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八)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七)

八 向前一步是黄昏
春天的L大校园在人人网、各种公众号的评选内都列入“十大最美校园”榜单,飞檐苔碧,映水花明,垂杨烟絮,绿草地上永远有几只神气十足的流浪猫晒太阳。
黄少天刚从实习单位回来,一下公交直接和喻文州约了个地点。他这学期课仍然不少,但这份实习是项目导师直接介绍的,名头响亮,工作氛围也还不错,因此一直坚持了下来。不过由于单位性质是隶属于政府机关的,上班要求着装正式,这一天也来不及回宿舍换衣服,一身衬衫领带地走了过来。
喻文州坐在海棠花下的长椅上看书。这一片海棠树很有年头,开得蓬蓬勃勃一如云霞。黄少天稍微舒了口气,因为今天喻文州穿的也是附中那身正装校服,这下谁也别笑话谁。
他自己一路走一路就把领带扯了塞在电脑包里,衬衫扣子解开两颗,袖子卷起一点,这才觉得不那么别扭了。喻文州还是衬衫平平整整,穿在他身上确实很出挑。
“今天学校什么活动啊?”
“校园开放日,为中考招生做准备。”
“啊……时间过得可真够快的。”黄少天在电脑包里摸了摸,掏出两盒酸奶,“这个给你,算是食堂福利吧。”
“怎么多出这么多呀。”
“咳,我们组里好几个人的,全堆给我了。”
黄少天说的也不夸张。他长得不错,工作也利落,又不是闷着撞南墙的性格,很受同事喜欢。
喻文州拿了题目问他,黄少天讲了一会,从包里找出保温杯喝了点水,又想起来:“今天老师们也都是这身吧?黑西服?”
“不是,老师们的衣服是灰西服,黄领带。”
“哟,换了新的。这配色有点怯吧,感觉是从卖房中介过渡到了农展会代表似的。”
“不知道啊,大概寓意辉煌吧。”
黄少天笑出声来:“你还挺逗。”
喻文州把本子合上:“今天的问题应该就这么多啦。” 
黄少天点点头,但谁也不想起身。夕暮温柔,落花飘卷,远远传来校广播站开始播音的序曲,开头是一首老歌《野百合也有春天》。 
黄少天凝神听了一会,侧过脸笑道:“这是老魏给我们表演的招牌节目,还特陶醉,仅次于副校长的《发如雪》。” 
“魏老师上周校本课上也给我们班吹口琴来着,但不是这首歌,没听过。” 
“估计是有代沟吧?什么歌,你还记得调子不?” 
喻文州想了想,吹了几句口哨。黄少天跟着旋律也吹了两声,小声唱了出来:“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迎着风儿逐浪迎彩霞……原来是《船歌》。老大真是个罗大佑的fan。中学时候他带我们去香港竞赛,特意溜号去了趟皇后大道。还好你们没听过他用普通话唱《皇后大道东》!” 
“那你会唱吗?”喻文州眨下眼睛,“原版的?”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黄少天哼唱了一句,“别笑啊,我白话唱歌比说话标准。从前外公外婆在的时候,还能说得更好点。去香港的时候,我给他们当义务翻译,最后两边都没懂,只好讲英语了。——还有别的问题没,要不咱们坐在这像两个等上课的MPA学员。” 
喻文州松了领口扣子,笑一笑:“这一次就没有了,期中考试的错题都问过了。” 
“你期中成绩确实又有进步了,”黄少天认真地说,“再往后估计都用不着我讲题了。” 
“那我能申请一件事吗?” 
“什么?” 
喻文州手指在折得整齐的成绩单上一划:“如果期末成绩可以上升到这个范围,想请你答应一件事。” 
黄少天微微一怔:“什么?” 
“到时候再说,为难的话我就不要求了。” 
“好吧!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就好。” 
“比如呢?” 
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比如帮你追女生,在宿舍楼下摆蜡烛做个造型什么的。” 
“您这是传授点经验吗?” 
“这个话题打住。”黄少天站起来,“也不早了,走啦走啦。” 
喻文州也拿了书包站起身,两人正好是不同的方向。黄少天挥挥手准备离开,喻文州忽然回身,伸手在他头发上摘下什么东西,扬扬手,原来是一片落花。 
明明没认识太久,不知什么时候这小孩比自己还高了啊。 
黄少天沿着一径花树走回去,黄昏像是永远不会结束,又像是下一瞬就会沉入夜晚。 

TBC

(九)

*《伤心太平洋》歌词

07 Nov 2016
 
评论(20)
 
热度(215)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