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关河雪

架空古风,西方术士与中国剑客的小故事

此系列别名:归国华侨与汉语家教二三事

前传见《愿赌服输


岁暮天寒,千里素雪。今年黄河封冻得格外早,极目远望,茫茫冰凌覆盖了莽莽浪涛,倘若细听,冰层之下隐隐若有不息不绝的啸鸣,似是沉雷未眠。

小村沿河而建,每家的茅草顶上都厚厚覆满了雪,夜空中飞琼乱落,沙沙打着窗纸。窗内油灯光焰映在三寸长的窄窄银刀上,光泽一线,明明灭灭。

“你要干嘛!”黄少天虽然发着高烧,意识还不算糊涂,挣扎着从一堆被子里撑起来。

“放血啊。”喻文州卷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不会很疼的。”

“不是,你放什么血?割股疗亲是儿子治爹,咱俩没效果!” 

“谁说我放血了?给你放血,可以退烧。” 

“我去!离我远点!这会死人的好不!你要真想治病就去给我煮点姜汤喝了发发汗就好了!”黄少天坚持着说完,一头栽在枕头上。 

喻文州很疑惑:“在西方,治病经常需要放血,一般是理发匠来做。有一位国王一天中放了七次。”

“然后他怎样了?” 

“……死了。” 

“你看这玩意就是没什么效果嘛,我告诉你啊姓喻的,你敢割我一刀,等我好了就捅回去。诶,你干嘛去?” 

“问问哪里有姜。”喻文州折回来,给他把被子严严实实压上,才开门出去。

两人自塞外一路行来本还算顺利,临到黄河渡口,黄少天却染上了风寒。他从小到大没得过病,本来以为扛一扛就能过去,结果比想象中更为严重,只好多盘桓几日。喻文州在西方长大的十几年里倒是跟自己老师学了点医术,无奈岐黄之道东西有异,唯一的病人很不配合,令他难以施展。

投宿的人家不吝柴草,炕烧得极热,黄少天只好跟烙饼一样不时翻面,正翻到背面,房东家的大嫂进来了:“还没好呐?别起来别起来,可不敢再抖着了。刚才你哥来找我要姜,我说今年姜贵得很,没舍得买,我看他又出去了,这娃还挺抗冻的……”

“等等等等,谁说他是我哥?”

“他自个说的。”

黄少天暗自咬牙,裹着被子坐起来,端起炕沿上摆的水碗,一边喝一边道:“大嫂,你不知道,这孩子在山里呆久了,挺多人情世故都搞不清楚。”

“啥?咋还山里呆过哩?”

黄少天来了精神,顺着话头编将起来:“他从小给舍进庙里了,在那深山老林里面,整天见的都是老虎狐狸,说话的人都没有,才还俗,没见那头发现在还半长不短的?”

大嫂频频点头:“我就说嘛,恁俊的一个后生,咋这么个打扮,说话也怪腔怪调的。你们可有了媳妇没?”

黄少天正准备继续往下编,喻文州在门口答道:“没有。”他赶紧钻回被子里。

大嫂十分遗憾:“哎呀,我家闺女都有婆家了。你们歇着啊!今年冷得邪门哩,黄河都冻实了,可南来北往的买卖人也不敢随便过河。”

“为什么?”黄少天问道,想起确实这几天村里投宿的外人不少。

“没祭河么。”大嫂却不肯多做解释,“你快发发汗,才好退烧哩。”

等房东大嫂终于出去,喻文州认真地对黄少天说:“应该是我比你大吧?”

黄少天装作没听见:“姜呢?”

喻文州张开手心,现出皱得发干的一小块老姜:“有一家在盐罐里藏了一块。”

黄少天看了一眼道:“我直接吃了算了。”

“我有办法。”喻文州拿起被他喝空的水碗,出门盛了一碗雪端回来。

黄少天嘀咕道:“你还能让它越长越多不成?下次吃饭的时候倒可以试试了。”

喻文州抓了一把雪在手心里,将那块小得可怜的姜埋进去,慢慢念动咒语。姜块渐渐膨胀,抽出鲜绿的芽,一寸一尺拔高,张开叶子,根茎则变得饱满新鲜,香气醒人。晶莹的水珠从他冻得通红的指间滴落,当最后一点雪融尽,大块完整的生姜也捧在手里了。

黄少天看得津津有味:“还挺好看的。再有没有能变的了?再来一回?”

“我又不是卖艺的。”喻文州现在会用的词已经颇多。他把姜一片片削进沙罐,架在火盆上煮了起来。

“你这个能用在别的上面吗?比如馒头能不能一个变十个?”

“不能,只能用于有生命的物体。”喻文州攥了攥手指。

黄少天想起来什么,抓过他的手腕,把冻得冰凉的手按在自己额头上焐着:“这叫一举两得。”

“什么?”

“就是……我也需要凉快凉快,你也需要暖手,正好合适。可别小看冻伤,我在关外见过耳朵鼻子被冻掉的人,脸跟麻将白板似的,当然这边没那么冷了。不过你万一手指冻坏了,我怕会耽误你找媳妇的。”

喻文州按着他滚烫的额头:“怕什么啊,不是还有老虎狐狸嘛。”

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他:“你耳朵怎么这么灵?属什么的?”

“和你一个属相,这还是你教我的。”喻文州很奇怪,“发烧会影响记忆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汤可以喝了!”

喻文州给黄少天满满盛上,问道:“什么是祭河?”

“我也没见过。”黄少天辣得直吸气,额角确实沁出了细汗,“一起去看呗。”

喻文州想了想,说了一串他听不懂的词。因为官话仍不太熟练,有些表意还要借助异域的语言。

“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里反常的天气应该和河水也有关系。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

黄少天来了精神,空碗一撂:“那更要去看了!冰雨吃素好久了!”

喻文州把他塞回被子里,仔细掖上被角:“先发汗。”


此段暂完,可能有后续~

12 Dec 2014
 
评论(4)
 
热度(108)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