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Free!/宗凛]长日夏凉

写一写两人小时候吵架后的场景,仍然是小段子一枚,流水账,打打闹闹的轻松向。原作未交代的人物设定为笔者妄想。


“我哥说他不在家。”江趴在窗台上对宗介喊,为了扩大效果,还把双手圈在嘴边。

“他这招一年级就用过了!”宗介有点恼火。

“他本来就不在家嘛。”江委屈地回答,“下午收拾书包去奶奶家了。他说不管谁来找,一律说他不在。”

宗介把书包甩在一边肩上,转身走开了几步,又回过身问:“你怎么没去?”

“奶奶家没电视!”江停了停,忽然问:“你也想去玩儿吗?”

“我干嘛要去啊,不是没电视吗?”

“可是我哥在啊!”江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我画个地图给你。”

江笔下的“地图”内容包括:公交站牌一个(幸好还写上了线路),房子一座(前面有一条与门同宽的庞然大狗),旁面画了几道水波,大约是海。


第二天宗介起得特别早,和妈妈说了一声“我去找凛玩”,往书包里塞了两个包好的可乐饼就开门出去了,也没管身后问“这才几点,人家起来了吗?”。因为从“地图”看,好像要找很久的样子。

凛的祖母家的确不算近,但找的过程却出乎意料地顺利。下了头班车一问“松冈家”,遇到的第一个路人就热心地指引:“小孩儿,你要去海婆婆家里?沿着那条巷子走到头,往海边转,朝向海面的山坡上那一排院子的第四家……”

宗介数着房子到了一座杉木都变成灰黑色的老屋前,先警惕瞭望了一番,并没有见到大狗的影子。面前的院门边挂着“松冈”的名牌,檐下正月的注连绳已经变色,草间缠着几枚鲍鱼贝和干枯的小螃蟹。

宗介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应声。他手上用了点劲推了一下,门开了,一双炯炯发亮的眼睛在门里和他对视。

虽然江画得夸张了些,这狗的个头也堪称魁梧,虽然实际上没有门宽,也肯定比宗介的身板宽……

宗介正在飞速思考如果打不过到底谁跑得快的问题,狗闻了闻他的书包,马上把尾巴摇得像风车一样。宗介老实不客气地跟着狗进了院子,凛嘴里叼着牙刷,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赤脚站在木质走廊上发呆。

俩人隔着狗对视了一下,凛拉开纸门进去了。

“谁在院子里啊?”厨房里有人问,伴随着切菜和煮东西的声音。

宗介刚要应声,凛在屋里答:“流浪狗。”


一人(?)一狗不无气闷地坐在走廊边上,大狗在宗介身边盘成一团,好似一个特大号蒲扇。太阳升得高了,院里草叶上的露水渐渐干去,有风徐来,吹动廊下挂着的一串串贝壳磨的铃铛,丁丁作响。

宗介从书包里摸出可乐饼,自己吃一点,给狗掰一点。

凛开门出来,旁若无人地坐在狗的另一边,专心研究院里矮树上的蜘蛛网。

“它叫什么?”宗介挠挠狗耳朵背后。

“狗。”凛继续注目于蜘蛛网。

厨房里味噌汤和米饭的香味渐次飘出,狗竖起耳朵,昂起头转了转脖子。

“你在吃什么?”凛忍不住问。

“饼。”宗介依样回答。

厨房门帘一晃,走出身形矮小的老妪,狗马上蹿到廊下,在院子里端端坐好。凛站起身,宗介也跟着一起站起来。

“你是哪家的小伢,是来找小凛的吗?”凛的奶奶虽然身量佝偻,走路也有些迟缓,声音却颇洪亮,显得很有气势,“去进屋洗手,一起吃早饭。——敢再上走廊!瞧你那爪子!”

狗正扒着台阶摇尾巴,赶紧又正坐下来。宗介看看自己脚上的鞋子,一路走上来沾了不少泥沙和草叶,也脱下来放到台阶下面。

“我奶奶耳朵不太好,待会她问你叫什么,你声音大点。”凛忽然小声说。

待三人在饭桌边坐定,奶奶果然问宗介:“你叫什么?”

宗介吸了口气,以最大音量回答:“山崎宗介!”

“你这孩子嗓门这么大干嘛!——小凛,给客人端饭。”

凛一脸得意之色。

宗介和凛互看一眼,各自暗中使出绝招,一个故意待放不放,一个不使力接,使得饭碗在两人中间晃来晃去。直到奶奶对凛道:“这么不上台盘,请客人吃点饭都抖得没个看相,要是吃鲷鱼,还不得浑身抽筋?”凛这才乖乖把饭碗递给宗介,自己盛了一碗。

“小凛,你想长高还得再吃点,看你这朋友就比你高。”奶奶说。

宗介马上坐得笔直,用从东京塔上鸟瞰的仪态看着凛。 

凛视若罔闻。

奶奶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慢慢喝起来。与宗介见过的其他老人不同,她除了开始时的那几句话,就不再说什么,也不盘问宗介的其他情况,或是催他吃菜。她静静地坐在桌边,花白的发髻上别着嵌珊瑚的簪子,端酒杯的手骨节变形,不动的时候也微微颤抖,像一块在海水里冲刷了太久,只剩下嶙峋内核的礁石。


吃过早饭之后,两人坐在走廊上,头顶的贝壳风铃不断轻响。宗介问道:“为什么这里的人都叫你奶奶‘海婆婆’?”

“因为她年轻的时候是海女啊,现在还在世的只有她一个了。”凛指了指廊檐,“那些就是奶奶采到的珠子外面的贝壳,很多年前,爷爷拿来做了风铃。”

宗介若有所思。凛敲了下他的膝盖:“我还没问呢,你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吃早饭。谢谢奶奶的款待,味噌汤很好喝。”

“这么正式啊……”凛拖长了声音,跳下庭院,“带泳裤了没?”

“带了啊。”

“走!去游泳!”

“海里?”

“对!你等我一下啊。”

从山坡向下望去,大海展开粼粼的波光,尽头的天空一碧如洗。即使以后有未可预知的雷雨和风暴,明朗而清爽的夏日已经开始,正如漫长却又短暂的少年光阴。

13 Aug 2014
 
评论(2)
 
热度(30)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