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四)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三)

四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黄少天的考试周比室友们都要繁忙。他这学期选的课多,再加上辅修也有考试,连着几天都是考完一门随便吃点什么,骑车再去别的教学楼考另一门。

但他并没有取消周五晚上的课。因为附中也要考试,晚上的KFC人还不少。从室外一身寒气地进来,食物的暖香的确让人感觉舒服。喻文州看来已经到了一会儿,面前的咖啡都不冒热气了。

“你没吃饭吧?”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地问了同一句话。

黄少天先笑了:“我吃完了,你要是没吃就去买,我先坐一会儿。”

“我也吃过了,要不帮您买点什么吧。”喻文州站起身,“之前每次午饭都蹭您的,也得回请一回。”

“行,那我不客气了。一杯圣代。”灯光之下,黄少天眼眸熠熠,如有流金。

喻文州的草稿纸和错题本还摊在桌面上,第一次课后他也学到了黄少天的习惯,草稿纸一折四,正反面正好一共八面。“每面对应卷子的一面,你们的考试卷子不也是两页八面么?这样检查的时候也方便看做题步骤。”

这一办法在他的同学里倒没有推广开来。郑轩大一时候考数学分析曾经创下发的草稿纸用完了,掏出一卷卫生纸接着写的奇迹。负责监考的两个助教都站在旁边围观,先还是怕他在里面夹带小抄,后来纯是欣赏一卷埃及纸莎草卷的诞生过程。

喻文州买了圣代和小份薯条,黄少天接过来问:“你们下周一考?咱们再从头把知识点梳理一遍?”

“我自己已经整理了,你先休息会吧。”喻文州把黄少天在翻的错题本拿过来。

“那不行啊,这等于你吃亏了,我也不能白拿钱不干事。”

“我有题随时问您总行吧?”喻文州夹了根薯条在手指间。黄少天瞟一眼,喻文州迅速把它塞到嘴里,这时候才显得有点孩子气。

黄少天笑了笑:“我也没那么累。”

“你脸色都发青了。”

“睡觉有点少而已,这学期比较地狱模式。”黄少天用薯条蘸圣代吃,“我打算大三把课全修完,大四时间更充裕一些,毕竟申学校什么的也有得忙。——你寒假有什么打算吗?”

“我爸要到过年那七天才能放假,可能那时候回老家。”喻文州想了想,“不过我不打算寒假里再补课了。”

“你还挺坦率啊,都不客套一下。”

“您寒假里肯定有别的安排,不能因为我被打乱了。”喻文州波澜不起地看着他。

“我其实也没什么安排,我爸要短期访学两周,我得准备MCM,我妈还计划全家自驾出去玩,我说那不就咱俩换着开么,我爸连车里音响都折腾不明白,还是找个近点儿的地方吧。估计也是过年前后的事儿了。”黄少天指节叩下桌子,“打住,怎么变成聊天了?”

喻文州心领神会,在自己嘴上做了个封口的动作,埋下头做题。


全部考完黄少天回家彻底休息了一天,睡的天昏地暗。晚上父亲回家才把他叫起来:“你教的那个小喻考的不错,小喻说他爸挺高兴的,想请你吃个饭。”

“爸,您都说乱了。”

“哦,主要是他们都姓喻……你教的那小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叫合适,小小喻?”

“您能不那么有创意么,他叫喻文州。”黄少天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清醒了一些。

“对,明天晚上吃饭。”

“您也去啊?”

“我去干嘛,你们俩的事。”

“不是,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黄少天嘀咕了一句,好在黄教授没太注意,在手机里翻了翻:“有地址的短信我转给你了,小喻说他侄子没联系上你。”

“啊,我今天开飞行模式了。”

黄少天划开手机看了下,正看见宿舍小群弹了条消息,问明晚正好全体考完,和女生宿舍聚餐都谁去。黄少天想了想,回了一条:“学生家长请吃饭,不去了。”

马上两条回复:“腐败 啊”

“见家长???”

“卧槽你们能不能抓重点!”

(五)

TBC

*俞心樵诗: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后来成了歌词)

02 Nov 2016
 
评论(22)
 
热度(238)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