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千劫在(二)

古风架空,微灵异,小甜文。

(一)

二   烟底蓦波乘一叶

山岭千寻凝碧,江水万流若奔。翠阴阴的群山裹在沉沉的白雾中,映在浓绿腥凉的水里,两不分明。夕晖黯淡,水声激激,苇叶似的小舟顺流直下,穿峡而过,在急流中却甚是平稳,轻盈地避开水中的暗涡。一个浪头拍过,艄公摇橹让开,衔在唇间的螺壳哨子吹出一串旋律,在山壁之间回旋不绝。

坐在船尾的少年学着调子吹了串口哨,艄公放下哨子,努力打着官话问道:“少年仔,无觉得头晕吧?总算龙神公祖保佑,没出岔子。”

“没有没有,我就是江边长大的,虽然不如你们的西江水这么猛。”少年衣袂发梢都被江水泼湿,笑容明亮飞扬,宛然有光。背上陈旧剑鞘中,隐隐有寒碧光华流转。

“快了,前面就是端州城。”艄公遥遥指向两水环抱之间的斑斓影。棕榈木棉掩映着白墙青瓦,白是蚌壳烧粉,青是薄割石板,在此地比砖瓦石灰更为易得。江流弯转,势趋缓静,青郁郁的炊烟在水面上铺开,翎羽绚丽的鸟儿掠水飞上挤挤挨挨的船篷。

这竟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

十七岁辞别师门以来,黄少天游历年余,荒诞不经的见闻也颇有一些,却也是头一次见到无墙无防的样子。

端州地处百越,接十万大山东脉,邻苍梧,望南海,虽僻处天险,亦是南国锁钥,水陆中驿。百年前中原晦冥,国事糜烂,各地割据自立,叛旗数不胜数。尤经“冲天之变”后,周遭邕、桂、容、勤诸州均已拥兵为乱,死难无算,流血盈江。小小端州却于乱世之中不破不倾,一城生民平安无恙。若从史册记载看,此城当是固若金汤,却未曾想到竟是这般模样。虽三面江水可做天然屏障,仍然太过惊世骇俗。

黄少天还没问完,艄公已经笃定答道:“有神佑护。”虬筋纠结的手臂在前方一画,竟是将大半山峦江水都划了进去,“鼎湖山龙潭里有龙神公祖,老人话知龙神喜怒无常,黄帝登天时特特留剑镇住……”

若依正统所叙,轩辕黄帝升天断不会在这蛮荒瘴疠之地,事实上中原诸地也有数处鼎湖山的传说。只是此地乡民都坚信,鼎湖山便是黄帝铸鼎拔剑、乘龙升天之地,视山为圣境,轻易不得入内。

“历朝每代官老爷就任,都要到剑祠结契。”

黄少天打断了艄公兴致勃勃的讲述:“等等,人和剑怎么结契?还换庚帖不成?剑又不会说话!”

艄公摇头道:“真正是怎么样子不晓得,我也只是听我阿公讲过。本朝以来就不再行此仪式了。”

“那你们不怕剑不履行职责,龙再降些灾下来?”

艄公一脸严肃:“少年仔莫要乱讲,龙神公祖百年来都在潭中沉眠,不曾兴风作浪。年年七月,潭水里还有花嫁喜事一般的红灯影,我像你这么大时候亲眼见过。潭边明明是山崖树木,水里映出的却是一盏一盏的红灯,接连到底,也不知有多少。”

“嘿,要是喜事,可真是大手笔。你们没有下去瞧瞧么?”

“哪里敢?跑还来不及!”

“对了,既然说龙在沉眠,那剑又在哪里?”黄少天对龙的传说不甚在意,对剑倒是更有兴致。

艄公指点道:“在长史祠供奉着——就是原来的剑祠,供的是最后一个与剑结契的官老爷,当年一身保全端州的正是他。外来人到城里都要拜一拜,很灵验的。”

沿着青石板铺就的街巷一路走到尽头,便是长史祠。并非中原坐北朝南的格局,而是临江而建,形制更近此地房舍,瓦缝中生着翠润的草枝,正堂檐前几棵老橘树,悬满青青的果子。院中一方澄清泉池,汩汩涌动,水中一无荇藻,倒映着幽蓝天宇与碧青枝叶,水下却隐隐有红光透出,一如红灯明照透过千尺寒潭,奇异美丽。

黄少天刚踏进院落,心口忽地涌起熟悉的冰冷隐痛。近年来发作得愈发频繁,他已经司空见惯,不动声色,强行运内力压下,身形仍是晃了一晃。背上的剑鞘猛然一颤,似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一牵剑柄,或者不如说“冰雨”自己要跃出鞘来。他反手摘下剑鞘,熟悉的重量在掌中沉沉一压,心下稍稍安定。

天光已暗,祠祝点亮双灯,挑上檐前。两盏暖黄烛光跳跃,隐约映出灯上的字样。

黄少天仰首看着匾额,奇道:“长史可不能算是一州最大的地方官……”

祠祝笑道:“前朝端州刺史几任空位,长史代领一方,祠里供奉的喻公就是百年前的一州之主。喻公殉城身故时年纪尚轻,并无家眷,祠堂后便是他的衣冠冢。这泉水与鼎湖龙潭相连……”

“喻?”黄少天少有地沉静下来,喃喃重复了一遍。

“‘鼎湖龙啸,冠剑喻郎’,喻文州大人。”祠祝不再多做陈述,向着祠堂恭谨俯身,开启陈旧木门,“小哥可要敬香?请将兵刃放在外面,莫要冲犯了。”

长明灯光焰跳跃,炉中香烟袅袅,供的一卷画像在百年间香烟熏染下,绢地泛黄,漫漶不清,依稀可辨是衣冠端严的青年男子,面容已经看不分明。画像左首是一方锦匣,想来便是艄公说过的上古镇龙之剑。

黄少天接过祠祝手中点燃的三炷香,低首一礼,香头灼热的红灰忽然闪动,却不是向下飘落,而是如有风起,笔直的线香随即散碎成烬。

祠祝一脸讶异,与此同时,他们都听到了堂内外两处剑鞘之中的铮铮清啸。

TBC

(三)

01 May 2015
 
评论(5)
 
热度(106)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