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喻黄]Wonderland

架空HE,日常流水,原创人物视角下的二人片段,梗来自心友 @呼灯篱落 提出的“相亲未遂”。


星期五,十三日,黄历显示诸事不宜。

Alice从地铁站一路往公司飞奔的路上暗自思忖,古人的智慧真有道理。早上出门电梯坏了,穿着高跟鞋走了二十层楼梯;赶上地铁故障,在多出一倍的人群里挤换乘站时,不知哪位的早餐蹭到了她的肩膀;出站时在自动扶梯绊了一跤,幸好裙子没有卷进去,但丝袜已经刮脱丝了。

她一路冲进大楼,挤满人的电梯在鼻子前关上。

古人诚不我欺……Alice绝望地用湿巾擦着衬衫上的油渍。

这写字楼单位多、人多,电梯一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来。进单位的第三天就迟到,简直可以想象同事们怎么嘀咕了,说不定还要加个“新来的就是不靠谱”的标签。

身后响起口哨的旋律,Alice有点惊讶地回过头,吹口哨的人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也许是哪家公司的实习生,脸尚算养眼,白T仔裤手绘球鞋,背着个大双肩包,嘴里吹着口哨,耳朵里塞着耳机,手上发着微信,脚下打着拍子,简直浑身上下都不闲着。

Alice觉得不靠谱的佐证又多了一个。

佐证君百忙之中抬起头看了眼电梯缓慢变化的红字,忽然对Alice道:“走员工通道啊,这得几百年才能下来?”

“啊?员工通道?”

“这边这边,跟我来。”他说话脆亮轻快,脚步也非常迅捷,带着Alice绕进“安全通道”的门,侧面有一个很隐蔽的小电梯,一按开关,叮的一声,门打开了。

“这里是保洁人员走的?”Alice踌躇发问。

“谁走不都一样啦,难道你想爬楼?”

Alice这才发现他和自己是同一层数,看来真的是哪个部门的实习生。她对着电梯里的镜子又补了点口红,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焦躁,倒是那个实习生一脸悠然,还帮她按着电梯门的开关。

Alice顾不得感谢,连跑带颠打完卡在座位上坐定,听到各个工位一片叽喳:

“黄少回来了?带什么好吃的了?”

“啊灯影牛肉!”

“有美眉照片不!朋友圈发的全是标题党!”

“……”

Alice一头雾水地问旁边座位的Susan:“他是谁呀?”

“哦部门主管啦,你前天报到正赶上他出差了。”

Alice才想起来,主管名单里是有个“Shaotian Huang”,只是她一看这取名方式,下意识地以为是个40岁的中年人……

可能因为周五的缘故,再加上黄少载誉(吃了零食的人主动给的)归来,办公室里气氛很是轻松。

由于是新人,领导并没有给Alice安排太多的工作任务,让她先整理资料、熟悉环境。Alice整理完数据,偷偷点开了办公系统里“Shaotian Huang”的个人资料页,真看不出这个实习生模样的人居然已经工作了几年,本科硕士都是名校。

到底该说是人不可貌相呢?还是像《XXX升职记》里讲的那样,会来事儿就升得快?

办公系统叮咚一声,弹出组内开小会的通知,Alice赶紧拿了笔记本去小会议室,走到门口见别人都还没到,停住了脚。

投影已经打开,黄少天背朝着门靠坐在会议桌上,按着激光笔翻ppt,测试播放效果。他个子不特别高,但胜在腿长比例好,居然有几分模特的姿态。公司要求上班都要别工牌,他的工牌夹在T恤左边袖子上,像小学生两道杠似的荡悠。

“进来吧,咱们快点开完会好吃饭。”黄少天没回头,好像后脑勺生了眼睛。

Alice小心地走进屋,同事们很快也坐满了。黄少天也没多做客套,直接讲起了即将实施的项目计划和分工方案。与他随意的外表不同,谈工作时思路清晰锐利,重点突出,任务分配也有理有据。Alice起先的猜测就这样被推翻。

在后来的工作里,她也渐渐熟悉了黄少天的工作风格:有速度,有质量,尽管同事们半真不假地抱怨跟了个拼命三郎型的领导,还要忍受领导半夜在工作群里刷屏,但成绩是实实在在的。

职场新鲜人的第一个秋天就这样忙忙碌碌地过去了。十一月的一天,下班后Alice刚走出公司大门,黄少天在身后叫住她:“Alice?”

