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红莲夜

架空小日常,背景虚构,大喻小黄有年龄差。前文见尘与灰

该系列其他文:独自去偷欢 两不知

 

“哎你说,我们以前还在哪儿有见过吗?”

送黄少天去机场的路上,喻文州没料到他会忽然问出这么一句,低眉一笑:“其实理论上应该见过。那年去过几次你家里来的。”

“实际上呢?”

“不记得啦。”

“靠!相术果然有道理!”黄少天拧开水瓶抿了一口,递给喻文州。

“什么术?”

“相人之术,从前管家阿公讲过好多。我就记得一条了。——看什么啊,开你的车,天机不可轻易泄露。”

喻文州也不答话,侧头看看黄少天,阳光映在他的眼睫末梢,衬得眼瞳幽深,一点笑意若有光蕴。黄少天弹了记响指,似笑非笑回看过来:“阿公讲,睫毛长的人薄情。”

“原来那天你想对我说这个。”

他们都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晚上。


其实第一次亲吻是非常仓促的,在渐渐暗沉下去的暮色里,在草木经一天太阳炙烤后散发出的微热气息里,身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怀里是恨不能抱得嵌进骨头里的人。喻文州甚至在黄少天的唇边尝到了略微咸涩的味道,那一瞬几乎能使心在越来越快的震颤里粉碎,在此之前他从未举止失度,从未忘记冷静,此刻却宁愿周遭天地坍塌,河川干涸,山陵毁陷,夕阳沉入深渊,群星沉入黑暗,而他和他沉入万劫不复、孤注一掷的温存。

谁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连喻文州都觉得脚下发软。天黑透了,黄少天揽着他的脖子不肯动。隔着单薄的衣服,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身体的热度。喻文州低低地在他耳边笑:“抱紧一点。”

“嗯?——喂你放我下来!”

黄少天这几年个子长得很快,现下两人身高差距不大,怎么说抱起来也有点分量。想到喻文州肩膀受过伤,黄少天更是想往下挣,换来一句耳边的低语:“你现在自己走会难受的。”

“……你很懂是吧?”黄少天的脸颊快要烧起来,想到自己的生理反应被对方知晓,心里滋味莫可描述,想生气又忍不住想笑。

“一点点。”喻文州直接把他抱到客厅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

黄少天用手背抹抹嘴唇,意乱情迷过后又恢复了喻文州熟悉的明锐眼神,像是能一直看进他的心里去。

“你别说对不起。”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被自己抓乱的衬衫,重又直视对方的眼睛,“是我自己愿意的。”

“我还真想说……对不起。”喻文州看着他,瞳中若有星辰,“从前让你难过了。”

“你不要太得意啊!”黄少天偏过头不看他,静了片刻,伸手去挡喻文州的眼睛,“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睫毛长?”

“怎么?”

“没什么。”黄少天挥开手叹了口气,“随便想想。”


停车场此刻很是空寂,喻文州看了看表:“要不上去喝杯咖啡?”

“不用。”黄少天开了副驾驶门下去,重又坐进后座,“你过来陪我坐会。”

喻文州抿着唇角解开安全带,关了车内音乐,解开领口扣子。打开后车门的一瞬,黄少天已经手臂缠了上来,带着点决绝和任性地咬他的唇角。喻文州揽住他细细吻他的额头,吻到眼角眉梢,吻到嘴唇,第一次吻之后两人已经渐渐熟悉了亲吻的滋味,身体相触的渴求也无法隐瞒。

“还好贴了遮光的。”嘴唇分开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轻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的车就有贴膜,没想到换了车还有这习惯?”

“想到你喜欢躺后座睡觉,麻烦点就麻烦点吧。”喻文州和他额头碰额头地低声说话。虽然说的都是和此刻的旖旎气氛不相干的事,却不知为何很容易再吻到一起去。这一方小小空间如同大洋里的孤礁,也足可容纳此刻的依偎慰藉,唇齿交融,肌肤相触,抵死缠绵。

喻文州在衣物的窸窣声中按住黄少天的手:“少天?你该不会想在这里吧?”

他的眼神里还有一丝清明,声音也哑了。黄少天不管不顾地往外挣,喻文州捧住他的脸,珍重地吻下来:“其实我也挺想的。不过现在还不行。”

“飞机赶不上就算了。”黄少天咬着下唇笑。

“那也不能在这个地方……再说,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喻文州近乎喟叹地轻轻吻他,“还是你怕我真的玩失踪?”

“都有吧。我有时候想,如果真能把过去都忘了也不错。”黄少天冷静了一些,眼眸如霜明秋水,撑起来给喻文州一枚枚系上衬衫的扣子,“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就是想想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你,总还有点不大习惯。”

“嗯。”喻文州帮他整理好衣服,手指拢过汗湿的发稍,“我也一样。”

“其实我记得以前见过你的。”黄少天凑过来亲了下他的眼角,“后来在这边第一次见,我还不太敢确定,毕竟从前那时候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就记得你的眼睛很漂亮。”

“你还真以为我不记得了?”喻文州含着笑意看他,“应该是那次,你家族的冷餐会,有个小孩儿蛮神气的,坐在楼梯拐角扶手上,叫我拿冰淇淋上来。”

“啊?”黄少天少有的回应不够伶牙俐齿,直到喻文州倾身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虽然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想法……不过,现在还说我薄情么?”

END

题目出处: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下一篇要不要小虐一记呢

20 Oct 2016
 
评论(24)
 
热度(249)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