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K/尊礼]夜归人

双转世背景,短打小流水账。


今冬的第一场雪来得很晚。周防尊拐过街角的时候,天色近暮,地面薄薄积了一层素白。房檐上的积雪经风飞落,细碎的雪末沾上眼睫。他穿得单薄,却不显得瑟缩,单肩背一只空荡的旅行背袋,歪歪地粘着一枚褪了色的贴纸。

周防尊抬头看看天色,加快了脚步。他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到打工的温泉民宿,现下离车站还有不短的距离,更不要说下车后还要在几近无人的山中步行许久。长街寥落,静得似乎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

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清澈非常:“下雪了。”

周防尊习惯性地回头。身后街角空空荡荡,并无人迹。头顶落雪虽未止住,铅灰的厚云却在此时分开,露出一角明净的天宇,宛如刀剑发硎,耀人眼目。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脑海里“听见”这个声音,陌生,却不觉得怪异。似乎自他出生到现在的二十年来,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有时“听见”意义不明的只字片语,例如“拔刀”,有时“听见”他的名字。每一次“听见”的时候,他都暗暗带点期待地回过头,照例一无所见。朋友们不免好奇,周防尊若无其事。

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虽则外表英俊气势迫人,教人感觉不大好接近,其实周防尊令外人难以想象的秘密还真有那么几桩。比如他爱喝草莓牛奶而不是啤酒,习惯在固定的地方喂流浪猫,选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打工只为了能睡懒觉。

民宿老板他至今没见过面,只通过邮件一来一往,约略得知那是一处老宅,既非旅游胜地又非交通要道,一年到头上门的客人还不如来偷柿子的猴子多,所谓的打理其实也就是看守门户。

“关门大吉又似乎对不起可能拜访的客人,多亏有您才安心去国外旅游呀,周防君,请原谅吾家不够丰厚的薪水。作为额外的报酬,您可以随便泡温泉。厨房里的食材也不必客气,有足够的白米。”老板的语气带着自来的熟稔,周防尊一目十行拉到底,邮件的最后空了好几行,附着一个“ps”:“忘说了,敝店刚刚开通了抽奖服务,幸运通过抽奖的客人可以免费住宿。希望可以给您带来惊喜呢。”

后面是某旅游网站的抽奖网址,不出所料,无人问津。


待周防尊在车站的便利店买了些日用品和食物,按照地址找到民宿时,夜色已浓,雪意更盛,远近一无人声。这座深山中的老宅一望而知年头不短,但显然疏于打理,所幸房间尚算清洁。庭院颇为荒芜,一朵朵椿花压满了白雪,小径枯苔不见绿意。周防尊房内房外巡视了一遍,从背包里摸出烟点上,对着廊外的飞雪和黑沉沉的远山深吸一口——他的假期开始了。

次日果然无人到访,下午时分周防尊随手在终端机上点了下抽奖网页,发现了一个名为“sirius”的访客,但并未留下预订信息,他也就没再多留意。雪则是从前一天起便未停过,令他疑心那一角明净的青色天空,只是如脑海里的声音一样的幻觉。

及至傍晚,门铃忽然响起。想来由于电量不足,声音已不算响,门外的来客连着揿了几次,周防尊才听到声音。

周防尊打开门,面前的来客穿着半旧的冬装大衣,背着简单的行囊,身形约是少年模样,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裤腿和鞋子上的雪粉显示出他走了不短的一段路。

“打扰了,请问贵店的抽奖活动是否还有效?”