“什么事,黄少?”Alice整了整围巾,回身一笑。

在暗下去的夜色里,黄少天的笑容依然明亮耀眼,他稍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问个问题啊,美女,你有男朋友没?”


“小谭,帮忙到我的电脑上拷个文件,我放在笔记本桌面上了,就那一个文件夹。”

“好的,喻老师!”小谭接过u盘和钥匙,忙不迭冲出办公室,一头撞上了师兄,对方在后面喊:“跑啥呢兔子?”

想起这个外号,小谭就忍不住一把辛酸泪。他硕士毕业进研究所工作,转年新春团拜时,因为即将到来的农历年是兔年,所里统计了一下属兔的同事,准备集体表演个节目。小谭很纳闷:“我也属兔呀,为啥不叫我?”

“你生日是?”办公室同事纷纷提问。

“xx年1月8号,刚过没多久。”

“那不属虎吗?”

“啊?xx年不是兔年吗?”

“没到农历年,当然不属兔了。”

小谭遭到了很大的打击:“真的吗?!我小时候的被子都是小兔子的……”

办公室哄堂大笑,他从此落一“兔子”的外号。上上下下不这么叫他的,大约也只有喻老师了。今年他发奋考取了冯院士的在职博士,很多具体研究都是喻老师指导的,既有思路又细心,小谭觉得自己运气很不错。

喻老师的办公室没人,笔记本电脑打开着,小谭插上u盘,桌面亮了起来,一个打开的QQ对话框还停在桌面上:

少天  

在吗?周末吃饭我申请带个美女,同意请回复Y,不同意请回复[图片](敲完所有字符,禁止复制黏贴!)

图片里是一串火星文字符,不知哪儿找的。

小谭看了一眼,不甚在意,复制完文件便锁门走人。


Alice比黄少天告知她的时间早到了二十分钟。

虽然在一个女比男多的大学读了四年,基本没想过谈恋爱的事,在公司里也没往这方面想过,但Alice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眼睛含笑地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那一瞬间还真有点心跳。

结果他下一句就是:“我有个最好的朋友还是单身,想介绍你俩认识一下……哎我也没给人介绍过,反正你要是周末有空一起吃个饭呗?”

Alice茫然地看着他。

“你也坐地铁吧?今天我限行。”黄少天往地铁站大步走去,Alice赶紧加快一点脚步跟上。

黄少天边走边说:“我朋友人特别好,专业特别厉害,长得也特别帅,我俩认识十几年了,追他的小姑娘能绕天安门广场三圈。”

Alice被这三个“特别”吓了一跳,情不自禁蹦出半句:“那为什么还介绍……”

“因为你们本科一个专业的啊,我觉得会有共同语言。”黄少天想了想又说,“你说他这么好的人,一直单身,太说不过去了,现在他们那研究所里又没有女的,咱部门的好像都有另一半了……”

总之等Alice在换乘站下车的时候,黄少天的洗脑已经起了点作用,她也没再考虑逻辑漏洞,晕晕乎乎地答应了和那个叫“喻文州”的朋友见面。

黄少天很会挑地方,选的是一家杭州菜,二楼包间皆是江南民居风格,白墙青瓦,镂花木窗,粉彩鱼缸,窗上悬着本白纱帘,绘着疏密有致的水墨梅花。初冬的阳光自窗帘透进,洒下疏影沉浮。

喻文州就坐在梅花的影子下。

Alice一向对本专业的男博士多有偏见,见到喻文州本人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的“特别”形容没有夸张。

不过俩陌生人见面总是有点尴尬的,还好喻文州彬彬有礼地起身招呼,帮她添了茶水,又随便聊了一会儿,Alice的紧张心情减少了几分。

黄少天推门进来:“有点堵车我把车放附近商场停车场了,啊你们已经聊上了?我还是介绍一下吧……”

Alice像见大领导一样跟喻文州握了握手,黄少天待三人在八仙桌边分别坐定,像办公室主任一样招呼服务员点菜,噼里啪啦说了几个菜名。

“少天,问问人家喜欢吃什么,别总是自己点。”喻文州道。

“哦好!Alice,你喜欢吃什么?”

