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Free!/宗凛]相息

看了第七话预告后设想了一下两人吵架后重新对话的场景,小段子一枚,口水话,轻松向。


凛洗完澡去洗衣服,发现宿舍公共投币洗衣机坏了,他只好从走廊一端折回来。宗介抱着衣服从他身边走过,看样子是奔着同一个目标。凛没有开口提醒,径自回房间找出洗衣盆,去了公用水房。

由于各宿舍都有卫生间,水房平时几乎没人用。学生们一致认为,公用水房的保留是总舍监大人对他青春光景的缅怀,或许可以追溯到明治时代也说不定。虽然不常用,水房还是打扫得很干净,白瓷水槽擦得泛亮光,两面墙的镜子对映出无数倒影,年深日久,镜面水银有些剥落,映像也不那么清晰。

凛拧开水龙头,倒点洗衣液,把衣服泡上,站着等了一会儿,开始一件件搓。还好独自在外面生活的时间够久,手洗衣服对他不算什么难事。

“你带钥匙没?”宗介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这还是俩人因为接力组队的事吵架后第一次说话。

凛一抬头,从镜子里看见宗介站在身后,还是抱着一叠衣服的造型。凛这才想起来,出门的时候顺脚一带门,大约把锁给撞上了。

凛摇摇头:“找宿管借。”

“刚下去看了,楼下没人,可能在换班。”

“用饭卡撬。”

“不会。”

凛甩了甩手上的泡沫,腾出手来摸一下裤子口袋,发现自己也没带卡:“隔壁宿舍有人的话,可以从窗户爬过去。”

宗介露出一点点想笑的表情,又克制住了:“咱们屋的窗子不是从里面关着吗?除非打破玻璃。”

“那算了,还是等宿管回来吧。”凛埋下头继续洗。

宗介走到另一边的水槽,把衣服直接扔到水槽里,开始放水。

“你在干嘛?”凛停下手里的动作。

“等着也是等着,把衣服洗了呗。”

“洗衣服?你这等于在给人刷水槽!”

“哦?”

凛分了个漂清衣服的盆出来,顺便把洗衣液瓶子也扔在盆里:“拿去。”

宗介接了过去,过不多时,便开始如同对衣服怀有深仇大恨一般猛洗起来,真是拧如鲸鲨甩尾,搓如大浪淘沙,揉如中华餐馆师傅和面。幸好运动服质地还算结实。

“你在东京都没自己洗过衣服吗?”凛关了水龙头问。

“一般也是用洗衣机,出去比赛的话,大家都用同一个洗衣方法。”

“什么?”

“泡一天半,搓两分钟。”

“亏你还是有洁癖的处女座啊。”

“是啊,所以我都搓三分钟。”

凛低下头笑了:“重点搓领子和袖口,还有后背,你这家伙太喜欢往花坛边上躺了。”

“听明白了,遵命。”


似鸟和百太郎在水房门外昂首挺胸、故作悠然地走过,顺便在路过的时候努力在不转头的情况下往里面看一眼。

“前辈们在讨论什么?”百太郎小声问。

“居然是洗衣服的事。”似鸟有点奇怪,“昨天不是吵的很厉害……”

“咳,我爸妈吵完架很快就会讨论晚上看哪个电视频道的。”

“呃……对了,你要找宿管借什么来着?”

“扳手啊。楼下办公室有人吗?”

“一直都在呀!”


END


11 Aug 2014
 
评论(16)
 
热度(26)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