注意伤口别沾水了。”视线没有离开窗外的区域。旅馆前的空地上停了辆背包客常开的迷彩吉普,下楼之前还不在那里。

过不多时,喻文州擦着头发出来,衣服也从头到脚换了。沾了血的旧衣服扔在地板上,他蹲下身去摸索藏在内衬里的东西。黄少天余光瞟到动作,并不发问,心里却有点纳罕,不知道那一角小纸片有什么门道,总不会是什么护身符吧。

“这些够不够你吃的?”黄少天指指桌上,他吃得快,喻文州刚吃了一半,他已经一边喝茶一边用骨头拼小人了。

喻文州点点头,放下刀叉,顺便指点了他一下:“那一块比较像腿。”

“是有点。”黄少天扯了一片沙拉里的菜叶子充当小人的草裙,擦擦手,“看来你没时间吃完了。”

他们对望一眼。热带雨林的腹地是没有绝对的安静的,动物和植物或生或死,发出的声音不分昼夜,永久不息,但此刻房间之外却像是有另一种声音,沙沙地响在地板上,一刹那间居然衬出一种不祥的安静。与其说是用耳朵感受到,不如说用是血里火里打滚过的直觉感受到。

黄少天露出近乎张扬的笑容:“虽然吃饱了就运动容易得阑尾炎,但客人来了,不招待也不行……”

话音未落,他一手从腰后拔出KF-9AMP,一枪将脆弱的门板轰个对穿!

摇摇欲坠的门外先探进来鲜血淋漓的半身,果然方才的声响是死人被拖动发出来的。对手将旅馆老板的尸体当做掩护,接连扫了一排子弹,擦着他的耳际钉进墙壁。黄少天并未做多少犹豫,一边闪避到火力点的盲区,解决掉两个主攻手,一边抽出自己的另一把SIGP229扔给喻文州:“会吧?”

喻文州动作没他快,但准头相当不错,直接命中了用尸体挡着自己那人的左眼眶,大口径弹的作用此刻十分明显,半个头颅都被轰飞开来。黄少天没再说话,他一向单人行动惯了,随身武器很有限,备用弹夹不想浪费,一脚将窗框踹了下来,回手一扯喻文州,从二楼跳到地面,落地的一刹已经被枪口指住。

车内当然留得有人,他这一手反应也绝对不慢,但他遇上的是黄少天。他快,黄少天更快,抓住了他因不能掩饰的得意而略略放松的那一瞬间,子弹打碎了半边胸骨,血沫喷溅。这人一时没有死透,手里的枪乱打了一串出来,跳弹在墙壁上火星飞迸,黄少天肩膀也受了弹片无规律弹跳的伤,他碰了碰,不以为意,跳上了喻文州已经发动起来的车子。

“你猜还会有多少人?”黄少天活动了下胳膊,袖子上洇开了一片暗色的血迹。

喻文州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冲上坑坑洼洼的简易路:“现在猜这个还没有意义。有个好消息倒是可以告诉你,车里还有两把M4。”

“坏消息你不用告诉我了,听到有人追上来了。”黄少天从副驾位置上探手够到M4卡宾,吹了声口哨,“装备就不能更新一点吗,这是北约战争时候用的吧!”

另一辆车已经追了上来,在车道都不能算的窄路上逼近。车里只有一个人,摇下车窗的一刹那看得清他的亚洲面孔,脸上有一大块烧伤的痕迹。喻文州抿紧了唇角控制车速,让他试图打轮胎的几枪全部落空。两车交错的时候那人显然看清了喻文州,用中文喊了一句:“你还活着啊?小师叔。”

黄少天微微一怔,动作仍是丝毫未有迟疑,抱着枪转了个方向,卡宾枪枪口直接从驾驶位的窗口伸了出去,他整个人也几乎和喻文州身体相贴,在对方瞄准喻文州的一瞬间,连发子弹打断了他的颈椎。车在惯性作用下仍然向前直冲,直到撞上了弯道处的古树,那一刻死者的头才摇摇晃晃掉了下来,血喷满了挡风玻璃。

似乎追兵已经暂时被摆脱,两人都没有说话,又开出去很远一段,基本能确定暂时甩掉可能的危险,黄少天才说:“喂,换一下,你看看车的导航,别又被人盯上。”

喻文州踩下刹车先问他:“肩膀有事没?”

“还好。”黄少天看定他,唇角如有笑意,眼睛里的光却是冷的,“你又在撒谎。我可不知道在‘家族’里辈分这么高的人会被真正边缘化。”

TBC

(八)

*《我爱你,再见》歌词

05 Jan 2017
 
评论(20)
 
热度(298)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