“呃……我都行。”

黄少天让服务员报了一下菜单,又加了两种主食,待服务员离去,对喻文州挑了下眉毛:“你这几天都住所里吧?我妈捎来一袋柚子,让我给你送去点,结果你家没人。”

“课题赶得紧,这周都住宿舍了。你们吃吧。”

“我们?”黄少天怔了一下,“讲笑咩?部里那许多人哪分得够。”

菜一道道上来,黄少天果然会点菜,搭配得当,十分可口。虽然同桌两人都很是绅士,言笑晏晏,和她也不乏话题,Alice反倒觉得有点拘束。

可能是那两人三言两语聊到一些事,不用铺垫就知道对方讲的前因后果。

可能是黄少天要求上酒,说:“这家店的绍兴黄酒特别正宗,名字也好听,'越女天下白'……”,喻文州笑笑:“我是没开车,你车怎么办?”,黄少天乖乖停下。

可能是服务员端上葱包桧和片儿川,黄少天招呼她吃的同时,将面放到喻文州面前,自己夹了一块葱包桧说:“饼我们包圆啦,你少吃硬的”……

这种拘束之感很细微,还好并未到食不知味的程度,Alice也就专心挑鱼刺。西湖醋鱼委实美味,可以让人忘却那种若有微雾相隔的拘束感觉。

一席将终,三人正在闲聊,喻文州的手机忽然震动,他道了声歉,起身接起:“小谭?”

“喻老师,不好意思打扰您了,课题结题报告的事——”

电话突然断掉,自动关机。喻文州有点歉意地对Alice笑笑,问黄少天:“少天,手机借一下?”

“你也有忘了给手机充电的时候?得忙成什么样了我说。”黄少天掏出手机看一眼,对Alice眨下眼睛,“我的也快没电啦,Alice帮个忙呗?”

喻文州垂下睫毛,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Alice,麻烦用一下手机,谢谢啦。”

Alice递过手机,喻文州熟练拨号。黄少天吸了口气:“你这功夫真是炉火纯青啊,还要啥通讯录,电话都在脑子里呢……”

喻文州手指竖在唇边,黄少天马上打住。

他交代了一些事项,挂断电话,还了手机,道谢后说:“抱歉失陪了,课题组那边有点事,我得赶回所里,你们再坐一会,喝点茶?”

“这么急啊?那我们也撤了吧,Alice吃好了没?吃好了咱就走。——服务员,买单!——文州你没开车啊,那你俩坐我的车呗,我送你们一段。”

“不用了,你送下Alice吧,我打车回去。”喻文州穿上大衣,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纸包裹的盒子,递给Alice,“初次见面,一点小礼物。——少天,这次不跟你客气啦,下次我请你们。”

“诶?”

服务员拿着账单进来,黄少天刷卡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对Alice笑了笑,开门出去了。


“黄少,把我放前面地铁站那就行。”Alice在后座说。

“直接送到家呗,还挤地铁干嘛呀。”黄少天道,“我朋友人不错吧?帅吧?”

“嗯,还好。”Alice有点踌躇。手机忽然响起,一个陌生号码,她赶紧接起来,那边问:“喂,您好,喻老师还在您旁边吗?”

“喻老师已经打车先走了。”Alice答道。

“啊……那好的,谢谢!”对方倒还礼貌,“打扰您了,请问怎么称呼?”

虽然觉得对方有点唐突,Alice还是告诉了自己的姓,那边高兴地应道:“您叫我小谭就好。”

Alice挂了电话,见黄少天正专心开车,有点好奇喻文州送的是什么,小心拆开盒子的包装纸,原来是一盒俄罗斯黑巧克力。

“文州上上周去俄罗斯开会来着。”黄少天又一次像后脑勺生了眼睛。

“黄少,要分你一半不?”Alice半开玩笑地问。

“算啦,那是你们女孩吃的。”

Alice回到住处,合租的两个女生正在客厅里看DVD,异口同声:“怎么样怎么样?相亲啥感觉?帅不帅?”

