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遣美人都化月,山河留影无生灭。

脑洞段子存放地,没头没脑没文笔;
我干杯,你随意~
声明:所有同人人物属于原作者。
 
 

[Free!/宗凛]日常小段子

忽然开脑洞的产物,傻白甜,对话到底,ooc有

#可能有后续#

 

段子之一 某一个良辰佳日

原作未交代的人物家庭设定为笔者个人杜撰

“诶?哥哥你看,那不是宗介吗?”江一直很小心地护着头上的新蝴蝶结不要歪,转头也尽量减小幅度,“哇男孩子也能化妆吗!”

凛正在和不太舒服的新衬衫和吊带短裤较劲(总担心裤子会掉下来),抬头看见了宗介,不禁笑出声来:“头发怎么梳成那样啊!”

好在对方没有听到。

七岁的婚礼戒童山崎宗介陷入了“头上的啫喱水好难受”“皮鞋好硬”“西服好热”“为什么脸上要擦粉!!!”的无尽烦恼之中,暂时无法接收外界的其他信号。亲戚朋友们倒是啧啧称赞:“啊那就是山崎家的小儿子吗?好可爱的小帅哥!”

“结婚好麻烦啊。”宗介看着比自己大二十岁的哥哥正在紧张地和司仪商讨着什么,一点没有之前自己眼里年轻精英的风度,不禁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

阳光正好,花香馥郁,花童小姑娘手里的玫瑰花篮引来了一只盘绕不去的蜜蜂,吓得两个小姑娘小声叫了起来。“女孩好麻烦啊。”宗介一边帮忙赶蜜蜂一边想。

“不要乱动了,小朋友,婚礼马上开始啦!”

宗介规规矩矩地捧好戒指盒,沿着红毯往前走。好在他一向比较严肃,这种场合也不会怯场。

“新娘子好美哦。”江一脸憧憬。

凛撇撇嘴角:“你们小姑娘才喜欢这种白纱啊,鲜花啊,奇怪的东西。”

“哥你不觉得穿了西服的新郎也很帅吗!就是肌肉好像不太明显诶。”

“……好像更奇怪了。”

两人都沉默了一瞬,想起家里藏起来的父母的婚纱照。

那天之后,婚礼、阳光、鲜花、那些快乐的事物,好像都离他们很远了。虽然母亲很坚强地维持着家庭,许多时候家里的空气仍然像海上浮冰一样冷而沉寂。

这次参加婚礼,也是因为新郎的父亲,当地有名的律师,帮助成功诉讼得到了数额较高的赔偿金——这些是凛以后才知道的。

婚礼仪式之后是西式的自助冷餐环节。小孩子总是先找好看的点心吃一通,再灌几杯饮料,等看到其他菜的时候已经吃不下了。

江跑去找花童小姑娘玩儿,母亲也在和别的女客寒暄,凛四处看看,找了一个干净的盘子,选了几块不太甜的蛋糕,很小心地端着,绕到一大丛开得像喷雪一样的花树后面,那里有一处小泉水,从石雕小天使抱着的瓶子里流下来。

宗介果然躲在那儿洗脸,只是头发上的啫喱暂时还弄不掉,背头的造型让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吃蛋糕吗?”凛把盘子递给他。

“啊,谢谢,”宗介有点儿尴尬,拿起一块咬了一口。嘴上的口红没有洗干净,染在了奶油上,他赶紧用手背抹。

“你口袋里有手帕啦!”

“哦……”


段子之二   重量守恒

“脚抽筋主要是因为缺钙。”宗介蹲在地上帮助凛按小腿,“以后不要再喝可乐和咖啡。”

深夜的游泳馆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凛倒很庆幸,自己忽然抽筋的糟糕场面没被其他人看到。

“好点儿了,走吧,衣服回去再换。”凛套上运动裤,刚要站起身,腿上又一阵抽疼,坐了下去。

“这样不行。我背你。”宗介从柜子里取出俩人的书包,扣上柜门。

“……太丢人了,自己走就好了。——帮我把包里的钥匙拿出来,得锁门。”

“凛。”宗介稍微皱起一点眉头。

“不。”

“石头剪子布?”宗介把书包挎在身上,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你赢了就不用我背。”

“没问题。”凛露出尖尖的虎牙,“一局?”

“对。”


“赢了!”凛得意地将剪刀手势比成v字,“都说了不用背……”

宗介也不含糊,略俯下身,下手一抄,直接把凛打横抱了起来:“我说不用我背,没说不用我抱。”

“耍赖啊你!放我下来!”

“别乱动,鞋掉了!”

“那个……让我捡一下鞋。”

“不管了,这样也好,免得你路上总想下来。”

“啊?一直这样到宿舍?……我很重诶!”

“不重。”


段子之三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你拿着钥匙?那我不带了。”凛把书包甩在肩上,低头看手机,“江问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提前过平安夜。”
“那就一起呗。”宗介锁上宿舍的门,转了转门把手,确认已经锁牢。
“她还带了个闺蜜啊……搞的像四人相亲一样。”
“哦?都考虑起相亲的事儿了?”
凛把手机塞进兜里:“这事离我很远吧!你已经成年了,要考虑也应该你先考虑!”
“所以呢?”两人沿着安全通道下楼,宗介走外侧。楼梯打扫得很干净,窗子投下长长一道早晨的阳光,晃动着窗上干枯藤蔓的影子。
“那个,宗介,你觉得江怎样啊?”
“……怎么了?”
“你对她还不错我对你也挺放心的总比百太郎那个不靠谱的小子强而且如果你们结婚的话你还可以叫我哥哥。”凛一口气说下来。
宗介站住不动:“你觉得结婚是这么容易的事儿吗?”
“好像挺容易的吧。我爸和我妈就是相亲认识的,很快就结婚了。”
“你也要走这条路吗,凛?”宗介抬起睫毛,眼睛无波无澜地看向他。
“这么严肃干嘛啊?我还真没想过。嗯,我妈觉得不结婚也挺好的。江嘛,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观点,什么和男人结婚她也没意见。”
宗介轻轻地笑了笑,没头没脑地回答:“那我放心多了。”
“什么?”
“没什么,走吧。——对了,你就别指望我能叫你哥哥了,倒是江如果叫我哥哥的话,我不会反对的。”


29 Jul 2014
 
评论(2)
 
热度(23)
© 海上舟遥 | Powered by LOFTER