周防尊金色的眼瞳一瞬间亮起。他完全未曾留意对方在问什么,全部注意力都被少年的声音吸引。

——那个在他脑海里盘桓的声音似乎化作实体,踏过千里白雪,在寂寥长夜将至之时,来到他的面前。

“请问阁下是客栈的主人吗?”对方又问了一句,扬起手里的终端机,“我参与抽奖,系统显示已经成功入住。”

“我是代管客栈的雇员。”周防尊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有责任将逃家小鬼送回警局。”

“阁下的逐客手段不算高明。”少年解开掩住脸的围巾,“作为抽奖活动参与者,我有权利享受这一服务。”

“这种故作老成的语气真让人火大。”周防尊让开一点缝隙,“好吧,按照制度,我得做一个住宿登记……先进屋再说。”

房间里的融融暖意让少年的脸颊染上了绯红。周防尊找出颇为复古的登记簿,少年也第一时间给予回应:“您可以用我参与抽奖的姓名来登记。”

“小鬼,你这不是真名吧?”周防尊给他倒了一杯果味饮料。

“我有违背哪一条法律吗?”少年把马克杯捧在手里暖着。

“好吧,考虑到你还没成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会取很中二的网名。”

“阁下的审美可以想见。”少年又补了一句,“您的晚餐服务可以提供了吗?”

“在我下厨之前,忽然有点兴趣想听一听你来这儿的理由。”

少年瞥了一眼桌上未收拾起来的汉堡包装袋:“我对阁下的厨艺持保留态度。”

“哈!待会儿可别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

“难道您本职是个厨师?”

“避重就轻没有晚饭吃。”

“我只是需要完成一项课外作业,探寻一些不太久远的传说而已,又不慎带少了旅费,试一试抽奖的运气。倒是阁下在这里打工的缘由有点令人摸不到头脑。”

“只是想找个适合睡觉的地方罢了。看不出来你还有奇怪的爱好啊。”

“我认为阁下对睡觉的爱好也很奇怪啊。”

莫名沉入斗嘴乐趣的周防尊施施然进入厨房,发现自己方才白夸口了,厨房里的食材竟然真的只有白米和少量调料。

“您之前在吃什么?”少年一副“我早知道会这样”的表情,靠在厨房门口。

“啊,买了些汉堡和饮料。反正吃完了再出去买就是。”

“这种吃法您到中年会发胖。”

“小鬼,你现在有三个选择:茶泡饭,汉堡,饿着。”

“我就勉为其难地选择A吧。汉堡先生,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周防尊。”


“泡温泉算赠送的项目。”饭后,周防尊瞥一眼外面的落雪,“这里网络信号不佳,电视也没有频道,似乎也没有什么适合中学生消遣的东西。为了避免被你再念叨……”

“明明是您说的太多。”少年倒没有对茶泡饭提什么意见,显然对它比对周防满意得多。

“我和你一起去。”

“哦呀?”

“避免客人被下来泡澡的熊吃掉。”

“真看不出来您还有这样的好心。”

“我是为熊着想,你这样有着莫名其妙规矩的小鬼,对它的健康不利。”


露天温泉里水汽蒸腾,附近的柿子树上还悬着几枚未落尽的晶红柿子,脚步声惊起飞鸟,枝头的白雪簌簌落下。雪终于停了,扑在脸上的风仍然带着凛冽。

周防尊干脆利落地把自己浸到水里。对面的少年抬眼看了看他,迟疑片刻终于开口:“周防先生,原谅我的好奇,冒昧问一句,您胸前是什么?”

“啊,真想不到你有时候礼貌得过分。那是个胎记。”

“嗯?”

“可能我上辈子是一刀贯胸而死吧。”

少年沉默了许久。从周防尊的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睫毛投下的阴影。

“喂,你没泡得头晕吧?”

“在现代社会,不大可能有那种死法吧……”

“嗯,也是。不过,我倒是听说几十年前有都市传说,那时东京法务局还有一支带剑的执法队伍。”

“难以想象啊,周防先生。”

“哈?”

“阁下看上去不像是会对过往的事感兴趣的人。”

“真是自负的小鬼。不过,如果你到了成年的年纪,我倒很有兴趣和你喝一杯呢。”

“现在也未尝不可呀。”

“我还没有引诱未成年人犯错的癖好,何况还是一位不肯说出真实姓名的……”

“我叫宗像礼司。”

仿佛被声音的咒语开启,此时的夜空和他的眼瞳一样明净。

如许久之前。

如许久之远。


END

26 Jan 2016
 
评论(4)
 
热度(49)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