“帅倒是挺帅,就是没啥感觉……”Alice把巧克力拿出来,三人在罪恶感的驱使下分吃光了。


小谭和同组的小伙伴们在电脑前奋键疾书。门轻轻一响,卷进一点初冬的寒气,喻文州进来了。

“辛苦各位加班啦。先开个组会。”

他脱下大衣挽在手臂里,一边往会议室走,小谭鼻子比较灵,闻到一点点烟味:“喻老师,您抽烟了?”

喻文州抬头笑了下:“刚去了魏老师办公室一趟,可能染了点烟味。”

这一忙就忙到晚上八点多才吃饭,食堂早就没饭了,大家结伴出去觅食。小谭抓住机会问了一句:“喻老师,今天借您电话的是谁呀?”

“朋友的朋友,怎么?”喻文州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放回口袋。

“没什么……”小谭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掏出静音了一下午的手机调模式。顺便一看,好家伙,三个同一号码的未接来电,还有短信:“您好,请问下午一直打电话有什么事?”

小谭吃了一惊,再看,这一下午连着给最近呼叫记录——也就是那个声音挺好听的女生,拨出了六个电话……

一定是手机塞裤兜里的错。小谭放慢脚步,想拨个电话过去道歉,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同事们纷纷走过去了,喻文州停下来等他:“有急事?”

“喻老师……下午电话打错了,我给人道个歉。”

喻文州了然一笑:“那我先过去了。”

小谭搓搓冻得冰凉的手指,拿出见冯院士的勇气,编了一条短信:“真对不起,下午手机忘了锁屏,放口袋里没拿出来,真不知道拨错了,打扰你休息了吧?谭。”

指尖停在“发送”键上还没按下去,身后有人一拍肩膀,他一哆嗦,发出去了。

“又加班啦?你们喻老师呢?”

“啊,黄……老师。”

身后那人两手插在口袋里,笑的很开心:“跟你们蹭顿饭,吃完去我车上搬柚子。”

黄少天来过所里,还和他们打过球,彼此也算熟悉了。

走在前面的人不知何时已折返回来,停在路灯下:“你们留着吃呗,还送过来?”

“那得吃到明年。我妈那袋子是麻袋好么?再说部门里已经分过啦。”黄少天几步迎上前,放低一点声音问,“我下午怕影响你们就没问,觉得中午吃饭那妹子怎样?”

“什么怎样?”

“想给你介绍啊,还问怎样?”

“……我?”喻文州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意。

小谭见他们说话声音压低,不太好意思走近,后面说的也听不清了,手机正好震动起来:

“没事,我也拨错过:)”

待三人进了快餐店,先到的同事们已经吃到一半。黄少天四处打了圈招呼,找了四人桌的位置拉喻文州和小谭坐下来。快吃完的同事们不免有点奇怪:今天的饭是特别好吃还是怎么着,为什么后来的这三位,一个盯着手机笑,两个边聊边笑?


冬去春来又一年,天渐长,树渐绿,花渐多,风渐暖。Alice出差回来,找出去年的西装裙子换上,稍稍吸了一点气,默然提醒自己晚上还得继续跑步。

周一部门例会,她看到讲话的黄少天手指上微微的一点亮光,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同事们倒是见怪不怪的样子。

“黄少手上那个……”她压低声音问Susan。

“他好像早就解决个人问题啦,就是口风太严。”

Alice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趁黄少天回身的时候,悄悄地拍了一张他的手,低下头编了条微信:“八卦八卦:)”

那边的回复很快来了:“嘘!看,一样的……”

春天的阳光照进窗子,在看得见的楼群车流与看不见的电波穿梭中,爱丽丝和兔子先生无意邂逅的奇境与心照不宣的秘密,依然陌生而美好。


END

18 Sep 2014
 
评论(11)
 
热度(114)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