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千劫在(八,完结)

古风架空,微灵异,小甜文。

(七)

八 地无惊烟海千里

“不是你,少天,只是用了冰雨剑。”喻文州交错扣住黄少天的手指,“是我自己的选择,当时的情形下只能如此。”

他认真看着面前的脸,其实与记忆中的脸庞已经有所不同,但眼睛里还是当年一般明朗无畏的神气。

隔了这许多年,仿佛分离不到一夕,转头即是重会。

“可是剑祠里那把剑已经完全锈了。”黄少天想起来,指指自己的额头,“还真有不少事要问你,乍一下灌进来这么多事这里有点乱。毕竟这一世我是在蓝雨门下过了十七八年,等于大半辈子都是凡人,现在感觉像是忽然多了一世,而且那一世还活得够长的,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挺无聊。——你在这里也一样吧?”

“还好。”喻文州笑笑,没有放开他的手,“人身转为龙形本就年岁较久,之后又因修为未足,一年里十有八九是在休眠,直到被剑啸彻底唤醒。但龙的梦境能生幻象,因此倒给龙潭增加了一道景致。”

“所以差点以为你是荒淫好色夜夜春宵嘛。”黄少天嘀咕,“弄那么多红灯的幻影做什么?”

“我初次见你的时候,庭院里挂着红灯。”喻文州为他顺了顺头发。

黄少天愣了一瞬,一下抽出手,跳将起来:“我想起来刚才要说什么了!你现在变个我的幻象出来看看呗?”

“我又不是卖艺。”喻文州忍着笑意,“真人在这里,还看幻影做什么啊。”

“现在看你挺精神的啊。”黄少天谨慎地审视着前世的情人,往事洪流无可拦阻地涌入心中,“不会再休眠了么?”

“怎么?”

“你要是再一睡个几十年,我怕活不到那个年纪了。”

喻文州看向桌上的青色灯盏。多年之前,他说过几近相同的言语。

南国常以桐油点灯,一经燃起便烟雾腾腾。喻文州又有夜读习惯,一天晚间他刚点亮灯,黄少天便跳窗而入:“你在熏蚊子?”

“少天,你可以走门。”

黄少天置若罔闻:“这盏灯就不要再用了,纸张都熏黑了。”

“月光不是更暗?”

“哎,和你说不明白。”黄少天顺手拿起洗笔的水盅,倾倒而下,水流瞬间凝固成一盏琉璃青色的灯盏,还留着几缕淡淡墨痕。

“大概够用个一百多年。”黄少天像模像样地背着手,看着自己的作品。

“哦?我怕活不到那个年纪了。”喻文州调侃道。

淡青火光在灯中跳跃,明亮而稳定。

喻文州收回视线,已经明了黄少天的意思:“少天之前的心疾,是剑魂不全的缘故。当年一半剑魂消失不见,留在你今世身上,另一半因龙珠未离鼎湖,仍然镇于冰雨之中。那日你在剑祠唤醒魂魄……”

“但我也没感觉身上多出来什么啊,心口也照样会痛。”黄少天明亮双眸盯视着他,“先说好,你不准再把龙珠还我,那样一点用都没有,它只能续一次命。要不你给我续我给他续,全天下都是龙还了得,吃什么……”

喻文州道:“冰雨剑其性属水,剑魂已凝成珠,藏于西江之下。我化出龙形和你一起找的话,总能找到,但可能没有你龙形时迅捷。”

“没事没事。”黄少天道,“我们这算是什么,一身两命,不对,两身一命?随便怎么说都成。你现在也不像我当年那样,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儿,我还挺想带你去看看我师父和师兄弟们的……”

“随你。”喻文州含笑道,“不过天还没亮,你可以先歇会。”

“我还真不觉得困,继续说也没问题。”黄少天喝干了茶,“把过去的事好好理一下,现在觉得越想越多。”

“这不急。少天可以先帮我做件事吗?”

“什么?”

喻文州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亲我一下。”


END

感谢阅读!


11 May 2015
 
评论(18)
 
热度(184)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