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结终始

架空撒糖小日常之一,《无此欢喜》的后续

“你在L大吗?我上午去本部科研院盖几个章。”
“在,要不中午来我家吃饭?”
“好啊。”
黄少天离开电脑去厨房看了看,冰箱里有一只冻了些日子的生鸡,还有几个青椒。正琢磨要不要下去再买点菜,门铃已经响了。
“这么快?”
“给你发消息的时候已经办完事了,想着你要是不在,我就直接回院里。”喻文州身上带了些外面的寒气,站在门口笑着看他。
“在家录期末考试成绩。”黄少天伸了个懒腰,“你们大一时候也上高数吧?”
“上啊,基础数学物理几门都是在本部上的。”喻文州换了鞋进屋,“要帮忙做饭不?”
“其实我挺想露一手的,出国几年做饭水平突飞猛进,文能包饺子,武能煮饺子……但回来之后又掉回起跑线了。”黄少天进厨房的同时看了看手机上现查的攻略,往裤子口袋里一塞,把“顽固不化”的鸡放到锅里,加了葱姜,直接用冷水煮。
喻文州洗了手过来:“这是要做什么菜?”
黄少天用锅盖把鸡爪子按下去:“白切鸡。你把饭煮了吧,我一会儿再煎青椒。”
“那一会我来切。”
“行不行啊?我看你也不像做过饭的样子。”
“可我会解剖啊。”喻文州在水流声里应道。

黄少天无声地笑了笑。室内的水汽凝在窗玻璃上,将窗外的冬树衬得模糊。日光并不明亮,透过层层薄云映下来。
“我怎么觉得你的毛背心看着特不合身?”
“还好吧,我爸的。也没时间买衣服。”
喻文州淘好米,煮上饭,黄少天挽了袖子洗青椒。
“你手机响了。”喻文州靠在料理台上说。
“帮我拿一下,我手上都是水。”
喻文州伸手去他口袋里拿,这一动作几乎和揽着腰差不多,黄少天稍微僵了僵,站直看屏幕:“我们教务。估计又在催成绩录入。”
“帮你接吗?”
黄少天眨眨眼睛:“不接,待会儿再说。其实我已经录好了,但还没有在系统里提交。”
喻文州忍着笑把手机放一边:“鸡要煮多久?”
“好像是八分熟,也就是筷子插进去没有血水,你看着办吧。”黄少天把青椒排在砧板上,拿菜刀拍扁,“这个虎皮青椒特别好做,都不用切,这么一煎加点盐就行。我出国的第一年经常这么做青椒,再不就和同组的印度兄弟学煮咖喱,乱七八糟的蔬菜放下去。”
“挺不容易的。”喻文州低声说。
“其实还好,吃烦了的时候就想想以前吃过的好吃的——虽然这么想有点傻。”
“就只想吃的?”
听他语气近乎戏谑,黄少天眉头一扬:“想什么呢,我出去可是奋战PH.D的,不是去想什么人的。”
喻文州揭开锅盖,拿筷子按了按,看看鸡的熟度,语气像是在闲闲说着无关的事:“今天去办盖章的时候,想想也一年多没来L大本部了。大一大二的时候每周都来上课,还是在你们学院的楼。有门课在晚上,下了课九点多,出教室的时候总有个挺傻的想法。”
黄少天静了一瞬,也没有追问,转过身,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比起几年前的记忆,目光里多了沉稳和成熟,但里面的光亮仍然是他熟悉的,星辰一般的。
喻文州关了火,走到他的面前。厨房空间本来就不大,几乎心跳可感,呼吸可闻,说出的话也像是贴着耳际:
“那时候总是忍不住停一会,好像你真的会从楼梯上走下来似的。后来不在这里上课了,但有时候也觉得,如果回头真的能看见你。”
黄少天微微扬起下巴:“现在呢?”
喻文州捧住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个吻他们都等待了很久,相互的默契又不需言说,足可以让时间凝固在此刻,在水汽蒸腾的小小空间,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唇齿之间的低语。
许久之后,黄少天把喻文州推开一点:“你好像很有经验啊,回头是不是得交代一下。”
“我这几年可是奋战master的,不是练习这个的。”喻文州学着他的语气,把差不多凉透的白切鸡捞出来。

END

*题目来自:
百思缠中心,憔悴为所欢。与子结终始,折约在金兰。

18 Nov 2016
 
评论(15)
 
热度(258)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