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海非深

架空西幻小段。前文见海山依约

“你给过我的东西,我也要还回来才是。”喻文州吻上黄少天的嘴唇。

突如其来的浅浅碰触让海妖有些惊讶,但他很快给予同样热度的回应,手臂圈住喻文州的脖颈,像渴求水源一样吮得更深。喻文州情不自禁地吻得更温柔,小心地揽着他的腰,避免碰到背上的伤口。

阳光正好,海波摇曳,岩壁上投下的影子都像漾着金色的水纹。

光影在地面上移了很远之后,二人的嘴唇终于分开,舌尖还带着陌生的甜蜜触感,但彼此都不感觉突兀。黄少天看定喻文州问:“这是人类的习惯?我想不只是像我对你做过的那样,用来在塞壬同族之间分享力量吧!”

“可以这么说。”

“那你会对其他人这样吗?”

“就像你不会轻易和同族分享力量一样,我也不会随便和别人这样做。”喻文州答道。

“看来我还得适应适应……”黄少天若有所思,凑过来亲了下他的脸颊,看看喻文州的眼睛,换一边再亲一下,“不过现在的感觉不错。”

亲吻让海妖的嘴唇现出了原有的血色,喻文州稳住他的身体,看了看脊背的伤处,他的自愈能力比人类要好很多,肩胛下已经不再流血。

“你要躺一下吗?”术士解开自己的长袍,“可以给你铺着。”

“这就不用了,对塞壬来说石头地就足够舒服。”黄少天往下滑了滑,枕着他的腿侧躺下来,“而且我觉得,我可能不喜欢穿衣服。”

“但你要到大陆上去的话,就不能这个样子。”喻文州还是把自己的袍子给他搭上,手指顺着海妖的头发抚过眉心,指尖微微发烫。

黄少天低声笑了起来:“我知道,其实这些年我也会去看看人类的船。还看到过你,你不知道吧?”

年轻的术士稍稍有点惊讶。

“给我讲讲这些年你在大陆上的故事,我再告诉你。”海妖扬起脸对他眨了眨眼睛,瞳孔里的光采变幻不定。

“这话还是我对你说过的。”

他们初相遇时,黄少天就是现在的模样,而喻文州还是个几乎被海水吞噬的少年。

“有没有好一点?人类管这个叫吻。反正就是同族之间分享一点力量吧,虽然你不是很纯粹的同族啦。”海妖将嘴唇从少年的额头上移开,摸摸他汗湿的头发。暗青的鳞片从指尖延伸到手臂,是与人类不同的特征。

喻文州还有些发怔,显得很有点孩子气,海妖顺势弹了一记他的额头:“我也不会轻易和同族分享力量的,你发什么呆啊。要不给我说说你为什么来这边好了,总不会是你主动要献祭海神的吧。”

“当然不是。”喻文州低下眼睫笑了,“要不,给我唱首歌,我再告诉你。”

“这是随便唱的吗?不要得寸进尺啊!”

“好吧。我为了寻找塞壬的踪迹而来……”

喻文州伸出手腕给尚不知道名字的海妖看。他的手上一样有着鳞片的印记,但比对方要淡许多。这是隐藏在血统深处的秘密,也是他被剥夺术士学徒身份的缘由。但支持着他独自来到这远离人烟的海角的动力,并不像其他人想的那么复杂抑或有所贪求,他只是对待真相比别人都要执着而已。

现在他所寻找的就在面前,但还不是驻留的终点。

“所以你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海妖给他理了理半干不湿的袖口,方才喻文州给自己施了个弄干衣服的小法术,“接下来你要去哪儿?”

“我也没有想好,总之是在大陆上继续游历,自己学习术法吧。”喻文州郑重地回答,“如果我活得足够久,总有一天能再遇到你。希望那时候我能找到让自己自如地飞和游泳的办法。”

“你的塞壬血统太不纯粹,也只能依靠其他的方式了。”海妖也不隐瞒。

那一天的夜里他被送回了岸上,月下的海水浮光荡漾,变幻莫测。张开双翼的塞壬身影在夜空中一瞬而没,夜色中无法看清羽翼的颜色,投下的影子也在海潮中消失了。

喻文州在沙滩上坐了很久。他确信他听到了缥缈的歌声,传说中可以让水手迷失方向甘心就死的歌声。

而在那之后的经历,他正一点点地向枕在自己膝头的海妖讲起。精魅盘踞的森林和吞噬旅人的泥沼,坏脾气的矮人把守的岩窟;繁华的市集上,驯过的猴子偷窃客商的钱袋和夫人的首饰;藏匿着无数秘密的暗巷里,一杯酒可以换一个秘密;吹着笛子的流浪者在深夜穿行过宁静的村子,主妇慌张地放下护窗板,不让孩子们听到那声音;金箔装饰海神雕像的大船,舵手在驶过凶险海面的时候将护身符衔在嘴里——

“船上还有会跳舞的姑娘。”黄少天似笑非笑地应声,看着喻文州了然的神色。

在这片大陆上,术士的身份通常是令人恐惧的。但商队对这位帮助他们解决了危险的年轻术士还算尊敬,也不吝惜旅程中该有的饮宴。在驶过有着暗礁的海域的时候,乐声并没有停息,甲板上的歌舞仍在继续,灯烛明照,传说这也是令海神欣悦、让迷惑人的海妖退避的方式。

头发上装饰着珊瑚珠的姑娘将海螺酒杯捧到术士的面前,用最甜柔的声音劝他,即使不和她跳舞,至少尝一尝她的酒。而这个风仪美好的年轻人让她和她的同伴们都失望了,他笑容温和,但拒绝得也很坚定。

当船终于平安地驶过传说中海妖盘踞的水域,所有人都在向海神祈祷,只有术士默默地站在船舷边,在近乎刺骨的夜风里寻找一闪而逝的、记忆中出现过的塞壬的歌声。

“原来真的是你。”喻文州眺望着岩洞外的漫天晚霞,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消磨了这么久的时间,“但我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还以为是其他的塞壬,或者是我的幻觉。”

“我已经说过很久以来就没见过别的塞壬了——除了你。”黄少天看着他,直到喻文州把目光收回,“再说我也没法多做停留,想和你跳舞的人那么多。”

“可我谁也不会答应啊。”喻文州俯下身,吻他的眼睛,“这里早就被你封印住了。”

他握住海妖的手指,点一点自己的额头。

END

07 Dec 2016
 
评论(14)
 
热度(263)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