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尊礼]并驱

架空小短篇,杜撰之处很多。

阴阳师世家之子周防和自学成才宗像少年时闹乌龙的故事


天宇澄澈,晚霞斑斓,成群的乌鸦飞返古旧庭院,一簇簇栖在枫杨枝头拍翅。庭中流水之畔,菖蒲花开淡紫,香气清远,竹叶折就的小船在水中漂浮。然而正坐其旁的四位长老并无欣赏兴致,面色几如身上的纯黑羽织一般。

众人目光的聚焦点,便是在乌鸦羽翼的暗影之中出现在枫杨树下的少年。

“周防家的长男,就是这般态度对待试炼么?”

名叫周防尊的少年从书包里掏出乌帽子,往头上一扣,勉强压住乱糟糟的红发,皱巴巴的狩衣下面还露出一截牛仔裤和运动鞋。大约这还不够证明他的散漫,周防尊迎着长老们的怒视,在口袋里翻来翻去,竟没掏出一张召唤式神的符纸。

为首的长老已经按捺不住,随手自水中抄起一枚竹叶船,捻诀在手,轻诵咒语。身畔的曲水新花瞬间被苍灰的浓雾遮蔽,无数指爪锋利的人面怪鸟自雾中遮天蔽日,带着刺骨的尖啸,向着周防尊直扑而去!

“烧了。”周防尊嘴角挑起一丝笑容,终于从书包里找出了他想要的:

一颗牛奶味口香糖。

怪鸟的拍翅声中,周防尊把糖往嘴里一塞,一边嚼糖一边将糖纸揉在手心,左手结印,念诵简短的咒语。在他的身侧,烈焰骤然升腾呼啸,群鸟如飞雪扑火,扭曲消融,化为不可见的烟尘。

火焰消逝,周防尊吹了个泡泡,习惯性地想从裤子口袋里掏烟,总算因为把狩衣掀起来不大合适而刹住了手。

长老们面面相觑,片刻之后,位列次座的长老才开口道:“这一咒术还是过于简单,既没有作法的仪式,也缺乏对式神的操纵。”

“……麻烦。”

“周防君。”第三位长老态度略见和蔼,但周防尊一听到客套的语气便皱起了眉头。

“按试炼的安排,仅仅施展小法术是不够的,作为未来的周防家主,阁下的能力还有待考验,才能维持好家族的繁荣和长久……”

“如果说我想要的‘家族’,不是因为血缘而维系呢?”一向在长老们面前懒得说话的周防尊难得地开口,语气带着讥讽。

第四位长老是其中唯一的女性,微笑和发髻一样僵硬:“没有家族荣誉之心的家主,恐怕也不会走得很远。——自视甚高又不切实际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五大家族的,我们可见得多了,年轻人总得跌几个跟头才明白一些道理,这也都是为你好。”

“夫人是说……”

“对,就是那个……”

“根本不是阴阳师家族出身的……”

周防对他们的窃窃私语没什么兴致。即使被认定为不合格的阴阳师,也无所谓。他的天赋本就不想用于维系冗长无聊的条条框框,如能不当这个家主,不必和一群无聊的老人整日开会喝茶、为对付“不听话的年轻人”竭尽心力,倒是得其所哉。

“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周防把书包甩在肩上,打火机滚落出来,被他一手抄住。

“请您等待收信吧,新的任务。”


所谓的“新任务”是为一幢据传常有恶灵作祟的宅子祓除不祥,这恰恰是周防尊最为头痛的。这意味着要消耗半天的时间在他最反感的念咒、做法、燃烧柏枝、挥洒清水等仪式上。

——何必纠缠这些,烧干净就是了。

周防尊把摩托停在街角的自动贩售机旁,点了根烟,走进连google地图上都未能标注的幽暗小巷。尽头便是那座建筑物,当年经济泡沫时拔地而起的无数房产中的一座,如今已显得陈旧脏污。

