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无此欢喜(二)

架空校园短篇,年下,流水账。(一)

二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

每次家教的学费都是喻文州自己带来。黄少天倒不缺这点收入,每星期讲一次课也耽误不了他多少时间,很快习惯了周六一早等喻文州来上课,一起吃午饭。他先前没问过喻文州家住在哪里,过了一个月才偶然知道,想一想到L大的距离,不禁吃了一惊。

“你家这么远?赶上早高峰公交也得一个半小时吧?”

“还真不一定,如果能挤上地铁就快一些。”

“那你不说,早知道就不用周六过来了。”

“没事啊,我也习惯早起,还能在车上背背单词。”

“算了,还是换个时间吧,你这工夫都花路上了。平时上学放学也这么长时间,没考虑换个地方住吗?”

“那边房子是我爸挂职单位给安排的,他上班近,再换也不方便。”

黄少天琢磨了一会,找出自己的课表给喻文州看:“你看,我周二晚上是课题组例会,周一、周四晚上有课,要不你每周三和周五放学后联系我,咱就在你们学校外面的肯德基讲题吧。你进步还是有一点的。”

“算是吧,月考终于低空飞过了。”

“嗯,虽然这分看着揪心,其实比起之前已经不错了。不过也不要骄傲!”

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忽然凑近他的脸看了看,飞快地闪了回去。

“怎么了?”

“没事没事,刚才看见你外眼角有点发亮,还以为你感动哭了呢。原来是个疤啊。怎么弄的?这位置可够危险的。”

“打架打的。”

“你?看不出来。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先做着题。”

过了会儿黄少天回来,拿起自己的台历做记号:“咱们上课还得改时间。我就知道团委书记打电话没好事儿,主持晚会就不能发掘个新生么,大伙看我都快看烦了吧!”

“晚会?”

“新年晚会,各学院都会办,算是个传统。全校规模的一般只在校庆的时候才办。附中其实也有,不过你们叫游园活动吧,我记得就是猜谜拿奖品,下午就散了。——那这两周你就周五晚上找我吧,周三得排练。”

“嗯,谢谢黄老师。”

黄少天一手支着下巴想了想:“其实你可以叫我天哥,学弟们都这么叫。”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低下睫毛,笑意仍然照亮了眼睛。

“对了,中午还是在家里吃吧,我去看看有什么。”黄少天把挂在窗帘边上的水仙叶子拂开,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气。

“我来做吧。”喻文州放下笔,跟着他进了厨房。

黄少天从冰箱里翻出一盒羊肉片,一盒小黄瓜,一袋切面:“这三样你觉得能搭配吗?”

“一起煮应该能吃吧,就当涮火锅呗。”

“有道理!看你这么胸有成竹,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过了会儿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切黄瓜的手势就后悔了,但显然这只是个开始。他阻止不及,喻文州径自把芝麻酱直接倒进锅里,一锅汤水迅速地黏稠起来。

“你不是说你会做饭吗?”

“我在家也这么弄。”

“……算了,反正能吃。”


离新年晚会开始不到半小时,后台照例乱糟糟的,开场舞演员在排队型,化妆师在找粉扑,没赶上晚饭的在啃汉堡,试音响的弄得屋里说话都要对着喊。主持晚会对黄少天来说是轻车熟路,正在最后过串场词,文艺部长风风火火地进来:“天哥,外面有个中学生好像要找你。”

黄少天四处看看,从化妆台子上拿了几张入场券,又顺手拿了两个橘子,开门出去。为了配合今年晚会的主题“少年中国”,他穿的是一身中山装,头发弄得整齐,显得整个人都老成了几分。

晚会场地其实是教学楼的报告厅,后台门外就是通向安全通道的走廊,地上散落了一些彩纸碎屑,顶灯关了一半,窗外是完全黑下去的天空和远远近近的灯光,身后的门里是欢乐前奏的喧嚷。

喻文州站在影子里安静地看着他。

黄少天猝然迎上喻文州的眼神,怔了一怔,才开口道:“这衣服是不是特逗?别笑啊,一笑我该忘词了。你怎么找到的?”

“学校里有贴海报,写了地点。”

“那你要进去看一会吗?我这儿还有入场票。”

“好啊。”

“行,这个一起给你。”黄少天把橘子和票塞给喻文州,“从那边门进,当然也可以晚个十分钟,因为之前是领导讲话。你们那边活动刚完?”

“嗯,下午就没事了,和同学吃了个饭。”喻文州递过来小小一袋,圆滚滚的金色包装,“这个给您带的,今天游园会的奖品,巧克力。”

“谢啦,晚会完了再吃吧,现在吃了过会嗓子该齁哑了。”黄少天接过来塞到口袋里,“我先进去了。”

前奏的音乐已经开始。他打开门,在漏出的暖黄灯光里回头对喻文州一笑。

两三个小时的主持还是挺耗体力的,在台上的灯光里根本看不清台下的情形。晚会结束,黄少天和另一位主持人送走了老师,才有时间看看手机,也没有什么新消息,随手塞回口袋。报告厅里的观众还在从后门三三两两地离场,他靠在第一排桌子上,拧开水瓶喝了几口,看着灯从后往前一排排熄灭,渐渐空下来的桌椅似乎还有未散尽的热度。原本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一时竟觉得安静到空荡。

按惯例,新年晚会后学生会都要聚餐,师弟师妹们拉黄少天去吃烧烤,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推脱了邀请,自己竟也说不明白为什么。都知道这位师兄最是忙碌,学生会后辈们也没多作挽留,道了新年快乐便结队离开。

黄少天去卫生间洗了脸,用清水抓抓打了啫喱的头发,穿上大衣下楼。

最后的观众也已经散尽了,一层层的走廊灯光已暗,脚步的回响分外清晰。楼下大厅空空寂寂,四顾无人。

他走出楼门,外面只有一天一地飘卷的细雪。

(三)

TBC

*海子诗:

今夜我不会遇见你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

但不会遇见你

31 Oct 2016
 
评论(8)
 
热度(212)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