感应门早就坏了,周防尊直接踢开进去。空荡荡的大堂、破烂不堪的吊灯、蒙满灰尘的玻璃窗、地上被踏扁的赛璐珞娃娃,都透着不可言说的寒意。整座房子的格局不像外表看上去那般逼仄,大堂柜台两侧是延伸出去的走廊,两边均是紧紧闭着门的房间,一侧走廊的尽头是步行梯,式样老旧的大镜子横挡在楼梯口。

周防尊四顾一番,眼睛闪烁着熔金一般的光亮。

有声音。

那不会是流浪猫,应该是与自己身量相仿的“人”。踏地极轻,但也不是有意掩藏的偷偷摸摸。显然对方也发现了他的踪迹,循声而来。

能够演化出形体的恶灵,可真够瞧啊。周防尊指间夹着符纸,一步步向走廊尽头走去。两个脚步声慢慢融汇,他看见镜子中现出的影像:

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一手握着长刀形的物体,脊背挺得笔直,看向他的眼神清澈镇定。

“有趣。”周防尊丢掉烟头。

恶灵竟能演化出这样的形貌,在人类中也堪称出众;但那一丝不苟的神情实在是太容易让他想起那群老家伙了,只想给他个痛快。

对方以凛然的姿势拔刀,迎上周防尊施展的术法!

镜里镜外,相距不过咫尺。火红的烈焰与钢蓝的剑气对冲,大镜子一瞬间破碎成无数玻璃碎屑,如盛夏暴雨跳珠飞溅。双方的结界同时张开,避开可能造成的外伤,也在力量相抵之时,再一次对视。

“想不到恶灵能演化成这样的形貌,还带着劣质烟味。”对方一刀劈落,还不忘唠唠叨叨,尤其是竟与周防尊方才的想法不谋而合,令他甩出符纸的同时,也回应道:“这话应该我来说,你这种煞有介事的恶灵早该烧得无血无骨!”

“阁下能破坏我设下的结界,想来修为很深,竟也没有让您的说话略微文雅一些吗?”

“我最头疼装腔作势的说话!”周防尊避开对方的旋斩,另一张咒符在手中燃起,“烧!”

“哦呀?阁下竟然已经学到了阴阳师的招数?比我预想的要难斩得多啊。”那个恶灵闪避火焰的动作极为轻捷,似乎对他毫无影响。

周防尊意识到不对,稍稍一缓,对方的刀锋已经抵上了他的颈侧,露出了与他同样略有惊讶的神情。

“你是人类?”周防尊虽然有办法给他一脚把刀夺过来,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这样做。

“这话应当我问阁下。无论如何,私闯民宅也是违反法律的。”对方放松了一点刀刃,神情仍然戒备。

“喂!你把这鬼地方叫私宅?住这儿才显得和恶灵没什么两样对吧!”

“它固然不是我的住宅,但阁下又是为何而来?”

“被家族里那些老家伙派来的,说什么祓除不祥。我现在觉得这里第一邪门的是你,第二是那个打碎了的镜子。”

“我方才在镜子里看到的也不是自己。——这么说,阁下是阴阳师世家了?”

“……哈,就算是吧。我可没心思和你说什么礼数,这次就暂且互让一步好了。”

“这样不负责任的世家阴阳师,我可是第一次见到。”

“你看上去倒是能和那些老家伙谈得来。老实说,我也没想到世上还有其他人也会这种把戏。”

“很遗憾与阁下家中诸位长辈无缘一见。另外,您将天赋称为把戏,实在是令人不快。”

“啰嗦。下次见面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你怎么还不走?”

“既然阁下为祓除不祥而来,想来不吝展示一下世家阴阳师的祈神之舞风姿。”对方好整以暇地在楼梯上坐下,姿势的端正仿佛在神社一般,地上的镜子碎屑映出了无数影子,“宗像礼司有幸一见。”

“看来你还想打一架?”

“在此奉陪,不过阁下的名字总该告知一下。”

“周防尊。”周防看向初次认识的对手,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

多年后,世家与凡人阴阳师两大流派旷日持久的相持,自此而始!


END


题目出自《齐风·还》: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间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

感谢 @村上呆猫  猫君提供的诗和“英雄惜好汉,好汉爱英雄”(佳句!),愿诸事顺遂^3^

15 Apr 2016
 
评论(2)
 
热度(14)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